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庭坚《蚁蝶图》古诗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蝴蝶双飞得意,偶然毕命网罗。
群蚁争收坠翼,策勋归去南柯。
---黄庭坚

这首诗是崇宁元年(1102)春作。建中靖国元年(1101),庭坚在荆南,朝廷召他做吏部员外郎,他辞去新命,求作太平州知州,在荆南等待朝廷命令。这年春还在荆南。

任渊注:“此篇盖有所属。陆龟蒙《蠹化》曰:‘橘之蠹蜕为蝴蝶,翩旋轩虚(按: 状起舞),曳扬粉拂,甚可爱也。须臾,犯蟊网而胶之,引丝环缠,人虽甚怜,不可解而纵矣。’”这篇当有所指,指什么已不清楚,可能从陆龟蒙的《蠹化》而来,但跟《蠹化》又有不同。主要的不同是《蠹化》里没有提到蚁,这篇着重提了。蝴蝶偶然触网死去,它们掉下来的翅膀,蚂蚁争着衔到窠里去,因此立了功,受到策封。策勋,立了功,朝廷用策书来封官,策是古代写在竹简上的公文书。南柯,唐李公佐作《南柯记》,写淳于棼梦到槐安国,娶了公主,作南柯太守,享尽荣华。以后公主死,被遣归。这才梦醒,原来槐安国是庭前槐树下的蚁穴,南柯郡是槐树南枝下的另一蚁穴。比喻富贵得失不过如蚁穴中的一梦。这里写南柯立功受封,也不过是蚁穴中的一梦罢了。

这首诗写一双蝴蝶触网死去,这不是蝴蝶的罪,是设置网罗者的陷害。群蚁收拾坠翼,这也算不得立功,在蚁国里因此策勋,也是可笑的。这里当是讽刺当时朝廷的某些策勋,就像群蚁收拾坠翼那样可笑。诗的重点在后两句,这是不同于陆龟蒙《蠹化》的创造。诗中的蝴蝶也有含意,蝴蝶只是双飞得意,不触犯谁,是无辜的。正因为得意,缺乏警惕,就陷入网罗死去。这说明当时到处有网罗,一不警惕,就容易陷入死地。这点用意,可能本于《蠹化》。但《蠹化》写蝴蝶为橘树的害虫所化,蝴蝶双飞,会生出更多的橘树害虫来,因此它们的触网而死,对保护橘树还是好的。这篇则没有这个意思,这对双飞得意的蝴蝶,成了无辜被害,意义就不同了。

这首诗在艺术上的特点是只讲比喻,什么也不点明。作者的感情通过比喻的叙述来透露。像“偶然毕命”,写它们的死只是“偶然”陷入网罗,表达了同情。说“双飞得意”,更显出它们的无辜。“争收坠翼”又显出策勋的可笑。“南柯”更见立功不过如一梦。这样的比喻,正因为没有点明它的用意,所以概括的意义更广些。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