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性德《采桑子(谁翻乐府凄凉曲)》诗词注释与评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采桑子(谁翻乐府凄凉曲)

谁翻乐府凄凉曲,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

【注释】

《采桑子》:又名《丑奴儿令》、《罗敷艳歌》、《罗敷媚》。唐教坊大曲有《杨下采桑》,南卓《羯鼓录》作《凉下采桑》。此双调小令,盖大曲中截取一遍为之。四十四字,前后片各三平韵。翻乐府:翻,按旧有曲调填写新歌词;乐府,秦汉时设乐府,为音乐机构,后来作为一种诗体的名称,也泛指入乐的诗歌。因词本为音乐文学,故有“乐府”、“曲子词”等别名。此处乐府代指词。翻乐府即填词之意。谢桥:唐代宰相李德裕有侍妾名谢秋娘,为当时著名歌妓,后来诗词中常用“谢娘”泛指歌妓。谢桥则是谢娘家附近的小桥。后人也常称恋人为“谢娘”,以“谢家”、“谢桥”等代指恋人居处。

【评析】

此词哀婉凄切,抒发词人相思之苦。“瘦尽灯花又一宵”,极写词人因相思而终夜无眠;“梦也何曾到谢桥”,翻用北宋词人晏几道“梦魂惯得无拘捡,又踏杨花过谢桥”词意。只是晏词所叙之相思尚有梦魂可以安慰,可以让无拘无束的梦境带着词人的思念一次又一次踏访恋人所居之“谢桥”,而性德词之哀感却是连梦境都无法抚慰的,“梦也何曾到谢桥”,连梦都被现实的距离所阻碍,词人的相思哀愁又如何能够得到慰藉?难怪前人评价“容若词固自哀感顽艳,有令人不忍卒读者”(谭莹粤雅堂本《饮水集》跋)。宋代女词人李清照曾有外号曰“李三瘦”,因为她写过三句带“瘦”字的经典名句:“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性德也有三“瘦”,足堪与“李三瘦”媲美:其一便是此词中的“瘦尽灯花又一宵”,其二是“生怜瘦减一分花”,其三是“红影湿幽窗,瘦尽春光”。这三“瘦”,道尽词人辗转人世的惆怅与憔悴。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