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 晏几道词选讲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晏几道


【作者简介】


晏几道(1038 — 1110),字叔原,号小山,抚州临川(今江西抚州)人。晏殊幼子。曾做过太常寺太祝,监颍昌许田镇,后为乾宁军通判,擢开封府判官。晏几道一生专意作词,题材一般涉及男女情事,兼抒自己的怀抱,与其父晏殊并称 “ 二晏 ” 。有《小山词》一卷。


临 江 仙


【题解】


《临江仙》,唐代教坊曲名,后用为词调。五代词人用这个曲调,多由仙事转入艳情。晏几道《小山词跋》: “ 始时沈十二廉叔、陈十君宠家有莲、鸿、苹、云,品清讴娱客。每得一解,即以草授诸儿,吾三人持酒听之,为一笑乐。已而君宠疾废卧家,廉叔下世,昔之狂篇醉句,遂与两家歌儿酒使俱流转人间。 ”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 [1] 。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 [2] 。琵琶弦上说相思 [3]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4] 。


(《二晏词笺注》)


【注释】


[1] “ 梦后 ” 两句:表达了作者梦醒酒醒后的孤独愁苦之情。南朝庾信《荡子赋》: “ 况复空床起怨,倡妇生离,纱窗独掩,罗帐长垂。 ”


[2] 心字罗衣:明杨慎《词品》卷二: “ 所谓心字香者,以香末萦篆成心字也。 ‘ 心字罗衣 ’ ,则谓心字香薰之尔。或谓女人衣曲领如心字,又与此别。 ” 此处当为形容歌女两重罗衣之衣领折叠如一篆书之 “ 心 ” 字,暗寓心心相印之意。


[3] “ 琵琶 ” 句:唐白居易《琵琶行》: “ 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 ”


[4] “ 曾照 ” 句:唐李白《宫中行乐词》: “ 只愁歌舞散,化作彩云飞。 ”


【集评】


〔清〕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卷一: “ 小山词如 ‘ 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 ,又 ‘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 ,既闲婉,又沉着,当时更无敌手。 ”


〔清〕谭献《谭评词辨》: “‘ 落花 ’ 两句,名句千古,不能有二。 ”


【学生佳作赏析】


当年明月不在,此生彩云难归


——  晏几道《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赏析


漫漫历史长河千年岁月,再没有什么比名士歌姬“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更占尽风流的了。然这念想再美再痴,也逃不开所谓命运的春恨秋愁。


我午夜梦回,眼前只有闭门深锁的空荡楼台,宿酒方醒,眼神只得空洞迷离地望着那低垂到地的帘幕,了无所托。“梦后”“酒醒”二句互文,写眼前的实景,对偶极工,意境浑融。独处于昔日把酒言欢曼舞笙歌的楼台,在这寂静的阑夜,独自品味这孤独与空虚。我本以为酒可以逃避现实,梦可以重现旧日,但这残灯独对、酽酒初醒的长夜,我空寂的内心、蚀骨的感伤,纵使放声痛哭,也只能是忧从中来、不可断绝了。


忆起去年的曼妙春光,这春残时节的恼人情思便是不可抑制地涌上了心头。我久久地站在庭院中,花落满衫、独自凝立。世间恍惚的千言和万语,一切都没有了依凭,剩下来的,只有愁意袭人的无止境的等待了呀。即使斜阳微雨,有燕双飞,我所有的好时光,也已不再,芳春过尽,伤逝之情油然而生。燕子双飞而反衬伶仃只影,绵长的春恨与凄清的韵外之致,荡气回肠,凄艳绝伦,婉转成伤。


人生若只如初见。我隔着那凉了的秋风悲了的画扇回望,眉间心上,俱是你两重心印的紫素罗衣,盈盈曼立。我在沉沉的暮色里听着你婉转的弦音和曲中的情意,只可惜 …… 人生白驹过隙,我无物结同心,只敢在这倏然落下的杨花下,忆你。这浮生的一步一步,从初识到别离,万千情意都只能风干成苦涩的伤口。以旧日的美好与今昔对比,把心中的凄苦与浓郁的情思皆化作了那琵琶弦上永生永世,也说不尽的相思。


倘若时间和空间有那么一瞬的交错,能让我去印证那些在漫长辗转时光中凄然沉睡者的思绪,什么是错。然而从看不见你的那天算起的恍惚岁月里,却尽是无尽相似的凄凉长夜。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月还是那个曾照玉人归楼台的月,亘古不变凄凄曼曼凌空而挂。但那所有歌里的繁华,却都做了梦里的烟花,从朝晨到暮年,短如一阵急雨。你在哪里,我唯独听不见。而今彩云易散琉璃脆,我望穿了天涯,歌尽了桃花,就砚承泪,就泪研墨,就墨作书,也写不尽此生,伊人已渺,此情无寄,彩云难归。


(丁恺昕 20122947 2012级景观1班)


【简评】


全文多处化用诗句,表现出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以第一人称进行描述,更是似融入词境之中,浑然不知所居,甚好。


彩云啊,你在何方?


——  晏几道《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赏析


这是词人与情人初见后分别,深切怀念之作。悲欢离合人间事,最难道尽心中意。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三句一顿。“梦后”二句,说尽词人梦醒后的孤独愁苦之情。“去年春恨”都是令人难以忘怀的回忆。如今楼台那幕往事却如梦境般消逝,当时歌舞之地,已经高楼深锁,凝尘冷落,供人低回徘徊而已。昔日长醉,今朝醉醒,绣帘罗幕中笙歌已随风飘去,惟有帘幕低垂,一片寂静。去年春恨却来时,那明年春恨呢?未来的“春恨”将会年年地随春回人间而袭上心头,只今已作经年别,此后知为几岁期啊。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这两句把绵绵无尽的春恨展现在眼前,又延伸到未来。花开花落,燕飞燕回,花前独立的人,微雨双飞的燕。词人心中更是怀念佳人,仿佛都已融入时空。把各自的惆怅与欢乐化为永恒,永远留在人间,没有尽时。


词转下片,在词人的记忆中呈现出最令人动情的一幕:“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初见之时已两心相许的这般情境终生难忘。纳兰容若曾感慨“人生若只如初见”,词人初见小苹,身着两重心字罗衣,“两重心字”即是“同心”,象征男女心心相印永结同好。这首词是借“两重心字罗衣”来暗示小苹通过琵琶献艺来表达内心的倾慕,真可谓是“未成曲调先有情”了。因为初见,所以娇羞,借琵琶诉说衷情。“说相思”更是妙笔,琵琶妙手弹出的繁音促节,确能像话语一样表达出内心细腻的感情来,乐为心声,小苹通过妙手琵琶传情达意,词人也是顾曲知音,两相知音之意,不言而明。初见之境,着墨不多,却把双方心心相印、含情脉脉的情态和心态表现得淋漓尽致。初见时就如此情投意合,日后的鱼水之情就不必再去描述,后面直接写小苹流落人间后,给词人留下无限的相思与怅惘。


词的结句“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与“梦后”“酒醒”二句相呼应,感慨万千,写出了小苹流落人间之后,作者见月思人的一片深情,同时把“初见”以后的花朝月夕种种缠绵情意都包容无遗了,没有过去的一切,也就没有了今天的怀念,这也许是词人想象小苹宴罢踏着月色归去的情景了。古人言彩云即巫山云,意味着情侣分散,小苹后来流转人间不知所踪,“当时”“曾照”两句正是对此而发,“曾照彩云归”是借彩云归于巫山暗示小苹流转人间,见月思人,将云月意象结合产生深层含义。彩云追月,是爱情美满幸福的象征。明月彩云本应不分离。如今月在云归,对月怀云,这轮孤独的明月似乎也失去了当年的光彩。


曾有人赞,此词“能动摇人心”,我读罢此词,仿佛听到明月一声凄凉哀怨的叹息:“彩云啊,你在何方?”这动荡迷离的艺术境界,简直使人神飞心荡,岂止“动摇人心”?


(胡宏炜 20123670 2012级应用数学2班)


【简评】


该文对《临江仙》这首词的词义和境界都把握得当。开头简洁明了,其后分析详细,把词中所用的典故和自己的联想相结合,亦能 “ 动摇人心 ” 了。


落墨不提今日,只言往昔


——  晏几道《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赏析


人有愁情,不堪一醉。三杯两盏迷离处,不思狼狈。晏叔原此词,提笔“梦后”,酒意已阑而身心俱疲之时,最是沉痛不堪。借酒所浇之愁,一如楼台高锁,醉而不复得出;又似帘幕低垂,压抑胸中之气。只“梦后”二句,已伏全词悲调之笔。


“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年年逢春,依旧落花,依旧微雨。只是不见去年妙人烂漫花下的叹息,又怎有心情,去听成双成对春燕的笑语。一腔愁情与这春恨同呼,而去年的依稀景色,唤不起早已远去的曾经。花、人、雨、燕,不过是不能挽回的过去,而人梦依依,花无寻处,大约只有每年此刻,才能如此深刻地怀恋这花、这雨。此二句当为词眼。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也不怨当时的年少轻狂,只此一眼,便一生铭记。在这最美好的年华,他们执着一起。分离的每一丝想念,或化作琵琶弦上的清韵,飘散于深深庭院;或化作千丝万缕堤上的绿柳,去挽那奔流的江水。


回忆中最明亮的便是夜空的明月,出现在与你欢笑共舞的每一夜里。而曲终人散之后,也只有月,陪着我们一起感受着痛苦的离别。结句于回忆中收尾,寂寞才子,落寞不提今日,只言往昔,正是今日愁恨满怀,不忍直言罢。


清人陈廷焯言此词“闲婉沉着”,岂知这“沉着”,要词人承受多少苦痛才得以练就。背后几多泪痕,大概只有词人一人晓得耳。谁无年少轻狂时候,其实那些年少轻狂的曾经,才是最最美好的回忆,而越是成长,所看到的、经历的只是越不堪,甚至于曾经心心相印的恋人,依然因为命运的嘲弄而离开了自己,如今孤身一人漂泊,写下这许多的词,又何尝不是一种怀念。


毕竟过去太美好,所以才落墨不提今日,只言往昔。


(赵崇震 20121351 2012级电气3班)


【简评】


文采斐然,如入往昔美好之境,作者很好地体会到了藏于此词中的那份苦痛。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