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玉楼春(凤楼郁郁成嘉瑞)》诗词注释与评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玉楼春(凤楼郁郁成嘉瑞)

凤楼郁郁成嘉瑞。降圣覃恩延四裔。醮台日夜洞天严,公燕凌晨箫鼓沸。保生酒劝椒香腻。延寿带垂金缕细。几行鹓鹭望尧云,齐共南山呼万岁。

【注释】

《玉楼春》:乐府旧题。《花间集》顾敻词有“月照玉楼春露促”句,又有“月映玉楼春日晚”句,取为调名。一说调名取自白居易“玉楼宴罢醉和春”诗句;又一说李后主宫中未尝点烛,每夜则悬大宝珠,光照一室,尝赋《玉楼春》词。此调有不同诸体,俱为双调。柳永何以在真宗与章献刘皇后执政的三十多年屡试不中,到了仁宗执政之初即一试而中呢?若结合柳永词作,恐当与政治触忌即对真宗佞道有微辞有关。柳词中有两首写真宗佞道,即《玉楼春·昭华夜醮连清曙》与此首。青年时期的柳永年轻气盛,无进退之虑,对真宗佞道之腹诽见之于文字间,亦可谓有识矣。据《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七十九载:“(大中祥符五年闰十月)己巳上尊号曰‘圣祖上灵高道九天司命保生天尊大帝’……”则此词当作于大中祥符五年(1012)闰十月之后。“凤楼”句:谓皇宫的殿楼上日夜呈现着一片祥瑞之气。凤楼,古时楼观之屋角常饰以凤形,故云凤楼。此指皇宫之楼。郁郁,烟气升腾。此指香烟缭绕。嘉瑞,祥瑞。《宋史》卷七《真宗纪二》:“(大中祥符元年冬十月)辛亥,享昊天上帝于圜台,陈天书于左,以太祖、太宗配。帝衮冕奠献,庆云绕坛,月有黄光;命群臣享五方帝诸神于山下封祀坛,上下传呼万岁,振动山谷。降谷口,日有冠戴,黄气纷郁。壬子,禅社首,如封祀仪。紫气下覆,黄光如星绕天书匣。”“降圣”句:谓降圣广赐恩德于四方。降圣,谓九天司命天尊赵玄郎,乃真宗编造的赵姓始祖。《宋史·真宗纪三》:大中祥符五年“冬十月戊午,延恩殿道场,帝瞻九天司命天尊降。”又,《宋史·礼志》:“大中祥符元年,诏……以七月一日圣祖降日为先天节,十月二十四日降延恩殿为降圣节,休假、宴乐并如天庆节。中书、亲王、节度、枢密、三司以上至驸马都尉,谒长春殿,进金缕延寿带、金丝续命缕,上保生寿酒;改御崇德殿,赐百官饮,如圣节仪。前一日,以金缕延寿带、金涂银结续命缕、绯彩罗延寿带、彩丝续命缕分赐百官,节日戴以入。礼毕,宴百官于锡庆院。”覃恩,广加施恩。“醮台”句:谓日夜设坛祭奠降圣,神仙的洞府十分森严。醮台,设坛拜降圣之台。洞天,神仙的洞府。道家以为天下名山盛境,为神仙所居者谓之洞天福地。椒香:椒酒之香。古人有将椒置于酒或浆中,献神或长者以示敬之俗。“几行”句:谓群臣排列成行望着天子。鹓鹭,谓朝班,指群臣分站两行,如鹓鹭之井然有序。尧云,代指天子。《史记·五帝纪》:“帝尧者,放勋。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云。”“齐共”句:谓群臣们高呼万岁,祝天子寿比南山。

【评析】

观其所写谀神盛典与《宋史》记载无二,词中所写的那些排场,全是真宗迎所谓“降圣”时用的。词寓反讽于歌颂之中,将君臣上下如狂般地佞道、佞降圣之丑态表露无遗。全词重在铺叙,上片写真宗佞神丑态,下片写群臣庆贺。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