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一络索·长城》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一络索

长城

野火拂云微绿,西风夜哭。苍茫雁翅列秋空,忆写向、屏山曲。

山海几经翻覆,女墙斜矗。看来费尽祖龙心,毕竟为、谁家筑?

词译

四面的沙粒都安静下来,将方圆万里的夜晚,交给大漠的野火。秋风,像佛陀的经声,超度着塞上夜哭的尘埃。你仿佛长了两千岁,立在秦汉时的边关上,手边的雁翅,无限苍茫。时间如高僧入定,落日在凝固,山河在翻覆。你从秦朝返回,一脸怅惘,一脸感慨。古老的长城上,朔风正在猎猎地吹。不知为谁。

评析

纳兰主词要抒写“性灵”,又当有风人之旨,骚雅之意。本篇即可视为一例。其于篇中对秦始皇修筑万里长城不无褒贬,同时也寓含鉴今之深意。

“野火拂云微绿,西风夜哭。”首二句写塞上所见所听。词人看见的是大漠荒野之夜,磷火绿光闪闪,好像与天上的云朵连到了一起;听见的是阵阵西风呼啸,俨然如战场冤魂的哀哀夜哭。词作一开头就给读者展现了一幅野火连天、秋风悲咽的凄厉悲壮之图。接下一句,“苍茫雁翅列秋空”,把前两句勾勒的壮阔的景致拉得开阔无际:空旷辽阔的秋日,大雁翅列长空,词人仰望,顿觉一片苍茫。至此,词人已经把秋日边地的寥廓之景写到了极致,若再作类似于“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闳阔之语,就会显得境界单一,缺乏灵动。那该如何应对?

且看容若下句:“忆写向、屏山曲。”好一句“忆写向、屏山曲”!忽地将大开大合之景凝入小小的屏山,真不愧才子笔法也!所谓“屏山曲”,就是屏风曲折如山,容若这里是说雁阵列空的景象就如同屏风所绘,从而将时空从空旷的大漠挪移到了温馨的家中,伸缩驰骋可谓极其灵动,呈现一种迷离之美。此之笔法,堪与姜夔的“已入小窗横幅”相比。姜白石有一首非常著名的咏梅词《疏影》,其最后三句是“等恁时,重觅幽香,已入小窗横幅”,意思是等到那时再重寻梅花的幽香,已经为时已晚,因为那时花已落,香已残,只剩下空秃的疏影,而美丽的梅花则已经变成了小窗上的图画了。一个是雁列长空,倏然飞入曲折屏山;一个是梅花飘落,翩然嵌入小窗横幅,其时空变幻,均是妥帖浑成,不着痕迹。

下阕,词人由写景转为抒情。“山海几经翻覆,女墙斜矗。”想当初,秦始皇费心尽力,终于统一六国,而后又修筑了举世闻名的万里长城,然而几经山河变换,几经兴亡更替,赳赳不可一世的始皇安在?的确,六国破灭,好似一场梦幻;祖龙雄威,已非昔日,曾经的万里长城,也残余为“女墙斜矗”了,那么,曾费尽移山心力的始皇,究竟是为谁修建这绵延万里的巍巍长城呢?“看来费尽祖龙心,毕竟为、谁家筑?”这可以说是即景抒情,但词人的忧患意识和苍凉之悲感亦充溢满纸,深具感发的魅力,启人深长思之。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