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增科《老三与狼》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你要是把这孩子抱回家,我就碰死在这树上。”老婆声嘶力竭的喊声还在耳边回响。

看着躺在车上闷声不响的老婆,老三真想用鞭子抽这个犯浑的娘们儿,今天哪根筋搭错了?

可是一想起这娘们儿的种种好处,只好一个鞭花炸响,路边的杨树叶子洒落一地。老婆身体颤抖了一下。这一鞭子要是打在身上,皮开肉绽那是轻的。

老三接过这根鞭子,那是经过父亲三年调教的。父亲说,赶车人,如果打不好鞭子,就不是一个好车把式。

一路上,老马走得很不情愿,慢腾腾地。老三总是觉得那个婴儿在哭,想起了有一年二女儿病痛时的哭声,那是一种绝望的凄厉。越想,老三越是心痛。看了一眼躺在车上蒙着脑袋的娘们儿,心想,她也不是个狠心歹毒的女人啊。

当初老三出门在外,一辆马车一根马鞭,走南闯北,见过的女人多了去了,心中對未来的老婆慢慢就有了个标准。

眼看伙伴们都娶妻生子了,老三一直找不到合适的。老爹隔三差五就嘟囔,到处托人,光媒婆就请了好几次。可是老三只要不中意,打死也不要。老头儿气得直蹦高:“南挑北拣不是瘸腿就瞎眼,就你这模样有人跟就不错了。”

后来终于遇上了现在这个女人,老三一打眼就知道,就是这个女人了。娶过门的时候,老三对老爹说:“看看吧,你不是说……”

不等儿子说完,老爹满脸堆笑:“算你小子运气好。”

这女人说不上漂亮,可是耐看。老三心中有数,漂亮女人就像红彤彤的樱桃,不一定好吃,说不定把你的牙给酸倒了。

女人好不好,关键是性子好不好。老三没读过什么书,但明白一点,女人持家过日子得温柔贤淑,即使不知书,总得达礼。

没想到,一向顺着眼的老婆今天突然朝自己瞪眼珠子,暴跳如雷。老三一下子愣住了,这是一只暗藏的母老虎啊。

老三用手推了推装睡的老婆:“我说,你也是当妈的,咱二闺女跟那孩子应该一般大吧,你忍心吗?”

女人睁开眼,似乎有泪水:“我……我不是给她喂过奶吗?”

“可是,这荒郊野外的,万一……有狼……”

女人“呼”地一下坐起来,脸色都发白了,“真的吗?”

老三一看,这婆娘毕竟是善良的。

还没等老三拉缰绳,老马忽的一下就掉转马车。老三更是扬鞭催马狂奔。

“你个二虎,你不怕把我颠下去吗?”老婆紧紧抓住车帮。

还没到,就听老马一声长鸣。到了一看,两人傻眼了,一头狼正在靠近那只包裹。

老婆吓得浑身哆嗦,眼巴巴看着老三,似乎在说,我错了。

老三慌忙跳下车,大喝一声,扬起鞭子就奔跑过去。那头狼一错愕,站在那里不动。一看老三奔过来,突然发力,一口叼起包裹。

老三一挥鞭子,“啪”,响声尖利,鞭梢打在了狼的脑袋上,立刻鲜血迸流。那狼一哆嗦,包裹掉在地上,婴儿的哭声也大了起来。

老婆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抱着一个石头跑了过来,摔向狼。狼慌忙跳开,冲着老婆就扑了过去。老三又一鞭,正打在狼的后腿上,鲜血迸流。狼放弃了攻击,叼起包裹,瘸着一条腿跑了。

老三想都没想,就跟着追上去。老婆一把抓住老三后襟:“他爹,不能去了,太……”

“臭娘们,不是你还能这样吗?”老三想甩开老婆紧紧抓住不放的手。

“他爹,谁知道……这……山里有多少狼啊,咱闺女……”老婆眼泪都出来了。

老三心中一沉,是啊,老爹,闺女……

老三从父亲手里接过马鞭的时候刚刚20岁,现在已经是三个闺女的爹了。这辆马车,是爷爷置办的,给这个家拉回了不错的生活。在村子里,老三家的日子可以算得中上等人家了,可是老三心里快乐不起来,都生了三个丫头片子了,父亲说:“赶紧点儿,你想让老张家断香火吗?”

老三也越来越不舒服,如果不是老婆挺贤惠,早就想别的办法了。再说,父亲也不让啊,嘴边老是夸奖儿媳妇的好处。

就在刚不久,老婆盯着马车,自己躺在车上打盹,还做了个美梦。他梦见老婆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他抱着儿子在地上转着圈,喊着:“爹,你看,你有孙子了,老张家不会断香火了。”老爷子在一旁“吧嗒”着烟袋,乐滋滋的。

那胖小子,咧着小嘴,喜气洋洋的,像个小财主,又有点儿像戏台上的那个小王爷。“小王爷”突然伸出小手指,戳了老三的眼睛。老三吓了一跳,猛地往后躲,不料,绊了一跤,“小王爷”从手中飞了出去……

老三吓得一声大叫,醒了。老婆说:“又做梦娶媳妇了?”

老三对老婆说了梦境,然后说:“哼,要是你给我生个带把的,我还能做这么个吓人的梦?”

老婆觉得理亏:“我也想啊,可是……”

就在这时,老马一声长鸣,止步不前。老三隐隐约约听到婴儿的哭声,越走越清晰。起身站在马车上,发现路边沟里有个包裹,声音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这又是谁家缺德,把孩子扔了。”

老三又听到婴儿的哭声随着山风传过来,远处的老马一声长鸣。

“不行,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这孩子被狼吃了。”

“就咱俩……”

“可是,路上连个人影也没有啊。”

“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啊?”

“你看你,先前你不是也这样说吗?老天爷在看着我们。”老三拔腿就往山里跑,“你赶紧回家,要是我回不来了,家里就交给你了。”

老婆拽了一把,没拽住。“你个混蛋,没有了你,还有什么家啊?”老婆也紧跟着,“要死咱俩一块死。”

二人循着血迹一路追赶,气喘吁吁。山风在老三耳边呼啸,一种肃杀的氛围包围着他,空气也似乎凝固了。老三身上满是鸡皮疙瘩,有些恐惧,可是一想到婴儿即将被狼吃掉的情形,心里就痛。不能退缩,不然无法安心。

老婆一步不敢离开老三,拽着老三的后襟。

“他爹,太……太吓人了,听说,狼都是成群的……”

“别出声,有我在,啥都别怕。你忘了去年那几个劫道的人,我一阵子马鞭,就吓得屁滚尿流。”

老婆知道丈夫的能耐,不仅马车赶得好,还有一身好功夫。自从嫁给老三,就觉得掉进蜜罐里啦。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大树,自己的大山。

可惜自己的肚子不争气,没能给老三生个儿子。她偷偷找算命先生看过了,说下一胎肯定是个儿子。并且说他夫妻二人,就是四个孩子的命。所以,当老三想要把那个女婴抱回家,她死活也不肯。

林子越来越深,山风越来越大,老三的头皮发麻了。带着女人,在这空空荡荡的山林里走,还是第一次。分明,听到了多種动物的嚎叫,老三握了握马鞭,觉得这样不行。在树林里鞭子甩不开,不管用,他就掰了一根柞木棍子。这东西硬实,分量重,关键是顶端有块拳头大的疙瘩,像个锤头。

老三觉得不错,又掰了一个给老婆:“你也拿着,起码壮壮胆。”

老婆接过柞木棍子,使劲点点头:“我听你的。”

老三把马鞭挂在一棵树上,这鞭子不能丢,这是一家人的饭碗,也是老张家的象征,是一面旗帜。只要这鞭子在村中一响,全村人都会马上想起老张家。

循着血迹往前走,每走一步,老三都要四下瞅瞅。他明白,现在就是自己跟狼的决斗,或许是生死之战,不能退缩,不然没脸走出这座山,没脸回到村子,没脸面对天堂中的爷爷。

爷爷曾经说,他是一个弃婴,被张姓人家抱回来,养大成人。爷爷从小就告诉老三,在外面遇到有人有了困难,一定要帮一把。说不定,那就是你的亲人呢。

血迹越来越少,时断时续,这就加大了搜寻难度。老三更不敢怠慢,为防止狼的突然袭击,老三一直将柞木棍举在右肩上方,时刻准备迎击。

回头看看老婆,脸上几乎没了血色,眼睛里满是惊恐,忽然觉得今天不该领着老婆出门。

一大早,老三要到县城给人拉货。老婆说,你昨晚喝酒喝得不少,我陪你去,路上你可以再睡一睡。

老三情不自禁地把老婆往怀里抱紧:“孩他妈,放心。”

老婆两串泪珠扑簌簌滑落,握了握柞木棍子:“嗯。”

突然,草丛里一阵晃动,老三立马站定,一只手把老婆揽在怀里,一只手举起棍子,大气不敢喘。老婆变得不再害怕,挣脱老三,双手举起棍子。

过了一会儿,一只野兔蹦蹦跳跳出来了,看见二人,撒腿就跑得没影儿了。

二人松了口气,抬头看了看湛蓝的天空,一只山鸡在空中飞过,好美丽的鸟儿,多么的自由自在啊。山花盛开着,五颜六色的,香气四溢。

如果在平时,老三肯定会掐上一朵,插在老婆头上,而且还要带些回家给三个女儿。树上的野果也不少,有些都熟透了,肯定很甜。以前见到这样的山果,老三都会摘回家给父亲、老婆和闺女。

三个女儿漂亮的脸蛋出现在眼前,虽然想儿子想疯了,可是女儿也是自己的宝贝啊。平日里的欢声笑语,都是三个女儿带来的,一口一个爹,那真是甜蜜蜜啊。还有任劳任怨的老婆,虽然操劳家务,忙活田里,不再青春了。可是,自从有了她,老三再也没有想过别的女人,因为除了没有生儿子,再也挑不出毛病了。

母亲前年去世了,老爹整天盼着带孙子,说,你娘没看到孙子,还要让我也看不到吗?老人辛劳了一辈子,俩闺女都远嫁他乡,身边只有老三一个。如果没有了儿子,也就没有了孙子,老人会怎样呢?

忽然,老三听到他的老马一声长啸,浑身一激灵。不好,走神了。定了定神,老三坚定地往前走,血迹在一堆岩石旁停止了。

老三明白,狼窝就在近前。想到狼窝,老三忽然后背发凉,头发根一阵发麻。狼窝里不会只有一头狼吧?要是两只呢?一群呢?

看了看老婆,她似乎倒是比自己淡定。都说雄狮比不上母狮子勇猛,我看母老虎更厉害,老婆就是属虎的。

管不了那么多了!老三一咬牙,登上山石,看到了狼窝。那只受伤的狼躺在地上,四只狼崽子趴在狼身边,疯狂地吃着奶,母狼的奶头有些红肿了。那个包裹就在狼窝旁边,竟然没有婴儿的哭声。

莫非?老三皱了皱眉。老婆往前走了一步:“他爹,怎么办?”

母狼眯着眼,与二人对视着,喘着粗气,喉咙里发出“咕咕”的声音。看来这头狼没有了站起来的力气,只剩下了恐惧。

老三举起硬邦邦的柞木棍,举过肩部,举过头部,再举高……两手越握越紧,胳膊的肌肉越来越胀。老三牙齿紧紧咬住,怒锁眉头,两眼放光。

就在木棍将要砸下去的一瞬间,老三看到母狼流出了眼泪,一翻身,将狼崽子护在了身下。

风停止了,云停止了,老三的棍停止了……

老婆急忙上前抱起包裹,掀开一看,那女婴竟然朝她笑了笑……

远处传来老马的一声长啸……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