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丹青引》古诗背景解析与注释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杜甫《丹青引》古诗背景解析与注释

将军魏武之子孙②,于今为庶为清门③。

英雄割据虽已矣④,文彩风流今尚存⑤。

学书初学卫夫人⑥,但恨无过王右军⑦。

丹青不知老将至,富贵于我如浮云⑧。

开元之中常引见⑨,承恩数上南薰殿⑩。

凌烟功臣少颜色[11],将军下笔开生面[12]。

良相头上进贤冠[13],猛将腰间大羽箭[14]。

褒公鄂公毛发动[15],英姿飒爽来酣战[16]。

先帝天马玉花骢[17],画工如山貌不同[18]。

是日牵来赤墀下[19],迥立阊阖生长风[20]。

诏谓将军拂绢素[21],意匠惨澹经营中[22]。

斯须九重真龙出[23],一洗万古凡马空[24]。

玉花却在御榻上[25],榻上庭前屹相向[26]。

至尊含笑催赐金[27],圉人太仆皆惆怅[28]。

弟子韩干早入室[29],亦能画马穷殊相[30]。

干惟画肉不画骨[31],忍使骅骝气凋丧[32]。

将军画善盖有神,必逢佳士亦写真[33]。

即今飘泊干戈际[34],屡貌寻常行路人[35]。

途穷反遭俗眼白[36],世上未有如公贫。

但看古来盛名下,终日坎壈缠其身[37]。

【注释】

①丹青,是作画所用颜料,故称绘画为丹青。题注:“赠曹将军霸。”曹霸,魏曹髦之后,著名画家,天宝末,每诏写御马及功臣,官至左武卫将军。唐玄宗末年得罪,削籍为庶人。安史乱后,流落蜀中。②魏武,指魏武帝曹操。曹髦为曹操曾孙,霸为髦后,故云。③庶,庶人。清门,寒门。④英雄割据,指东汉末年曹操割据中原。已,过去。⑤文彩风流,曹操能诗,曹髦善画,故云。曹霸学书善画,故曰“今尚存”。⑥书,书法。卫夫人,东晋著名女书法家。王羲之曾向她学书法。⑦无过,没有超过。王右军,即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曾官右军将军,故人称“王右军”。⑧二句化用《论语·述而》所载孔子的话:“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盛赞曹霸鄙弃功名富贵,酷爱绘画艺术而乐在其中的可贵精神,这正是曹霸画艺高超的根本原因。⑨引见,应诏被引领晋见皇帝。⑩数(shuò),屡次。南薰殿,在长安南内兴庆宫内。[11]凌烟,指凌烟阁,在长安西内三清殿侧。凌烟功臣,唐太宗贞观十七年(643)二月,命阎立本画开国功臣二十四人像于凌烟阁,太宗亲作赞文。少颜色,指先前画像已经褪色。[12]开生面,指霸画新像,面目如生。[13]进贤冠,文臣所戴朝冠。[14]大羽箭,一种四羽大竿长箭。唐太宗尝自制以旌武功。[15]褒公,褒国公段志玄。鄂公,鄂国公尉迟敬德。[16]飒爽,威武英俊貌。[17]先帝,指玄宗。天马,一作“御马”。玉花骢,玄宗所乘御马名。[18]画工如山,极言画工之多。貌不同,画的与真马不相同,即画得不像。[19]赤墀(chí),皇宫台阶涂以丹漆,故称赤墀,也称丹墀。[20]迥立,昂首挺立。阊阖(chānɡhé),天门,此指天子宫门。生长风,形容马飞动神骏之英姿。二句极言玉花骢神骏超凡,几夺天马之神。[21]绢素,绘画用的白绢。[22]意匠,巧妙构思。惨澹经营,苦心规画设计。[23]斯须,一会儿,九重,指皇宫。真龙出,指马画得逼真,活灵活现。马八尺曰龙,此指玉花骢。[24]一洗,犹一扫。谓霸画马胜过所有人间凡马,为空前绝作。[25]御榻,御床。却在,不该在而在。此句谓乍一看以为玉花骢怎么跑到御榻上去了,细看方知是画马。[26]榻上,指曹霸画马。庭前,指赤墀下真马。画马似真,真假难分,故云“屹相向”。屹,屹立。至[27]尊,皇帝,指玄宗。[28]圉(yǔ)人,养马的人。太仆,掌马的官。惆怅,赞赏出神、惊叹莫名之状。[29]韩干,当时著名画家,初师曹霸,后自成家。入室,喻学问技艺的成就达到精深阶段。旧称亲授嫡传弟子为“入室弟子”。[30]穷殊相,穷形尽相,曲尽变态。[31]画肉,指韩干画马肥大。骨,指马的神骏风韵。[32]骅骝,传说为周穆王八骏之一。气凋丧,精神衰颓,没有神气。杜甫崇尚瘦劲,《房兵曹胡马》云:“胡马大宛名,锋棱瘦骨成。”[33]佳士,卓越非凡之人。写真,画像。[34]干戈,指战乱。飘泊干戈,指避安史之乱。[35]屡貌,常常描绘。此句谓霸为了糊口,不得不为寻常人画像,可见境遇落魄。[36]途穷,犹言走投无路。眼白,即白眼。晋阮籍能为青白眼,见礼俗之士,以白眼对之。霸为名画家,却被流俗之辈轻视,故曰“反遭”。[37]坎壈(lǎn),穷困潦倒。

【评析】

广德二年(764)在成都作。这首诗可说是一篇曹霸小传:开头八句从曹霸的家世渊源说到学书作画,而发端十四字,就将曹霸的官职家世门第削籍一笔写尽,起势有万钧之力;其下八句,追叙曹霸昔日奉诏重画凌烟功臣盛事;再下十六句,追叙曹霸奉诏画玉花骢事,极赞其画马之妙;最后八句,从过去跌回现在,极写今日之衰,并与开头“为庶为清门”相照应。“屡貌寻常行路人”,又与前奉诏画人画马形成鲜明对比。全诗章法错综,层次井然,宾主分明,对比强烈。诗咏绘画,而以学书陪衬,咏画又以画马为主,画人作陪;画马又以真马、凡马作陪,赞曹霸,又以画工、韩干、圉人、太仆陪衬;诗以绝大篇幅极力渲染昔日之盛,全为突出今日之衰作铺垫,而全诗借曹霸以自状,抒发自身漂零之感慨,极尽宛转跌宕之致。用韵亦匠心独运,全诗共四十句,每八句一换韵,意随韵转,平仄互换,可谓七古创格。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