倪瓒《对酒》诗词选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对酒

题诗石壁上,把酒长松间。

远水白云度,晴天孤鹤还。

虚亭映苔竹,聊此息跻攀。

坐久日巳夕,春鸟声关关。

“题诗石壁上,把酒长松间。”携着份量重不到哪去的笔砚、酒壶,踱到一个大约也高不到哪去的小丘冈的半腰,停下来,在石壁上题几句诗纪行,算是作了交待,对得起这次出游了。然后,大半是因为走得累了,小半是因为受不住春日阳光的热烈,便赶紧躲到长松下,在树荫里歇着,自饮自酌起来了。“远水白云度,晴天孤鹤还。”几杯下去,乏也消了,精力也恢复了,于是走出松荫,要放开眼量望望、松散一下心神了。朝远处看,是静静的一带江水;朝高处看,是青青的万里晴空。感受到了大自然的空阔,也就发觉了自身的渺微。看了一会儿,等到望见白云徐徐地渡过水面、孤鹤悠悠地还翔于空中,在这一时刻,他大概也有点翩翩翱翔的想往了吧?

不过,光走走也觉得疲乏的他,当然也懒得当真去翱翔了;何况,自己的志操,假如能及得白云的高洁、孤鹤的清介,那么,自己的心神,也就已经寄托在云鹤身上飞升了。“虚亭映苔竹,聊此息跻攀。”至于无足轻重、又实在疏懒无力的皮囊呢,就让它聊且留在山间的空亭上,与亭中被日光映照着的青苔和竹子为伴吧;还费什么力去登攀呢?息了这个念头吧。反正这是一程小小的游历,既已收到净化心灵的效果,更复何求?“坐久日已夕,春鸟声关关。”于是,他就放纵心神去遨游太虚了,被遗忘的躯壳只能一直兀坐亭中,直到夕阳西下,暮归春鸟的关关嘤嘤之声遍满了松间……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