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果《来自预言的质问》

作者:唐果 来源:原创

我们在一起

我们在一起

也没有别的事好做

无非是

我捡拾园子里的烟头

你坐在廊前

吐着烟圈

等烟烧到手指

才把烟头狠狠地扔进园子

无非是

我捡拾落叶

然后,仰头看看树

如果有干枯的叶子尚没来得及落下

就让你抱着树干 猛摇

睡眠集中光线

睡眠集中光线

缚住她的手脚

她像虾米一样 侧躺在床上

光线拍打她的后背

光线捂住她的耳朵

光线弄乱她的头发

光线哄她入睡

有时像妈妈

有时像狼外婆

玻璃杯里的妖精

玻璃杯里的妖精

化成轻烟去了

我喝下它的肉身

她的临终遗言是

“咕咚 咕咚 咕咚”

什么都不想

我什么都不想想

如果你非要我变得跟你一样

深沉,有思想

我就会不停地想

不停地想

我要想什么呢

我该想什么呢

想着,想着,我便睡不着觉

来自预言的质问

预言质问我:

你这一生

要吞噬掉多少色彩才算够?

哎呀!我掰完十根手指

再掰完十根脚趾

都没有够

黄的、红的、绿的、紫的......

色彩是雌性

特别能生孩子

她生了一,生了二

生了三

生下万般色彩

当我询问预言

色彩还会生什么别的物事吗?

预言已经跑向旁人

我站在远处

我站在远处

反复打量一座高架桥

看无数的车辆和行人

从桥上过

在确信它不会在我走过时

坍塌后,我才快速通过

太阳出来了,我们睡觉去

太阳出来了,我们睡觉去

有些东西,既可以添上,也可以删除

说那么多废话干嘛

让你的唾液滋养你的牙齿

但对所爱的人

除了奉献整杯口水,还能奉献别的什么

唠叨吧,唠叨吧,唠叨

它是治愈孤独症的良药

即便面对一个会唱丧歌的石头

不就是举着一根杵很久了么

快捣向臼里的大米

这是世俗要求你完成的

接下来,轮到太阳出场了

睡觉去吧

这是爱要求我们完成的工作

小宇宙

白纸可以交换羔羊

直升机

甚至 大炮

而贫穷的人

只能去摘树上的叶子

每一棵树都是一台印钞机

绿色的钞票从树枝末端

不停地冒出来

拿树叶去跟阳光交换阴凉

请蚂蚁登上枯枝的舞台

做一番走钢丝的表演

鸟也喜欢选择在树叶间歌唱

它还能烧毁印钞机

烤熟羔羊,把飞机和大炮

变成废铜烂铁

这么多树这么多叶子

用心采摘的人

你要当心了

有些衣服

有些衣服? 穿在身上

像没穿一样

我喜欢穿这样的衣服

无题

“你着盛装,要干嘛去”

“有人死了,我要去吊唁”

“你还提着鞭炮,到底想干嘛”

“他的眼睛闭得太紧,我看能否用鞭炮把他紧锁的眼皮撬开”

“你的裤兜有粉色的一角”

“哦,我揣着手绢,万一纸花瓣像雪片一样落下

我好兜住它”

望月

今晚——阴

我们看月亮去

院子里有一大块绿地

绿色跟夏天一样肥胖

地上有一个废弃的棚子

屋顶坏掉了

一些形状各异的洞

装饰着它

天阴的时候

我们看黑色的月亮

天晴的时候

我们看蓝色的月亮

有星星的时候

我们看长着雀斑的月亮

下雨的时候

我们看长毛的月亮

无论何时

当你想看月亮

你都可以到屋顶坏掉的

棚子里去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