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昭伦《白雪颂》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忙忙碌碌的日子,如急急忙忙的雪花,纷乱地从眼前滑过。忽然想起,这几日特别的冷,国家森林黑山该下雪了吧。曾记得,雪给我们带来了天真、烂漫、无邪的笑声,也为大自然美化了一幅百看不厌、亵渎不完的青春画卷。又是好几个年头,没能得到她嫩嫩的纤手抚摸了。今天,她悄然到来,可真来得奇,来得妙。

早晨的天空一片晴朗,这可能是为她的来临划开一条道路。风吹得脸儿刺痛刺痛的,也将大山里的枫叶吹得哗啦直响。那漫天飞舞的枫叶,就像波浪触打礁石溅起的水花。蝴蝶一般的雪花轻轻地飞舞着,带来了这个季节特有的风景。她迈着轻盈的舞步走来,她踏着舒缓的节奏走来,她披着素洁的纱衣走来。这位冬之精灵,来给我们的世界梳妆打扮来了。

转眼间,洁白无暇的精灵,沸沸扬扬,争先恐后从天而降。无风时,飘飘洒洒,自由自在,但轻盈柔漫,井然有序,轻轻落入地母的怀抱。有风时,整齐划一的飘舞动作不亚于阅兵仪式上官兵的正装表演。不过,更多了一份飘逸的潇洒和舞姿的轻柔。恍惚间,那一天一地的雪花仿佛就是一道白梅织成的天幕,扑满眼帘;又仿佛是天女散落人间的鲜花,朴素,淡雅,无香,但有神韵。时入寒冬雪花飘飞,我虽人到中年,又怎能割舍下爱雪的情怀,怎能遗忘孩提时代的乐趣。踏雪听声,堆雪成人,扔雪对仗,扫雪怡情。那时的我,虽呼处的气转眼成冰霜,仍玩得满头大汗,其乐融融。儿时的眨眼成回忆,可那飘渺的思绪中,双手轻拢时,雪花入手的感觉很微妙。清凉,微痒,但舒适恬畅,由此而来的隐隐的喜悦根深蒂固在我的心灵深处,甜蜜蜜地难以抹掉。

雪原静若处子,雪峰冷峻挺拔,玉树琼花怒放,而空气却显得特别的温柔。在她温柔的抚慰下,所有的躁动都开始安静下来了,大地静谧而安祥,就像一个在母亲怀里睡熟的婴儿。我爱这美丽的雪花,爱极了她的纯洁。站在清晨厚厚的积雪上,感觉着一个清新自然的我,体会着一个超然脱俗的我。这雪,让我感觉到生命多了几分雅致之美,少了几许粗陋之态,我想这是否就是雪真正的灵魂所在。在这个银妆素裹的世界里,这片耀眼的洁白使天空也黯然失色。

雪始终没有要停的意思,雪花悠闲在身后飘舞着,久久不忍离去。站在大山里,被那无孔不入、随处飘荡的东西沾满一身。远处,白茫茫,一望无际,厚厚的雪已埋葬了大地,犹如厚厚的毯子铺排到天际。白雪闪着银光,直刺人的眼眸,像似在炫耀自己的靓丽。近处的树林、树枝上都挂满雪,树木个个被白雪打扮成了玉树,洁白晶莹。渐渐地下得大了,像河流的决堤,像漫于天际的瀑布,飘荡在天空中,变得一发而不可收拾。地面虽没有被雪铺满,零星的还能呈现出几处灰白的裸地。可地上却不是白色的,取而代之的是晃动着的黑乎乎的人头。雪这东西,真让人难以琢磨,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喜欢她、期盼她呢?是谁赋予了她如此巨大的魅力,让人们忘掉寒冷?顷刻间,这眼前的一幕幕是无法亵渎完整的,纵使有妙笔生花的本领,也不可能更生动、更细微形象的去读她、写她、画她。

路上,游人的笑声是那样的灿烂,放荡不羁。漫天的雪花在空中飞舞着,轻盈的体态穿过枯枝落叶,毫不掩饰地渲染着晶莹的纯美。雪花时而轻抚着脸颊,凉凉的触动着心底的柔软;时而调皮的雪花绕过衣领落在唇上,瞬间在唇上融化,略有些麻酥酥的感觉。当想再去亲吻它时,它却又淘气的舞走。抬头仰望着,就好像在观赏古典的芭蕾舞剧,那么的美妙、脱俗。此时我的心好像也跟着它飞了起来,在空中飞舞着、雀跃着。

雪借助风势,在空中尽情地摆弄着自己各种醉人的风姿。它时而大如鹅毛,忽又小像花针。一会儿它像匆匆赶路的醉汉;一会儿又像沉醉于山水之间的游客。当风西北而来时,它像箭一样直射向你的脸部,丝毫不留情;忽然卷风袭来,它们又扭成一条曲舞的长龙。此刻它变密集了,像大都市里的人群,熙熙攘攘;忽而又稀稀疏疏,最似黄昏时三三两两的赶着牛儿归来的牧童,是那样的悠闲,那样的自在……山坡上的树木,远处的建筑物全披上了银装素袍,偶尔掠过的一两只空山鸟影,更使这初春雪景倍添韵致。我一时竟不敢相信,大自然的赐与竟是这样的美轮美奂。冬天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春天有如此美丽的雪景在诗人之眼里,画家之笔下,又将会是怎样的意境呢?

静静地望着这一切,心胸慢慢开阔起来。雪花铺天盖地压来,像似气势汹汹来兴师问罪。雪花于山水静动之间,美景迭出,把个冬景渲染到极致。想想自己每日的忙碌,累得筋疲力竭,意志消沉,烦躁不安。失去了往日激扬青春,意气奋发的动力。如今站在野外,心灵受到了强烈的震撼,猛然感悟到许多。仿佛身上又生出无穷的力量,身心像被什么东西滤过似地轻轻如燕。瞧瞧这些可爱的小麻雀,忘却寒冷,平平静静,自我欣赏,相信自己。

曼舞在空中的仿佛不只是雪花,而是天使一般灵动的物质,抑或是天使用手中的魔力棒挥洒到人间的幸福密码,让我们不去谬解幸福的真实涵义。如果你能感悟到这其中的奥秘,那么你就会觉得,雪的到来,竟是为着人世间的幸福与大自然的韵味。置身于茫茫雪原,把自己还原成苍茫天地间的一个小黑点,静静地停在这里。如果把这片雪原看作个一个世界,那我们就是上帝撒下的无数雪花。我们如落雪一样被命运的风送到这个世界,回首来路,却无迹可巡。我们躺在我们落下的位置,等待着命运的风再次将我们送到另一个地方,或等着另一片飞来的雪花,然后悄悄融化于无形。

雪,凝结着天堂里最完美的神韵,带着天堂里最纯最真的愿望,轻柔飘逸地将自己奉献给蓝天和大地一种独特的美。亲吻过大地沧桑的面颊,抚摸过春华秋实后的棵棵大树。雪落无声,叩响人间,便就是这样一幅生动逼真的自然风景画。大地像极了一位慈祥的母亲,静静地依偎在山川河流的怀抱之中,聆听着大自然静谧的天籁之音,沉醉地欣赏着、感悟着。天空高远的似梦中的天堂,没有捷径的道路可寻,也没有可以抵达的长梯可觅,难道这就是一个生命的真理?永远都隐藏在悄无声息的幸福中。

我幻想着自己便是这美丽的雪片,一片一片,一瓣一瓣,为着自己的生命融化成似水柔情,为着一个远古的爱情神话,为着一个江南女子诗意的情怀。我来了,却又在一个失意的夜晚走了,静静的,悄悄的,没有为自己保留一丝欲念,却为天地人间留下这雪花的秘语。

雪,是文静与沉着的。它飘飘扬扬洒落,换了一片新天地。雪落,是一个梦想的酝酿过程,更是一个新年吉祥的预言,以及下一个春天绚丽与精彩的预报。

罗昭伦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著有散文集2部、中篇小说8部、报告文学4部;在《人民日报》及海外版,《中国青年报》《散文选刊》《青年作家》等报刊发表文学作品100余万字。有作品入选高中语文阅读教材、初中语文课外阅读教材、《中国当代散文作家代表作》《中国散文大系》《2010年度中国报告文学精品集》等10余种。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