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杜甫·渼陂行·渼陂行》的思想感情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古诗《杜甫·渼陂行·渼陂行》的思想感情

岑参兄弟皆好奇①,携我远来游渼陂②。

天地黤惨忽异色,波涛万顷堆琉璃③。

琉璃漫汗泛舟入,事殊兴极忧思集④。

鼍作鲸吞不复知,恶风白浪何嗟及⑤。

主人锦帆相为开,舟子喜甚无氛埃⑥。

凫鹥散乱棹讴发,丝管啁啾空翠来⑦。

沉竿续蔓深莫测,菱叶荷花静如拭⑧。

宛在中流渤澥清,下归无极终南黑⑨。

半陂已南纯浸山,动影袅窕冲融间⑩。

船舷暝戛云际寺,水面月出蓝田关[11]。

此时骊龙亦吐珠,冯夷击鼓群龙趋[12]。

湘妃汉女出歌舞,金支翠旗光有无[13]。

咫尺但愁雷雨至,苍茫不晓神灵意[14]。

少壮几时奈老何,向来哀乐何其多[15]。

【注释】

①岑参,南阳(今属河南)人,当时著名诗人,与杜甫交好,时在长安,往来颇密。参排行二十七,有亲兄弟五人,即谓、况、参、乘、垂。此处不能确指。好奇,好寻奇探胜。②渼陂(měibēi),在今陕西户县,源出终南山,有五味陂,陂鱼甚美,因加水而以为名。③黤惨,天色昏暗貌。黤(yǎn),青黑色。忽异色,天色骤变。堆琉璃,谓波涛涌起。琉璃,喻水之清澈。④漫汗,犹汗漫,水势浩瀚貌。事殊兴极,天已异色而犹泛舟,所历奇险,而兴致极高,正见“好奇”处。忧思集,即下“鼍作”二句所云。⑤鼍作鲸吞,极言风涛惊险。鼍(tuó),一名鼍龙,又名猪婆龙,今称扬子鳄。作,起。不复知,不可知。何嗟及,犹嗟何及。⑥主人,指岑参兄弟。舟子,船夫。氛埃,尘雾。⑦凫,野鸭。鹥(yī),即鸥,一名水鸮。皆为水鸟。棹讴,即棹歌,为船工行船时所唱之歌。丝,指弦乐器,如琴、瑟、琵琶之类。管,指管乐器,如箫、笛、笙之类。啁啾(zhōujiū),细碎的声音,此指各种乐器合奏声。空翠来,谓云开而青天出。⑧沉竿续蔓,既有菱叶荷花,则陂水不深可知。而谓“沉竿续蔓深莫测”,乃极言之,故有人解作“言戏测其深也”。或解作沉竿与水中之蔓相续,则太泥。静,洁。拭,净。静如拭,极写菱荷之洁净鲜艳。⑨渤澥清,极言陂水之空旷澄澈。渤澥(xiè),即渤海。又通谓之沧海。终南,即终南山,在长安南,渼陂源于此。无极,无尽,无底。下归无极,承上“深莫测”来,言水底但见终南山影之黑而已,故下句即接“纯浸山”。⑩袅窕,动摇不定貌。冲融,陂水深广貌。[11]舷,船边。暝,日晚。戛(jiá),摩擦之声。云际寺,指云际山大定寺,在鄠县东南六十里。蓝田关,即秦峣关,在渼陂东南,蓝田县东南九十八里。二句皆指水中倒影而言,云际之寺,远影落波,船舷经过,如与相戛,月映水中,如出蓝田关上。[12]骊龙,古谓黑色之龙。《庄子·列御寇》:“夫千金之珠,必在九重之渊,而骊龙颔下。”冯(pínɡ)夷,水神名。[13]湘妃,传说中舜之二妃娥皇、女英。以舜南巡不返,死于苍梧之野,遂沉湘水而死,故曰“湘妃”。汉女,传说中汉水之神女。金支,犹金枝。翠旗,以翠羽所饰之旌旗。光有无,言光或隐或现。以上四句极力描摹月出而乐作的奇丽景象,灯火遥映闪烁,犹如骊龙吐珠,远闻音乐间作,恰似冯夷击鼓,晚舟纷渡,宛若群龙争趋,美人歌舞,依稀湘妃汉女,服饰鲜丽,仿佛金支翠旗,置身其间,恍若神游异境。[14]咫尺,周尺八寸曰咫。此喻距离之近,亦喻时间短暂。苍茫,旷远迷茫貌。神灵,谓司雷雨之神。[15]二句用汉武帝《秋风辞》:“欢乐极兮哀情多,少壮几时兮奈老何。”

【评析】

天宝十三载(754)未授官时作。诗写与岑参兄弟同游渼陂所见所感,景色瑰丽,光怪陆离,奇诡变化,恍惚万状,词采精拔,极力突出一个“奇”字。首叙“鼍作鲸吞”之可忧,中叙凫鹥菱荷与湘妃汉女之乐,末忧雷雨忽至,则又为之而愁。遂由自然的变化莫测而联想到人生之哀乐无常,感慨无限。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