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最爱这一口》孟晨露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回家看望老人,总是为给老人买些什么而发愁。

一次给母亲说起此事,母亲总是说啥都不用买。我知道给老人钱最好,但总不能空着手吧。母亲见我为难,思忖了一下,说到:恁爹好吃肠子。

哦,原来父亲爱这个。肠子,就是我们永年的驴肉灌肠,主要选用精驴肉,剁成肉沫,加以绿豆粉芡、小磨香油、多味名贵佐料,用老汤调制成糊状,灌入驴肠衣内,扎成小捆,經高温蒸煮灭菌后,用果木熏制而成,是永年有名的特色小吃,大约起源于清朝末年,相传至今久盛不衰。

虽然身为永年人,但我从来没有吃过。一是因为小时候家里穷,吃不起。二是因为长大后离开家乡。根本原因是舍不得吃这个只有富贵人家才吃得起的珍味佳肴。

想当年,身为生产队长的二叔,无论吃的、穿的、用的,都比一般人高档超前。每次去二叔家,总能看到那些只有城里人才使用的洋气货,茶叶、香烟、白酒自不必说,炕上的毛巾被、院里的自行车、身上的羽绒服,都让邻居们眼热。有次,二弟去二叔家玩,恰好遇到二叔全家围在一起吃东西,吃的正是驴肉灌肠。弟弟心酸地回忆,当时他只吃到了肠子皮儿。弟弟把这件事深深地印在了心里,从那个时候起,发誓将来一定要过上好日子,吃上自己买的驴肉灌肠。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吃了上顿愁下顿的苦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我依然没有吃过永年驴肉灌肠,因为以我当时的工资,驴肉灌肠依然是稀缺和昂贵的。

现在,我知道了父亲爱吃这一口,是一定要给父亲带回去的。可是,去哪里买呢?一打听,最正宗的,应该是临洺关商务局老饭店大楼经销处。这个地方我有印象,尽管四十多年的飞速发展,这幢大楼依然立在原地微丝没动,依然用它的老字号招牌,吸引着四面八方的食客。

我去的那一天,没到中午,窗口处竟然排起长队。好不容易轮到我时,我二话没说买了一整根装袋拎上了车。

父母亲都在家。父亲看到,笑得合不拢嘴。但紧接着说:“太多太多,哪能吃了这么多?切开,一块儿吃。”父亲指着我和爱人。

开饭了,父亲只吃了第一口,便问:“这是从临洺关老大楼那儿买的吧?就那儿地道,别的地方都不行。”爱做生意的父亲走南闯北,下饭馆子无数,对吃这一口,果然在行。

我也趁势和父母一块吃,那是我平生第一次吃永年驴肉灌肠,一入口,一股鲜姜的味道布满味蕾,喷香碎软的驴肉易嚼酥烂,香而不腻。外面的肠衣,嚼起来,劲道而脆,完全是可以吃的。

俗话说:天上龙肉,地下驴肉啊!这驴肉灌肠真是好吃呀!心中暗暗佩服父亲,佩服父亲有品味!也暗暗祝福父亲身体健康,多些口福。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