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轩《时光书(组诗)》

作者:冰轩 来源:原创

写信

正午的阳光隐入云朵

我尝试拿起笔给你写信

在新铺平的白纸上写下一个荒废的早晨

睡眠被一阵阵鸟鸣代替

杏花慌乱的情绪足以装满箩筐

还需要侍弄一下那一小院庄稼

菜畦工整

有时累了就停下来看看周围

或是看看云朵一样散漫的书本

就这样,突然想起给你写信

想把这一切装进信封

谨慎而小心

正午没有风

风抖动翅膀飞过一片竹林

正午的阳光异常安静

多余的水分在瞬间蒸发

七个最洒脱的男子从时光的缝隙

款款走出

风不说一句话

把最普通的工作留给自己

研墨,铺纸,收心

等一盏茶的功夫

再落下一枚闲章

风抖动翅膀飞过一片竹林

好像从来都没有来过

苜蓿地

六月,我在宇宙的中心反复打量

绿色的血液涌动

仿佛一面旗帜撕咬着风的密语

在我的镰刀下,硕大的太阳哭出声来

一年至少被割上那么三四次

苜蓿反复生长,练习向上攀登的本领

一种看不见的力量从地里涌了出来

比海水还要深刻

我们会从云朵找出自己的模样

我们的骡马、鸡鸭、牛羊会被反复喂养

它们鲜活的血液里注定要流淌着

无法阉割的自由

十月过后,体内的能量释放完毕

苜蓿地沉默如镜

照出前世今生的喜怒哀乐

天高云淡,它在等待一场大雪的到来

文昌阁

黄昏又一次到来

一群觅食的麻雀已经飞回

夜色一次次洗刷着青砖,青瓦

几对中年人跳起了交际舞

年龄再大点的就打起了太极拳

再大点的就被儿女们用轮椅推着

看看周围的一切

文曲星独自端坐高阁

满腹经纶却不说一句话

有人高中就有人落第

有人在一夜之间成名成家

有人用一辈子推敲一个词句

如同那些化为灰烬的香烛

神的话语已被凡人反复推敲

简化为一堆雪白的骨头

只要香火不灭

思想,灵魂就不会消失

木垒河边

那年冬天,新疆东部的雪

下得不是很大

三个落魄的穷秀才

摸着一块石碑上

“木垒河”三个字,拍照

摄影师按动快门的刹那

他们仿佛听到

河水解冻的声音

南门广场

音响使劲提高分贝

多余的暑气被一一收集

笼子里困住一头野兽

和一只麻雀并没什么区别

那些熟悉的事物貌合神离

一个人靠近又悄悄走开

他们的影子被别人踩在脚下

黑夜到来,你我都需要更多的食物

暖心暖肺

家乡的麦子喊出金黄的吆喝

一些打工者唱起了熟悉的《流浪歌》

和大妈们的广场舞混合在一起

最后释放,释放

好像要来一次惊艳的爆炸

麦子

麦子在晒着太阳

躺着诗歌一样的温床

多余的几片云彩是它的被子

它们装出一副慵懒的样子

麦芒虽然拔出

体内的戾气有增无减

重要的是需要一缕月光

沐浴,更衣,焚香

麦子应该成为一粒麥子的长相

更加符合众生的口味

冰轩 本名陈斌,1990年出生于甘肃庄浪,现任教于宁夏石嘴山市第一中学,文字散见于《星星》《散文诗》《散文诗世界》《剑南文学》等报刊杂志。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