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燕昭延郭隗)以古讽今感慨怀才不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古风》(燕昭延郭隗)古诗全文

燕昭延郭隗,遂筑黄金台。
剧辛方赵至,邹衍复齐来。
奈何青云士,弃我如尘埃。
珠玉买歌笑,糟糠养贤才。
方知黄鹤举,千里独徘徊。

前四句咏史,古代燕国弱小,受齐国的侵略,因此燕昭王招请天下贤士,使燕国强大起来。他首先从尊敬郭隗开始,“改筑宫而师事之”。于是,剧辛从赵国来,成为燕国将军;邹衍从齐国来,成为著名的哲学家,被人称为“谈天衍”。事见《史记·燕召公世家》。黄金台,遗址在今河北易县东南,孔融《论盛孝章书》:“昭王筑台,以尊郭隗”,陈子昂《郭隗》:“隗君亦何幸!遂起黄金台”,李白在其他诗中也屡及之。黄金台非指以黄金为台,据《白氏六帖》云:“燕昭王置千金于台上以延天下士,谓之黄金台。

接着四句指陈时事,悲叹奈何青云之士,弃我如同尘埃一般。青云士,语出《史记·伯夷列传》:“闾巷之人,欲砥行立名者,非附青云之士,恶能施于后世者”,这里借指当时在高位据权要者。陈沆《诗比兴笺》云:“天宝之末,宰臣媢嫉,林甫贺野无遗贤,国忠非私人不用。庙堂惟声色是娱,而天地闭,贤人隐矣”,意虽近而未切。如为天宝时作,其时白在翰林,宝马银鞍,不得以尘埃、糟糠言之。“珠玉”一联,向称名句,为其对比鲜明,切中时弊也。

最后两句,谓诗人将离京,如黄鹄高举远翥,又徘徊眷顾而不忍,其矛盾复杂之心情写得颇真切。黄鹄,黄色的天鹅。据《韩诗外传》,春秋时田饶在鲁国不受重有用,他对鲁哀公说:“臣将去君,黄鹄举矣”,就离开鲁国,后来燕王立他为相。太白亦借以自喻。全诗作者纯熟地运用历史故事,或讽刺,或自比,愤激中有期望,失意中有追求,语言精炼朴实,骨气端翔,拟阮籍《咏怀》,又颇见独特风格。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