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瓒《江城子感旧》诗词选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倪瓒

江城子感旧

窗前翠影湿芭蕉,雨潇潇,思无聊‍‌‍‍‌‍‌‍‍‍‌‍‍‌‍‍‍‌‍‍‌‍‍‍‌‍‍‍‍‌‍‌‍‌‍‌‍‍‌‍‍‍‍‍‍‍‍‍‌‍‍‌‍‍‌‍‌‍‌‍。梦入故园,山水碧迢迢‍‌‍‍‌‍‌‍‍‍‌‍‍‌‍‍‍‌‍‍‌‍‍‍‌‍‍‍‍‌‍‌‍‌‍‌‍‍‌‍‍‍‍‍‍‍‍‍‌‍‍‌‍‍‌‍‌‍‌‍。依旧当年行乐地,香径杳,绿苔饶‍‌‍‍‌‍‌‍‍‍‌‍‍‌‍‍‍‌‍‍‌‍‍‍‌‍‍‍‍‌‍‌‍‌‍‌‍‍‌‍‍‍‍‍‍‍‍‍‌‍‍‌‍‍‌‍‌‍‌‍。

沉香火底坐吹箫,忆妖娆,想风标。同步芙蓉,花畔赤阑桥。渔唱一声惊梦觉,无觅处,不堪招。

词一开篇,即交代作者所处的时间物候及环境背景。在潇潇雨丝连绵不绝的秋天,作者伫立窗前,凝神注视着被雨水冲洗涤荡得翠绿鲜亮的芭蕉,耳畔聆听着杂乱喧嚣的雨打芭蕉声,心烦意乱,百无聊赖。寥寥数语,既有声有色,有动有静,有人有物,又有情有景,将读者引入一个幽静雅洁而又孤寂难耐的世界。由于“思无聊”,郁闷无处发泄,故很自然地扯出思念亲人、怀想过去的情丝。作者在出神远眺时,那心绪已不知不觉地飞向了魂牵梦绕而远在千里的故乡山水。家乡处在一片“碧”色的环抱中,碧绿色成为连接故乡与居处、梦想与现实的媒介,与眼前作者所处的触目皆绿的环境融为一体。以下“依旧”三句,则以想像之笔记述梦境中的故园景象,深情厚意饱渗其间:当年行乐嬉游的地方依然如故,铺满落花的小径显得那样幽静,唯一有别的就是那过去时常徜徉的小径上如今长满了青绿的苔藓。这里作者巧妙化用唐戴叔伦《游少林寺》诗“石龛苔藓积,香径白云深”和宋晏殊《浣溪沙》词“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的语意,十分凝炼贴切。上片以景入情,以情入梦,形象地构建出一个秀美静逸的理想王国。入眼的“湿芭蕉”、想像中的“山水碧”、“绿苔饶”,都显示出生机盎然的生命之色,这浓郁的绿意使整个画面显得清润明净,引人神往。

下片继续描写梦境中生活的美妙,以幻想中的极度欢乐抒发现实的相思之苦。在梦境里,作者与自己心爱的人同处一堂,堂内燕起名贵的沉香,香烟缭绕,二人相对坐吹箫,那婉转的乐声随着浓郁的香气四处飘荡。这三句表现作者心爱之人的多才多艺、聪慧娴静,将其不俗的气度,塑造得楚楚动人。饶有风神。“同步芙蓉”二句写作者与心上人携手漫步在荷花盛开、绿意盎然的池塘边,一起在红色栏杆护围的桥边花畔娓娓私语,嬉戏游玩。正当作者沉醉于欢游的快乐之中时,耳畔猛然传来的一声渔歌,将他的美梦惊醒,留下的只是“无觅处,不堪招”的满腹惆怅和更强烈的失望。此处以现实的、清晰的“渔歌一声”作结,既与作者所居环境之静谧澹雅相映成趣,亦正凸现出梦境中“沉香火底坐吹箫”的虚幻、飘渺,甚有馀音袅袅、含蓄隽永之效。而这样以音响前后照应的结构,显然脱胎于宋陈与义《临江仙·夜登小阁忆洛中旧游》歇拍“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与结拍“古今多少事,渔唱起三更”数句。

江城子

满城风雨近重阳,湿秋光,暗横塘。萧瑟汀蒲,岸柳送凄凉。亲旧登高前日梦,松菊径,也应荒。

堪将何物比愁长?绿泱泱,绕秋江。流到天涯,盘屈九回肠。烟外青蘋飞白鸟,归路阻,思微茫。

起头二句,开门见山,直截了当地交待重阳节时的天气状况。重阳时分,本应秋高气清、金风劲吹,但是作者眼前却是另一番景象:阴云密布,风狂雨横,整座城市都笼罩在一片濛濛雨雾之中。沉闷而压抑的情境,顿使全词充满了一种低沉抑郁的情调。虽然这一句是用宋潘大临的成句,但仍有感人的力量。“秋光”,指秋日的风光景色。唐司空图《重阳山居》:“满目秋光还似镜,殷勤为我照衰颜。”“横塘”,古代的堤名,在今江苏省吴县西南。宋贺铸《青玉案》:“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唐人诗中的“秋光”是明媚的、亮洁的,宋人笔底的“横塘”是曾经与佳人邂逅的地方。但倪瓒在此却以“湿”、“暗”二字锁定两意象,极摹秋色之昏漾、横塘之暗昧,进一步烘托风雨中重阳节的气象。以下“萧瑟”二句将镜头定格在横塘边上,展现出一幅凄惨冷清的画面:水边的蒲草在秋风中枯萎凋零,岸堤上黄叶飒飒的柳枝向人们倾诉着送别的凄凉。这里暗用折柳赠别之典,以景传情,抚今追昔,更增几分断肠之思、悲凉之意。作者回想往日与亲朋好友登高赏菊的欢乐情景,有如才做过的美梦一般。“松菊径”二句由陶渊明《归去来兮辞》中“三径就荒,松菊犹存”衍化而来,以想像揣测的语气来抒发作者对故乡风物的惦念关怀。同时以“梦”之美好反衬现实之悲切冷清,既使艺术表现空间得以拓广,又充实了词作的意蕴,给读者以广阔的想像馀地。

下片重点抒情,表达作者的浓郁乡愁。作者先以设问自答将连绵不绝的愁情形象地比喻为碧绿无际的秋江之水。以水喻愁,在前代名家笔端屡有妙句,如南唐后主李煜《虞美人》词中“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北宋秦观《江城子》词中“便做春江都是泪,流不尽,许多愁”,皆喻愁之无穷无尽。而倪瓒笔下的愁情,不但如秋天的江水一样奔流不息,而且如九曲回肠、蜿蜒百转,一直流向海角天涯。尽管如此,想如江水一样流到故乡,回到亲人身旁,则是不可能的‍‌‍‍‌‍‌‍‍‍‌‍‍‌‍‍‍‌‍‍‌‍‍‍‌‍‍‍‍‌‍‌‍‌‍‌‍‍‌‍‍‍‍‍‍‍‍‍‌‍‍‌‍‍‌‍‌‍‌‍。作者只能抬眼凝视着远处自由出没于苇草中的白鸟,羡慕它们能够无忧无虑地飞翔嬉戏,而自己的归乡之路却被阻断,只能将无尽的乡愁寄托于茫茫苍穹中的白云。结句惆怅满怀,强自慰藉中流溢出一种无奈的感伤,体现出人不及物的深沉悲哀。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