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菩萨蛮·阑风伏雨催寒食》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菩萨蛮

阑风伏雨催寒食,樱桃一夜花狼藉。刚与病相宜,琐窗薰绣衣。

画眉烦女伴,央及流莺唤。半饷试开奁,娇多直自嫌。

词译

雨下得永远没有最后一滴。待字闺中的女子,看见樱桃花的凋零,像一首安魂曲。

病中,她有时,温柔在一个人巴山夜雨的诗句里,比春天更为生动。有时,又长在相思树,那一圈圈不断扩大的年轮里。

寂寞的时候,她的衣袖空空,藏不住一点北方的风。清晨,她唤来小囡画眉。

梳妆镜前的她,多像娇美的桃花……为了最美丽地开放,想了一千种姿势。

评析

此类描写女子生活之作,纳兰词中屡见,风格颇近于温庭筠韦庄。此词描绘了寒食节时候,一女子刚刚病起,乍喜乍悲的情态。

起二句先绘寒食节候之景,风雨不止,一夜之间樱花零落。这是全篇抒情的环境、背景,以下便是描绘她在这景象下的一系列的行动。首先是按节令而薰绣衣,“刚与病相宜,琐窗薰绣衣”。天雨衣潮,置炉熏衣,人在病中亦怯寒,喜欢炉温,故言“刚与”。琐窗,指雕刻有花纹图案的窗子;绣衣,指华丽的衣物,“琐窗薰绣衣”的情景,想来是颇为高贵幽雅的,但似乎又透露出一种孤独无聊的气息。熏完衣,然后就是打扮自己了,“画眉烦女伴,央及流莺唤”。此女刚刚病愈又逢寒食节将至,遂烦请女伴帮忙梳妆打扮,而此时小黄莺也偏偏在窗外啼啭,想来她的心情还是颇为欢愉的。然而“半饷试开奁,娇多直自嫌”。“半饷”谓许久、好久,“自嫌”是自己对自己不满。那她为何半晌才打开妆奁?无论怎么妆扮,皆自嫌不称心意,又是为何?小词并未明说,只是摹其细节去刻画她的心理,淡淡地透露了几许自伤的情怀,寄深于浅,寄厚于轻。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