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上了《散文百家》》吴安钦散文赏析

作者:吴安钦 来源:原创

自一次偶然的机会撞见《散文百家》后,我就喜欢上了。每期必买,每文必读,生怕漏过一篇好文章。这成了我的阅读习惯。到机关工作后,我便自费订了《散文百家》,而且一订就是十年。

当然,我喜欢《散文百家》也有我的理由。因为我喜欢写作,喜欢写短平快的散文随笔小品。这些来自我熟悉的生活和经历的东西,写出来后,与《散文百家》里的作品一比,我总觉得既像散文又不像散文,所以,从来不敢有向该刊投稿的念头。凭感觉壮着胆子只是就近向省内的报刊投寄。有的被发表了。这无疑给了我很大的信心,但还是没有勇气将稿子投到《散文百家》去。2015年春天,当我发现该刊有个“全国各地散文作品联展”栏目后,便想到,我们县的散文作家多,创作热情也高,我们为何不能也将自己的作品拉出来晒一晒呢?何况,我是文联的领导,我有责任把有热情有激情的作者发动起来,将我们所抒写、抒怀、抒情的东西拉来亮相一下,与其他地方作者的作品比一比看一看,距离有多远。有了这个想法,我的胆子壮了。但是,我仍然不敢用电话联系,于是,我只好用该刊公开的电子信箱,很认真地给编辑部写了一封信。信件简洁明快,不到三百字。发出去后,我像是完成一件任务似的把它放下了。没想到,第三天的上午,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来电者自报了他是《散文百家》的家门后,我当即激动起来。于是,我趕紧向他要了联系电话,并请教了几个投稿运作的细节问题。他都在电话里一一做了解答。有意思的是,他可能出于对该刊和我们县作者负责的思想,他很诚挚又虚心地提出可否先将我已有的原创作品传上一篇让他先读一读。对此,我是既高兴又担忧的。我知道,我的这篇东西是一个面子,是代表连江县文学作者水平的。因此,我必须选出自以为最能拿得出手的东西来,不然,我的拙作被耻笑不要紧,重要的是,在刊物的责编们眼里,一定会轻视整个县的文学水准。于是,我用了整整一周的时间,在自己创建的散文库里苦苦寻找。最后,终于勉强找出只有九百多字的《渔乡三章》,又用三天时间做了细细打磨后,闭了眼,点了鼠标,将它传到刊物电子信箱上了。当天,我们文联几个同志立即开了个碰头会,研究撰稿人选,并商量指定了谁来写小评论稿件的分工等等事宜。就这样,我们当天布置,用电话的形式告知六位既有省市作协会员资格又有实际创作能力的中青年作家,并规定了完成任务的时间。几位受约的文友,和我一样,非常高兴“受命”。一个月里,他们都如期上交了一篇以“海”和“连江”为关键词的散文随笔。很快,我就将文稿传给了编辑部。还不到一个月,编辑部即打来电话,告诉我两个好消息:一是以《清明前,白露后》为代表的连江县作品将在2015年第12期的“全国散文联展”刊出;二是我的那篇《渔乡三章》已编发同年的第11期。一听这喜讯,我除了道谢还是道谢。

从此,我更加喜欢和信任《散文百家》。一有好的散文作品,首选刊物就是她。在2016年到2017年的两年间,我虽然只投寄了《益夏叔公》和《风雨钓鳗记》两题,都分别被该刊编发出来了。

更令我难以忘怀的是,《散文百家》在去年组织开展的“临川杯暨纪念汤显祖逝世400周年全国散文征文大赛”活动中,我的应征作品《攀讲》荣获三等奖!

激动之余,我有着强烈的想拜访《散文百家》编辑的冲动,真想赶赴远在河北邢台的杂志社去面谢他们一番,以表达真诚的谢意。

但愿有机会走进《散文百家》,和编辑部的领导和老师们见上一面!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