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耀宗《一块铁皮飞到樟树上》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老魏经常站在七楼自家阳台上看风景。

老魏所住的居民区建在河畔上,位于这座小城的沿河路。

站在阳台上,老魏不止看远景,还看近景。他看那条如银蛇般环绕小城向东流去的河流,看堤围管理所那条小艇在河上巡查或打捞杂物,看绿树成荫的沿河路和路上的行人、车辆。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

可是,这段时间,在看近景时,老魏被一个大煞風景的隐患问题折腾着,让他牵肠挂肚。

这个隐患来自老魏住的小区,确切的位置是老魏对面那栋居民楼最顶层——七楼天台上覆盖的那块铁皮存在潜在的安全问题。

老魏正是无意看近景时发现这个问题的。那块铁皮可能因时间久远,显得老态龙钟、摇摇欲坠,先是边角上被撕裂了一个小口子,后来那个小口子变成了大口子,越撕越大。一遇雷雨大风,铁皮便发出“哐当”“哐当”的碰撞声特别刺耳。

老魏不禁担惊受怕起来。一旦起大风,那块撕裂的铁皮没准儿会从天而降,要是砸在人身上,可就麻烦了。

老魏觉得应该把这个情况向小区保安或物业反映。可是,这个小区既无物业,也没有请保安。怎么办呢?老魏想,既然铁皮是对面居民楼的,那么,这件事就与那幢楼的住户有牵连。

他一家一家敲开门。每层都住着两户。一楼的说,此事与他们无关,你要找最顶层的。二、三、四、五、六楼说的话,也大同小异,都把皮球踢到七楼。找到七楼,七楼的说:“这栋楼是大家共有的,难道就住我们两家?出了事,谁都脱不了干系!老魏,你就好好养生吧,瞎操这个闲心干吗?真是吃饱了没事做!那块铁皮要掉,你就让它掉吧!”气得老魏差点背过气去。

果然,没过多久,应验了老魏的话。一天,下了一场狂风暴雨,那块撕裂了大口子的铁皮脱落了一大块。幸运的是,它没有掉落在居民区,它先是在半空中旋转,然后飞到近在咫尺的沿河路的一棵樟树顶上。

老魏心都悬了起来。沿河路毗邻居民区,是主干道,行人如织,车辆穿梭不停。这块铁皮存在不小的安全隐患,随时都会从树上落下来,一旦掉下来,威力不会小,不知会让哪个路人或哪辆小车中招?如果恰好砸中路人的脑袋,那就惨了,谁负这个责?!

这件事非同小可,得尽快向有关部门报告!老魏坐不住了。

沿河路的樟树是属园林部门管的,自然,得向他们反映情况。园林所答复得很快,态度却很暧昧:“如果是树的问题,园林所责无旁贷。问题是,这块铁皮涉及安全生产问题,应该找安监部门。”

找到安监局,对方不理睬:“铁皮掉落在树上,你找我们干吗?应该由园林或市政部门处理!”

老魏气得半死。求人不如求己!他觉得干脆自己动手。

要将那块铁皮从树上挪开,必须爬上树去。可他哪儿会爬树,而且,那棵樟树又高又大,怎么上?

63岁的老魏急得在树底下团团转。有人对他说,你得找个梯子。有热心人从家中搬出不锈钢人字梯,并扶着梯子,让老魏踩上去。显然离那块铁皮还有很大的距离。有人不知从哪里寻出一根竹竿,为安全起见,还专门找来一顶头盔,让老魏戴上,免得让铁皮砸在头上。

即便踏着人字梯,举着竹竿,老魏仍无法接触那块铁皮。

到这时候,老魏泄气了。可他仍然没有放弃,他找来一块硬纸壳,用毛笔写上几个字——“小心行走,此树顶有铁皮!”然后将它钉在这棵樟树上,以提示路过的行人和车辆。

即使有了这块“警示牌”,老魏仍放心不下。每天,只要有空,他便守候在这条林荫道上,每过一个人,他都会说:“注意头顶,这棵树上有块铁皮。”

可是,自己总不可能啥事都不做,天天待在这里吧?想来想去,他双眼发亮:县电视台有个“民生热线”节目,何不求助他们?往往新闻媒体一报道,有关部门就会立马重视和处理。

他很快拨打了县电视台“民生热线”电话报料。没想到,一打就通,对方说,会派记者实地采访。可等了一天,不见记者踪影。老魏等不及了:新闻新闻,就得新,就得及时!第二天,他又打了个电话催“民生热线”记者抓紧时间,再不来,黄花菜都凉了。对方答应,记者将尽快过来与老魏衔接。

当天中午,天气突变,刮起一阵大风,挂在樟树顶上的那块铁皮被大风一掀,斜飘了下来……

县电视台“民生热线”记者在老魏陪同下赶往现场时,远远便看到一辆救护车鸣着警笛疾驰而去。

据认识老魏的人讲,被铁皮击中的,是老魏对面楼七楼的邻居,好惨……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