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弃疾《丑奴儿近·博山道中效李易安体》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丑奴儿近

博山道中效李易安体

千峰云起,骤雨一霎儿价。

更远树斜阳,风景怎生图画!

青旗卖酒,山那畔别有人家。

只消山水光中,无事过这一夏。

午醉醒时,松窗竹户,万千潇洒。

野鸟飞来,又是一般闲暇。

却怪白鸥,觑着人欲下未下。

旧盟都在,新来莫是,别有说话?

【题解】

此词作于辛弃疾闲居上饶带湖期间,与《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应为同时作品。

词题标明“效李易安体”,李易安即李清照(1084-1155?),宋代著名女词人,也是辛弃疾的同乡。其词婉约清丽,善于“用浅俗之语,发清新之思”,人称“李易安体”。闲居乡间的辛弃疾非常推崇“李易安体”,并在自己的一部分作品中有意仿效、学习。

句解

千峰云起,骤雨一霎儿价

山中夏日的天气,阴晴不定。初时,滚滚乌云从群山中涌出,迅速铺满天空;紧接着,暴雨刹那间倾盆而下,千峰万壑皆笼罩在雨幕之中;不过骤雨只是一阵子,忽地雨收云散,天青日出。“一霎儿”,宋代口语,一会儿工夫。“价”,也是当时口语,语尾助词。

更远树斜阳,风景怎生图画

经雨水清洗后的远树反射着斜阳,清新明媚。这样的风景,又怎能画得出来呢?“怎生”,怎样,如何。

青旗卖酒,山那畔别有人家

词人继续走在山道中,忽见山那一边,青色酒旗在绿树丛中高高飘扬。原来这深山中还有卖酒的人家。

只消山水光中,无事过这一夏

千峰、山云、远树、斜阳,这画都画不出的风景已令词人陶醉。意外地发现卖酒人家,更让他惊喜了。所以他慨叹道,只想在这山色水光中,无牵无挂地度过这个夏天。

这两句既用以收束上片的景物描写,又表达了词人屏除尘世种种干扰、惟求闲散安宁的心境,为下片进一步抒写闲情张本。

午醉醒时,松窗竹户,万千潇洒

“午醉”承上片“青旗卖酒”而来,前后关合。词人从中午的醉梦中醒来,只见窗下门前,青松疏朗、翠竹婆娑,风情万千,令人心旷神怡。

野鸟飞来,又是一般闲暇

恰在这时,野鸟飞来,更让人感到闲适、惬意之趣。

却怪白鸥,觑着人欲下未下

惟一让词人感到美中不足的,只有白鸥。它们窥探着人,似乎想下,却又在天空盘旋犹豫。“觑”,窥探,偷看。

旧盟都在,新来莫是,别有说话

词人不禁责问它们:“我”可是与你们有过互不猜疑的盟约啊,你们怎么违背旧盟呢?

辛弃疾退隐带湖之初,曾作《水调歌头》(带湖吾甚爱),中有“凡我同盟鸥鹭,今日既盟之后,来往莫相猜”之句。相传白鸥是最无机心的禽鸟,人称“忘机鸟”。辛弃疾与白鸥结盟,是表明自己厌倦机心,从此要远离世事,惟与自然相亲。

然而,连曾经跟他有过盟约的、最无机心的白鸥,如今也不相信他了。词人在最后假托与鸟儿对话,来表达他对自己在官场上遭受猜忌、倾轧的不满,以及他渴望在自然中物我两忘,得到解脱的意愿。

看来,再奇幻的天气,再幽美的景色,再闲适的山居生活,都无法令辛弃疾真正忘怀现实,无法抹去他心中的不平,减轻他深重的忧愁。

评解

辛弃疾的大部分词作,喜欢化用历史典故和前人诗句,书卷气很浓。而这首词标明“效李易安体”,一改往日书卷之气,用的几乎都是当时的俗语白话,自然平易,全无雕琢藻绘的痕迹,但又能于平淡中显出清新之美,的确有些李清照的风格。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