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日子》揭志刚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湘阴渡,这个我用最初记忆辨认不清的地方,这个在我原始生涯里素不相识模糊一片的乡镇,四十天,仅仅四十天,它便成为我生命中一泓宁静的清泉,一湾永远温暖的港口,一个不可或缺的驿站。

那块寂寞荒芜的心田,从此,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一日,车,缓缓地驶入了永兴县境内。我们这支由三个男生十五个女生组成的实习队,是湘南学院零八级毕业生实习队中唯一一支派入乡下的实习队。

十八个人,十八颗年轻的心,十八支在乡野的微风中轻轻地摇曳着青春与热情的烛火。

车身摇晃颠簸,随着车身洒落的,是一路的欢歌笑语、一路的期盼与憧憬。

中午,车在湘阴中学操场旁边停住了……

学校设施很差,我们三个男生的下榻处,由一屋的狼藉扫成一室的萧条。头上,悬着一盏十五瓦的灯泡。搬来办公的是几张吱吱摇晃的桌子。住的是三楼,可厕所却在二楼。三张锈迹斑斑的铁架床,可怜兮兮地摆在寒舍的两侧,每每夜半,北风骤起,自墙缝窗框里长驱直入。布衾半夜冷似铁,我们仨经常在梦里都打着哆嗦。 然而,就在这满室荒凉、满屋萧瑟的境地里,一股暖暖融融的春意正悄然萌生,轻轻漫来。

232班,住校班,初二年级中最为出色的班。学生六十人,班主任陈满凤,语文教师张秋芬。十一号下午开会分班以后,我和老曹正式成为了这个班的实习语文教师兼实习班主任。次日晨读,循着琅琅的读书声,穿过爬满了青藤的长廊,我们自教学楼的一楼一路打探到顶楼四楼才在右拐弯处找到了我们的232班。好多双闪着惊喜欢快的眸子漫过窗棂笼罩在我和老曹身上。受宠之余,我的手掌开始沁出汗来,心头也开始莫名地紧张起来。这时,班主任陈老师笑吟吟地走出教室,将木然立在阳台上的我们迎了进去。班上,立即响起轰雷般的掌声。看着那一双双清澈笃定的眼、一张张洋溢着青春与热情的脸,我蓦地觉得自己像是走进了一方生机盎然的丛林,我已不再是其中的一花一木,而是一缕阳光、一声惊雷、一场春雨。在班主任的胜邀下和学生们起伏的掌声中,我和老曹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做了即兴发言。已记不太清楚自己当初说了些什么,只模糊地能感觉到当时坐在前排的学生大概可以隐约地听到他们这位实习老师心跳的声音。

初为人师的感觉是怯怯的,是欢欣的,是一杯用虔诚和祝福冲泡的浓茶,足以让我在未来的风雨岁月里细细品味……

时间淹没了我,也淹没了我曾经真实的动人的实习生活。

晨读、授课、查寝,操场上的激情、草地上的嬉戏、烛火旁轻轻浸漫着的暖意与温煦,尽在别时的泪光中,摇曳成星星斑驳而纷杂的残梦。

是轻轻地靠近的,所以在命运无奈 际遇的起伏中也只能选择静静地远去。

多少次我驻足在似曾相识的暗夜里,深情地凝望,怀想着那些曾被我的目光烙成深浅印记的面孔和事物。六十张开在春天的脸,循着记忆的隧道次第浮现。有的仍铭心刻骨,有的却只剩下模糊难辨的轮廓。念着他们的名字,在缕缕升起的遗憾里,一些竟也飘渺得那样遥远而陌生。

事如春梦了无痕。

远了,一切都已很远很远了。在这漫天的初冬的寒意即将封城的季候,我揣着这些零碎的断想和那些曾有的感动火炉般偎着,深信它们能温暖我今后许多个冬天。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