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尤物意中人,轻细好腰身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世间尤物意中人,轻细好腰身

如此让“八荒争凑,万国咸通”的盛世都市里,街巷纵横交错;宝马雕车,络绎不绝,熙熙攘攘的人群川流不息,琳琅满目的店铺林立大街,吆喝叫卖的声音不绝于耳。酒馆茶楼的王孙公子狂饮烂喝醉生梦死,秦楼楚馆的红衣翠袖浓妆艳抹宛若仙子,彼此召唤,让汴京城沸腾起来。

据《东京梦华录》载:东角楼“街南桑家瓦子,近北则中瓦,次里瓦,其中大小勾栏五十余座。中瓦子莲花棚、牡丹棚,里瓦子夜叉棚、象棚最大,可容数千人。” 在酒楼、平康诸坊和瓦肆设置市井歌舞伎,是宋代歌伎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为朝廷所认可。

来自遥远崇安小城的才子柳永徜徉街头,深深沉醉在京城的繁华景象里。这个少年才子爱上了这座如花的锦绣都城,那些轻轻浅浅的曼妙之音。就是这灯红酒绿、光怪陆离的京都,就是这令人沉迷的温柔乡,让这位骨子里浪漫风流的年轻才子柳永,很长时间里流连于风月场里,还将这样的生活写进了词里。

梦灯火繁华,听绮罗婉转,轻吟一曲曲清丽的小令,淡看烟花绽出月圆。谁懂他的潦倒,谁又知晓他的骄傲,这个把白衣当作习惯的柳七郎,与红粉佳人相伴,在珠帘背后用一生画出不一样的精彩。

柳永寻访着一条条街市陌巷,流连于那秦楼楚馆、勾栏瓦肆。不经意间,他拐进一条小巷时看到了她,一个世间绝美的女子,让他目光停驻在她身上:

世间尤物意中人,轻细好腰身。香帏睡起,发妆酒酽,红脸杏花春。

娇多爱把齐纨扇,和笑掩朱唇。心性温柔,品流详雅,不称在风尘。

——《少年游》

无疑,这是一位腰身轻细、容貌绝美的世间尤物,尤物就是特别之物,正合自己的心意。她刚刚从香帷中睡醒起床,经过一番精心打扮,脸生红晕,犹如饮过烈酒,好似一朵放春意娇红杏花。

娇俏可爱的她手执一把齐纨扇,笑的时候会轻轻地遮住红唇。她心性温柔,秉性娴雅,哪像是风月女子。

除了这个轻细好腰身的“世间尤物意中人”,还有一位“香靥融春雪,翠鬓亸秋烟。楚腰纤细正笄年”的女子:

香靥融春雪,翠鬓亸秋烟。楚腰纤细正笄年。凤帏夜短,偏爱日高眠。起来贪颠耍,只恁残却黛眉,不整花钿。

有时携手闲坐,偎倚绿窗前。温柔情态尽人怜。画堂春过,悄悄落花天。最是娇痴处,尤殢檀郎,未教拆了秋千。

——《促拍满路花》

这女子肤白似雪,脸上乍现两个浅浅笑涡,似能融化春雪。一头乌黑长发如秋日云烟般飘逸,楚腰纤细、身材苗条的她年龄十五正当成年。深闺里春夜苦短,一直睡到日上三尺。醒来后只是贪爱玩乐,管他眉黛已残,花钿不整。

时常或携手闲坐,或依偎窗前。温柔情态尽人皆爱。深春已过的画堂前,又迎来了悄然花落的初夏。最是天真可爱的是,她沉迷于与檀郎的欢情,不让拆下秋千,她荡秋千还没玩够呢。

这少女娇艳而任性,活泼动人,惹人怜爱。

有个人人,飞燕精神。急锵环佩上华裀。促拍尽随红袖举,风柳腰身。簌簌轻裙。妙尽尖新。曲终独立敛香尘。应是西施娇困也,眉黛双颦。

——《浪淘沙令》

“人人”是古时亲昵的称呼,今天的叫法就是“小可爱”、“小可人儿”。这位小可人儿有点儿赵飞燕的模样和神韵气质,伴着急促动听的佩环声,她翩翩起舞于华丽舞毯上;紧骤的拍子随着红袖飘舞而起。她的腰身如风摆杨柳般柔软飘逸,所唱歌词极尽尖新之妙,轻裙簌簌舞动。一曲终了,她敛步亭亭玉立,一双眉黛轻轻蹙起,有点儿当年西施娇弱之态。想必是她已然有些困倦了吧。

淡黄衫子郁金裙。长忆个人人。文谈间雅,歌喉清丽,举措好精神。

当初为倚深深宠,无个事、爱娇嗔。想得别来,旧家模样,只是翠蛾颦。

——《少年游》

柳永时常想念的这小可爱:她身穿淡黄色衫子和一条郁金黄裙。谈吐闲雅,歌声清亮,举止都极为动人。当初为了得到他的偎依和宠爱,无事也要做出佯嗔的娇态。想着离别以来,一定还是从前模样,只是黛眉深蹙,心怀思念。

莫非,是在想我柳七了吧?

柳永喜欢听歌听音乐。而听了好歌好乐便有些魂不守舍,还常常想见见唱歌的女子。那些美妙的旋律可以顺着血脉传到他的神经末梢,唤醒他深藏内心的激情。

帘下清歌帘外宴。虽爱新声,不见如花面。

牙板数敲珠一串,梁尘暗落琉璃盏。

桐树花深孤凤怨。渐遏遥天,不放行云散。

坐上少年听不惯。玉山未倒肠先断。

——《凤栖梧》

这是一次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特别体验。

一道帘帏隔成两个世界。一边是飘荡着音乐与歌声,一边是少年们猜拳行令的欢宴。清越的歌声穿过帘帏而来,让柳七的心顿时为之一动。这一刻他仿佛看见那唱歌的佳人如花面容。雅板轻敲,歌声如珠玉般温润流转。梁上积尘也悠悠落在那晶莹剔透的琉璃盘中。

那清越高亢的歌声,仿佛是桐花深处传来的一声孤凤鸣叫。穿透九天,响遏行云,久久不散。宴席上那长身玉立的少年不禁深深为之倾倒,酒未醉人而人自醉,一曲清歌枉断肠。

这柳七在醺然的醉意中,以白衣为裳,佩兰为剑,驾一叶扁舟途经一朵又一朵盛开的清莲,于天地寂静中,与那清歌的女子默然相对。

在《柳腰轻》中,他又这样精彩地描写佳人之舞:

英英妙舞腰肢软,章台柳,昭阳燕,锦衣冠盖,绮堂筵会,是处千金争选。顾香砌、丝管初调,倚轻风,佩环微颤。

乍入霓裳促遍,逞盈盈,渐催檀板。慢垂霞袖,急趋莲步,进退奇容千变。算何止、倾国倾城,暂回眸、万人肠断。

——《柳腰轻》

韩翃是唐“大历十大才子”之一,“春城无处不飞花”即出自他手。他曾经在李生的宴会上遇见柳氏。她只是一个歌伎,他也尚未闻名,只是他们一见倾心。婚后第二年,他新科及第,那天谁也没想,他们会分开那么久。适逢安史之乱,两京沦陷。为避兵祸,柳剪发毁形,寄居法灵寺。韩翃流落青州,从此天各一方。“章台柳,章台柳,昔日青青今在否?纵使长条似旧垂,也应攀折他人手”,孰不知,老天弄人,数年之后他与她再次相逢,只是,她已被藩将沙吒利劫走,宠之专房。最后还是唐肃宗出面把柳氏又归还与他,他与她的爱情才得以圆满。

昭阳燕指汉代的赵飞燕,她曾居昭阳宫。赵飞燕身轻如燕,传说能在人掌上起舞。

在柳永眼里,英英舞动的腰肢就如柳枝一般柔软纤细。而她起舞时的轻盈体态就像那能在掌上起舞的赵飞燕。无论是“锦衣冠盖”的官府宴集,还是富家筵席,都以千金争相邀请。

她回头看了看香阶,美目流转,顾盼生姿。这时,悠扬的音乐声响起来了,她凝神谛听。一阵微风拂过,她的罗绮衣裙就在轻风中飘动,而腰间的佩环也开始轻轻颤动。似乎能感到那空气中有流动着的音符,有轻歌曼舞的美妙倩影。她如瀑的长发随着飒飒裙角翩舞飞扬。

接下来,《霓裳羽衣曲》进入了节奏急促的片段,英英随着渐快的节拍尽情施展着柔美轻盈的身段,“慢垂霞袖,急趋莲步”,绣有云霞图案的水袖忽儿飞起,忽儿垂下,步步生莲般的舞步时急时徐,时进时退。舞者“奇容千变”,酣畅淋漓,姿态万千,如入无人之境。“倾国倾城”则是英英的美貌,一个“暂回眸”,写尽英英回眸间的惊鸿一瞥,令人荡气回肠。

可见,写歌写舞,柳永都能穷形尽相,语尽其妙。词这种文体,到了柳永手里如同长袖善舞,挥洒自如。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