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 轼《荔支叹》古诗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十里一置飞尘灰,五里一堠兵火催。
颠坑仆谷相枕藉,知是荔支龙眼来。
飞车跨山鹘横海,风枝露叶如新采。
宫中美人一破颜,惊尘溅血流千载。
永元荔支来交州,天宝岁贡取之涪。
至今欲食林甫肉,无人举觞酹伯游。
我愿天公怜赤子,莫生尤物为疮痏。
雨顺风调百谷登,民不饥寒为上瑞。
君不见:武夷溪边粟粒芽,前丁后蔡相笼加。
争新买宠各出意,今年斗品充官茶。
吾君所乏岂此物? 致养口体何陋耶!
洛阳相君忠孝家,可怜亦进姚黄花。
-----苏 轼

这首七言古诗,作于哲宗绍圣二年(1095),作者正被贬谪在广东惠州(治所在今广东惠阳)。他初次尝到南方甜美的果品荔支、龙眼,极为赞赏;但也不禁联想到汉唐时代进贡荔支给人民造成的灾难。在诗中作者揭示了由于皇家的穷奢极欲,官吏媚上取宠,各地名产都得进贡的弊政。同时对宋代的进茶、进花,也作了深刻的讽刺。

开篇四句描写汉代传送荔支,刻不容缓,急如星火的情景。皇家为了要吃到南方进贡的新鲜荔支,不惜叫差官十里换一次马,五里设一个站亭,拼命地传送。快马疾驰,尘土飞扬,有如传递紧急军事情报一样。人马由于奔跑太快,导致死伤的人很多。有的跌入土坑,有的倒在山谷,尸体散乱地堆叠在一起,给人民带来意想不到的灾难。接下去“飞车跨山鹘横海”以下四句,写唐代传送荔支的情景,前两句指出唐明皇为了加快传递的速度,使尽一切办法,用飞车踏过山冈,用快船越过海道,让风枝露叶的荔支,如同新采的一样,供他们享受。后两句描述唐明皇为着博得杨贵妃的欢心,在进贡荔支的途中,不知摧残了多少人的生命,惊尘溅血,似乎千载而后,那些人的鲜血还没有干:“宫中美人一破颜,惊尘溅血流千载。”精神飞动,寄慨遥深,成为全诗警句。杜牧在《华清宫》诗中说:“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支来。”揭露的正是这种情况,但造语不及东坡的雄浑。

接着以“永元荔支来交州”等八句,总结汉唐两代进贡荔支的弊政,并致以深沉的感慨和愿望。“永元”句总括开头四句,永元是汉和帝(刘肇)的年号,当时进贡的荔支,来自两广南部的交州。“天宝”句总括次四句,天宝是唐明皇(李隆基)的年号,唐时岁贡的荔支,是取自四川涪州(治所在今四川涪县)。“至今”两句,表明直到现今,人们都痛恨唐明皇时的宰相李林甫,他处处谄媚皇帝,阿谀取宠,对进贡荔支,不加谏阻,人们恨不得吃他的肉,这自然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对汉和帝时的唐伯游(唐羌字),却很少有人酹酒来纪念他。唐伯游当年做湖南临武县令,见到传送荔支,死亡惨重,曾经上书给汉和帝,建议罢除交州荔支的进贡,和帝因而下令不再进献。他为人民做过好事,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尊敬。可见现在能够继承唐伯游精神的人是很少的。“我愿”以下四句,作者表白了自己虔诚的愿望,祝愿上天能够悯恤黎民,不要生出像荔支那样特殊美好的珍品,给人民带来灾祸。只要风调雨顺,百谷丰收,人民无饥寒冻馁之忧,这便是国家上等的祥瑞。作者感念民瘼的深情,表达了他“悲歌为黎民”的愿望。

最后八句又为一段,由感叹汉唐进贡荔支的弊政,联系到当世又有贡茶、贡花之事。进贡荔支,固然使人民遭殃;贡茶贡花,同样是官僚们取媚皇家的行径,同样会给人民带来苦难。应当予以罢除。作者先以“君不见武夷溪边粟粒芽,前丁后蔡相笼加”两句,提出福建贡茶,开始于宋真宗时的奸相丁谓,后来仁宗时的学士蔡襄,也进贡过名茶。他们各出主意,贡上粟粒芽等名茶,借以争新买宠。就在今年,官吏们还借斗茶为名,所得名品,都成了进贡皇家的官茶。这种奉养皇帝口体之欲的东西,只不过是满足皇帝的物质享受,对治国安民又有什么好处?难道君王所缺乏的就是这些?这样做也未免太鄙陋了。结尾两句:“洛阳相君忠孝家,可怜亦进姚黄花。”进一步揭出贡花一事,始于洛阳相君钱惟演。钱惟演是吴越王钱俶的儿子,钱俶主动归降宋朝,被称为“以忠孝而保社稷”。钱惟演晚年曾为使相,(宋代对留守节度使,加上侍中、中书令、同平章事〔宰相〕职衔,称为使相),留守西京(宋以洛阳为西京)。所以称洛阳相君,他曾经把洛阳名贵的姚黄牡丹,进贡给仁宗。从此洛阳就年年贡花。这两句感叹即使如洛阳使相,本是忠孝之家,可惜也向朝廷进贡名花以邀宠,而不知这种做法,对人民有害,言外不胜惋惜。

这首诗历来被誉为“史诗”。诗中把描写和议论结合起来,把对历史的批判和对现实的揭露结合起来。表明作者虽在政治上累遭打击,但他忠于国家,即使在贬所也仍然关心现实,常常在诗中提出自己的政见,指陈得失,一颗赤子之心,是经常和人民的疾苦联系在一起的。就诗来说,也写得跌宕起伏,沉郁顿挫,深得老杜神髓。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