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戈尔《阴郁的一天》原文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阴郁的一天

◆ 泰戈尔

白日一整天都在劳作,而四周到处都有人忙着。白天我觉得,由于那一天的劳作和那一天的交涉,那一天的一切工作,在终日时刻都已全部完结。我没有余暇来思索:还有什么话语残留在心窝。

今天早晨,云烟漫漫,天际墨墨。今天,全天的劳作又堆积在我的面前,而人们又云集在周围。然而,我今天却觉得,郁结在心头的一切,是无法把它们拖出来加以消灭。

人,可以渡过大海,飞越高山,凿穿地下的宫阙而偷出珠宝,但是一个人内心的话语,却怎么也不能将另一个人毁灭。

今天,在这阴郁的早晨,我那被俘的话语,正在心里展翅击搏。藏纳在心里的人问道:“我那一位永恒的人在哪里?莫非是他使我心里的斯拉万月阴云变得赤贫、把一切雨露摄握!?”

今天,在这阴郁的早晨,我听到,那内心里的话语只是把紧闭的门栓弄拨。我在想:我怎么办呢?是在谁的召唤下我的话语越过劳作的栅栏,手持乐曲的火炬立即去幽会世界?是在谁的眼神暗示下,我那一切散乱的痛苦立刻汇成了一种欢乐,变成了一种灼灼闪烁的光火?我只能给予用这种曲调来祈求我的人以一切。我那毁灭一切的苦行者又伫立在街道上的哪个角落?

我内心的痛苦,今天披上了赭色的袈裟。它想走向外边的路,走向这远离一切劳作之外的路,这条路犹如独弦琴的弦一样,在隐藏在心里的人物的步履下,嗡嗡鸣响着。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