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川《春色》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男人是在春天跟女人告别的。

男人走前的晚上,跟女人好好温存了一番。说,我要带着你的体香走,这次时间长,再回来就要等过年的春天。

男人这次是要出长差。

那晚,女人格外主动,甚至有些殷勤。结婚几年了,也没有这一次来得痛快。

男人带着女人的体香,离开时门口的桃花开得正旺。那是男人和女人结婚时一起栽的,一人一锹土,男人数了下,连挖带埋,总共100锹,每人各50下。

桃花嫣然,灼灼其华,男人抚摸花下女人的照片,带着无比的幸福上了车。

男人离开女人,就疯狂地工作,为了女人,也为了两人共同的大目标,为了能在这个人人都想立住脚的大城市里长久地存活下去。男人是做业务的,一旦任务完成,男人就可以早些回去,就可以见到心爱的女人。男人有心计,也不怕辛苦,要知道现在的销售市场有多么难做。男人仔细研究了每一个客户的心理和实际需求,施展出各种法术,逐个攻破,最后竟然提前两个月完成了指标任务。男人迫不及待地将成绩告诉了领导。领导说,好好干,你会很有前途的。同时又告诉男人暂时先不要回来,马上会有新的任务指标,回来后就加薪提职。男人高兴领导的赏识,可一向老实的男人这次却没有听从领导的安排,他要耍个小聪明,中途先回家看看女人,哪怕就一个晚上也好,他要给女人一个惊喜。

既然是惊喜,男人就没有告诉女人。男人甚至想着女人看到自己那一瞬间的惊异。

男人满心急迫地打开房门,那不过是一个很小的单间,目光所及,看得见厨房里的炊具,看得见卫生间里的内衣裤。这个爱的小巢,里面有多温馨,只有男人和女人知道。

事实上,男人的惊讶和呆立是一起发生的,男人心里所有的美好,就在开门的一剎那都被床上那个多余的男人打得七零八碎。女人迅速拽过被子掩盖自己裸露的身子,旁边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男人的领导,在慌乱地穿着裤子。

男人攥紧的拳头,始终没有抬起来。女人把头埋进被子里,开始细声地抽泣。领导穿好衣服,说,既然已经发生了,你就提个条件吧,我都会满足你,要不你打我一顿也行。

你滚吧,我怕脏了手。

领导走了。女人大哭,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也是迫不得已。你知道单位马上就要分房子了。如果这次分不到的话,下次怕就没机会了。这次分房子都是他说了算。我,我也是为了咱们的将来啊。

是啊,换个大房子一直是倆人的大目标,这回的确是难得的机会。女人和男人刚到这家单位不久,女人是内勤,男人做业务。按照规定,满三年以上才有机会分的。为了这将会有多少人挤破脑袋啊。男人还是第一次见女人这样肝肠寸断。

女人又说,能原谅我吗?我不想离婚,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

男人再次握紧了拳头,说,好。

房子如期分到了手。搬家那天,他们宴请了好多朋友,朋友们羡慕不已。女人笑了,依旧是桃花般艳丽。男人也顺从地张开了嘴,只不过那晚男人借着酒吐开了花。

没多久,男人找了领导。领导的心立马就绷紧了,嗫嚅着说,你还有什么要求?

男人说,我要长期驻外。

领导问,想好了?

嗯。男人肯定。

领导说,好吧,正好有个地方要成立办事处,你就去那儿做主任吧。

男人没有说亲自找领导的事,只是跟女人说那边刚成立办事处,单位要他过去做主任,掌控市场方向。

男人做了主任,就经常出差,驻外。他每次回来,女人都把家里擦拭得一尘不染,收拾得干净整洁。女人也一次次把自己打扮得更漂亮,甚至穿着性感的内衣。每次女人想要温存,男人都说,旅途太累。

女人低头,那赶紧睡吧,明早还要起早呢。

就这样,桃花开了谢,谢了又开,春色不减。女人每天也重复着相同的生活:掏出钥匙,打开房门,看见一个漂亮的两居室,然后就坐在沙发上发呆,两眼迷茫地望着窗外。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