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叔河《当官不容易》随笔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当官不容易

赵力行君写了本新书《当官不容易》,我没当过官,对此缺乏亲身体会,但从杂览中得知,当官的人,若要当一个清官,当一个敢于不和贪官同流合污的清官,委实是不容易的。

清人《履园丛话》和《归田琐记》都记载过“天下第一清官”张伯行的事迹。康熙时他做江苏巡抚,严拒馈送,传檄公示道:

一丝一屑,我之名节;

一厘一毫,民之脂膏。

拒一分,民受惠不止一分;

取一文,我为人不值一文。

谁云交际之常,廉耻实伤;

若非不义之财,此物何来?

而且说到做到,谁知却惹恼了总督噶礼。

噶礼为满洲亲贵,习惯贪污受贿,张伯行要当清官,很碍他的事,便不断向皇上打小报告,说张“专事著书(!),猜忌糊涂,不理案牍”。康熙四十九年江南乡试,噶礼伙同考官贿卖举人,得银五十万两,张伯行上疏参他。他却抢先出政治牌,反告张包庇戴名世《南山集》一案,奏云“《南山集》刻板在苏州印行,伯行岂得不知?进士方苞以作序连坐,伯行夙与为友,不肯捕治”,都是要杀头充军的罪名。

督抚互劾,朝廷不得不派大员来查。噶礼有钱有势多方活动,张伯行生活清贫不会交际,于是认定:贿案虽然属实,其罪只在考官,噶礼应予免议;张伯行虽与戴案无涉,参噶礼却是“妄奏”,当革职赎徒(罚款抵刑)。幸亏康熙想做明君,想保清官,另派人来复查,“复谳仍依原议”。这下圣心不悦了,谕云:“噶礼屡疏劾伯行,朕以伯行操守为天下第一,手批不准。此议是非颠倒,着九卿詹事科道察奏。”就是要群臣会议,来评判噶、张的是非功过。但察奏的结果,仍是“互劾失大臣体,皆应夺职”。

皇上明明讲了“此议是非颠倒”的重话,为何还不把颠倒了的是非再颠倒过来,还要混淆是非,各打五十大板呢?岂不是俗话所说“贪官人缘好,人人都想保;清官自管清,个个都不亲”的缘故么,当清官委实不容易呀。

但康熙毕竟可算是位明君,他需要保全“天下第一清官”。噶礼政治上整人得利,利令智昏,又揭参江宁知府陈鹏年《重游虎丘诗》“诽谤”,想再制造一桩文字狱,以转移视线,并立功补过。这回却打错了算盘,康熙正在为群臣不明是非生气,遂谕云:

噶礼操守,朕不能信,若无张伯行,江南必受其朘削一半矣。即如陈鹏年稍有声誉,噶礼又欲害之……互劾之案,大臣往谳,皆为噶礼所制。尔等应体朕保全廉吏之心,使正人无所疑惧,则海宇长享升平之福矣。

这样张伯行始得留任,噶礼则终被革职。几年后他谋杀母亲未遂被赐死,则是别一案件,与张伯行无关了。

这是二百九十多年前的事情,如今已经没有皇帝,靠圣天子“保全”已不可能。清官贪官则总还是有的,我耳目闭塞,只能从报纸上找例子。督抚(省部)级的贪官至少有一陈希同,其制造“政治大案”的手法亦仿佛噶礼乎?清官如张伯行者则尚未找到,希望他再不容易也要坚持下去,总得让我找到才好。

(二零零八年九月)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