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慧《低头见花》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有些事物,只有低下头,才能嗅到它的芬芳,如同那路边的无名小花,虽不起眼,却能用淡淡的花香安抚那些早已满身疲惫的路人;有些事物,只有慢下来,才会感受到它的美好,就如那初春的微风,虽不能让寒冬残留下的萧条一吹而散,但却能给人以新生的期望;有些事物,也只有转过身来,才能发现它的珍贵,就如在外打拼多年的游子,每逢月圆佳节之时,总会想起离家前父母亲手做的那一桌子热气腾腾的团圆饭。其实平日生活中那些被忽视了的小幸福,就在我们身旁,就在春暖花开之时,在得失浮沉之外。所以意大利文艺复兴诗人但丁曾说:“我一路向前,但一看到花,我的脚步就会慢了下来。”

低头见花,需要的是一种生活智慧。这个时代的我们,从出生到立命,总是被裹挟在时代的巨轮里,风尘仆仆地向前赶路,总是担心追不住时代的脚步,更害怕被日新月异的时代所抛弃,因此我们每一个人都习惯于眺望着远方的高山,也许远方如海市蜃楼,却也未曾停下那早已麻木的匆匆步履。其实当我们疲于奔命之时,只要肯低下头来,就会与另一重世界相遇,它们能让我们领略到一种全新的生活境界。诗人木心有一首很有名的作品叫《从前慢》,诗中这样写道“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很慢,一生只够去爱一个人。”

我生活在北方的城市,秋季萧瑟的秋风总是来得格外的早,一日夜里寒潮突降,第二天的清晨,路上的行人都裹着厚厚的风衣步履匆匆,而早高峰的交通也是一如既往的拥堵,原本早已拥挤不堪的马路,现在又增了急促刺耳且此起彼伏的喇叭声,整个城市都弥漫着急躁不安的气息,这种气息似乎像病毒一样传染给每一个外出的人们。坐在公交车后排的我,放眼望去车厢里的每副面孔都有着一副疲倦、麻木、不耐烦的“统一”表情。就在我思绪飘浮之时,坐在我身后的小女孩的一句话飘入了我的耳朵,“妈妈,你看!马路对面那堵墙上的爬山虎都变成红色的了。”于是我转过头望向窗外,目光越过那喧嚣的马路,落在一处院墙上,只见堆叠在院墙上密密麻麻的爬山虎,因换季由翠绿变成艳丽的红色,仔细盯看,还能发现那些红色的藤蔓上竟还缠绕些许喇叭花。也就在那一瞬间,清早的阳光穿透浓雾,温暖的晨光映射在我的脸颊,让我一时有些失神,仿佛自身已不在那清冷的车厢里,而置身于一片金黄色的广袤原野边,眼前是一条被落叶铺满的小路,道路两旁的银杏树在秋风地吹拂下沙沙作响,好似窃窃私语。车厢里售票员报站的声音,将我从片刻的宁静又带回到了拥挤吵闹的车厢中,我起身挤过人群,艰难地下了车。就在我离开站台的时候,一个低头看路的动作,让我看到了两株在清澈寒风中倔强生长的无名小花。那一日的工作节奏,我不再是往常的仓促焦躁,而是做的很慢很认真,去享受工作的乐趣。

路边低头见花,需要的是一颗慢下来的心,需要的是一顆懂得欣赏的心和一颗感恩的心。只有心慢下来,才能看到被忽视了的风景;只有一颗懂得欣赏的心,才能更好地与这个世界相处;只有一颗感恩的心,才更能懂得亲人的良苦用心。

尘世中,人心难免浮躁,如累了乏了,不妨放慢脚步,低下头,感受下身边的风景。每一颗树、每一朵花、每一缕清风,都有独属于它们自己的生命密码。赶路中,人心难免迷失,找不到方向时,看一看脚下的花朵,感受大自然的清新美丽;听一听内心的声音,就会找到澄明与安宁的自己。

作者简介:张晓慧,女,1987年生,同煤作协会员,多以写散文为主,作品散见于《新民晚报》《中国煤炭报》《中国安全生产报》《西安日报》《唐山晚报》等国内外数百家报刊杂志。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