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浪淘沙·双燕又飞还》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浪淘沙

双燕又飞还,好景阑珊。东风那惜小眉弯,芳草绿波吹不尽,只隔遥山。

花雨忆前番,粉泪偷弹。倚楼谁与话春闲,数到今朝三月二,梦见犹难。

词译

画堂之上,双燕呢喃;翠帘之外,芳春阑珊。佳人独倚窗。心中的玉郎,却在何处?

暮春的花,落满伊人的眼眸,浅浅淡淡,绿绿红红,惹得她好不心烦。轻轻的风,也是玉郎的温柔;绵绵的雨,也是玉郎的细语。

伊人却低垂她美丽的容颜,泪水湿了玉绣锦罗。玉郎不长见,天涯数重山。

评析

此篇仍是作者借“闺怨”的形式抒发自己的离愁。

上阕写景,景中寓情。“双燕又飞还”,双燕飞还,指暮春时节。着一“又”字,说明弹指间,已经过去了许多年时,有不胜韶华之感。而一年好景,也已阑珊将尽。

接下两句,“东风那惜小眉弯,芳草绿波吹不尽”,东风吹得春来,又将春吹去,哪里会顾惜时光如流水,年华易老,伊人之愁眉紧蹙?芳草绿波,别情无极,东风亦不能把离愁尽数吹去。末句,“只隔遥山”,交待生愁的原因,与情人关山远隔,相见无缘。

下阕写人。“花雨忆前番,粉泪偷弹。”花雨,即落花如雨。“花雨”的意象,绮艳伤感,诗人词人写春日离愁,尤喜用之。后来又由此衍生出“梨花雨”“桃花雨”“杏花雨”等“花雨”意象。粉泪,即女子之眼泪。以其饰粉,故云。如欧阳修《踏莎行》“寸寸柔肠,盈盈粉泪”。女主人公看见落红如雨,便勾起心事,回忆过去的欢情,唯有暗垂粉泪。

“倚楼谁与话春闲,数到今朝三月二,梦见犹难。”“倚楼谁与”,承上“偷弹”而来,续写无人能解的寂寞心情。“三月二”,古代以三月三日为“上巳”节,三月二日为上巳前一日。上巳节是游春之日,人们到水边洗濯、饮酒、欢聚等,为驱邪避祸,消除不祥。杜甫《丽人行》:“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

这三句,词人写的是女主人公的内心活动:倚楼远望,谁能与我共诉衷情,以消心中岑寂?一天天地等待期盼,明天就是欢会的上巳节了,可是仍然不见情人的踪影。

结句,“梦见犹难”。该女子终因相思之苦而生责怨,梦见尚难,更何况真个见面!词于结处,表达了深深的叹息。

全词无一“愁”字,却句句是愁,显示出作者遣词造句的匠心。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