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傒斯《重饯李九时毅赋得南楼月》诗词选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重饯李九时毅赋得南楼月

娟娟临古戍,晃晃辞烟树。

寒通云梦深,白映苍梧暮。

胡床看逾近,楚酒愁难驻。

雁背欲成霜,林梢初泫露。

故人明夜泊,相望定何处?

且照东湖归,行送归州去。

诗一开始便紧紧捕捉住月亮以切题,用“娟娟”、“晃晃”两个词,一以形容月亮的明媚娟秀,一以形容月亮的光明闪烁,把月亮的形态包涵殆尽。然后,诗扣紧观月的场地,依时序先后、即目所见而展开。月亮升起来了,照耀着武昌城外的古代战场堡垒,在成片如烟似雾般的树林上空缓缓而上,一派清澄透亮。这两句写近景,以下便把视野竭力放开,加入想像。月光如水,寒气逼人,仿佛与广阔无垠的云梦泽水相连,又与南方苍梧等名山巨岭相接。在这样的境地中,诗人与朋友坐在南楼上,眼见月亮越升越高,仿佛正向南楼逼近,但因心中充满了离愁别绪,对此大好河山却_无心观赏,饮着酒却无法销愁。时间悄悄逝去,不知不觉,已经是夜深了。露宿野外的大雁,已入睡乡,一动也不动,寒霜凝结在它们的背上,泛出一层银色。树梢的水气在慢慢团聚,从枝叶上一滴滴往下掉着,显得格外凄清幽静。诗人由此而想到,如此良夜,留人不住,没过多久,好朋友就要离开了,明晚的月色中,他又不知泊舟何处,默默地对着月亮想念我。那时候,月亮虽然还是同一个,但人已经不在一起了。想到这些,怎么能不令人悲伤呢?末两句与题饯别呼应,说李时毅是回南昌去,不久又要赴归州任所,不知何时才能再见。诗仍用“照”字贯联,使全诗无处无月,将月与情、与景密切关合揉杂在一起,并把归程的“归”与地名归州之“归”参差句中,相映成趣。李时毅是回南昌去,揭傒斯的家乡丰城离南昌不远,他久居他乡的客愁乡思由李时毅之归而被激起,所以诗写得格外地深沉。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