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昌海《山野秋深(散文)》

作者: 来源:

山野秋深(散文)

难得的好天,竟然在深秋季节里持续这长时间。

薄薄的雾霭夹杂一些凉气飘荡在清晨的山野,太阳红着脸蛋羞涩地挤山出来,把原本炙热的光散向山野,在薄雾和凉意中现出殷红的柔和来。

山野的深秋从这个时候开始,把秋的成熟,把秋的寂寥,把秋的忙碌,把秋的韵味以它本有的态度现在我的眼前,让我找不出合适的词语来形容这既有的深秋,只好真实地记录山野多层寓意的秋……

挺立在悬崖上的那颗松树,有了些年岁。熬过无数个深秋凉意的侵袭,在海拔1400多米的悬崖上俯视着清江,年复一年。经过春天的雨露,夏季烈日的炙烤,练就了刚毅的秉性,及至秋季收获的时节,大抵是有些累了,又或许是该歇息歇息的时候,松树黄掉了一些松针,在秋风的吹拂下飘洒着落下来,覆盖满满的一地。这时,倘若你躺在厚厚的松毛上面,柔软的大地就在你身下,定会让你有一种征服大地的快感。透过头顶上的松树虬枝凝望远处的秋日阳光,一束一束的光柱照射曾经游玩的山川绿水,欢笑嬉戏的身影渐渐模糊,留下的只有依稀的记忆:醉花犹记相思梦,韶华零落红尘泪。失联多年的挚友,竟然没有一点音讯,在这样深秋的日子,在有些年岁的松树下面对殷红温柔的阳光,陡然想起过去的欢乐,默默地道一声珍重天涯,无关风月,惟愿你一切安好。

原本忙碌的季节,田间却不见人影。枯黄的苞谷齐刷刷地站立在田间草丛,苞谷坨早已被农家主人收获,叶子经秋风一吹,发出“沙、莎”的声响。站在那片苞谷林田坎上,远看山峦如黛,在深秋里过于成熟。一位老太太慢慢地走过来,手里拿着镰刀,询问才知道老太太是准备去砍伐田间的杆子;再询问,才知道老人的儿女们都出去打工了;老伴早死几年,家里只有老太太一个人。不想让田地荒芜,于是种了苞谷,收获了喂猪,说是山里的猪纯天然饲料喂养,吃着放心。老人庚子年78岁,刻满皱纹的脸上记录着生活,我终于明白老人的儿女们出去打工的初衷。山是禁锢他们的枷锁,山又是他们根深蒂固的家。突然,一个电话打来,我的手机铃声响起,是那曲《孝敬爹和妈》:“你是否常想起,是谁把你抚养大……转身就是一辈子,你还等个啥,子欲孝而亲不待,千万可别忘了……”我没接打来的电话,就是想听完这段感人的彩铃。

生活的矛盾,永远充斥着生活的环节,有谁又不想陪伴生身相惜的亲人的呢?

一声老鸦的鸣叫打断我的思绪,循声望去,在前面飞越的乌鸦嘴里叼着柿子,后面的乌鸦奋力追赶,大抵是因为乌鸦吃了独食而引起同类的争端。虽不懂鸟语,但可以想象。无心理会它们的争端,倒是老屋旁边的那树柿子吸引了我。彤红的柿子一眼望去,圆溜溜就像许多的灯笼挂满枝头。想起小时候,只要是柿子成熟的季节,都要和小伙伴们相邀爬上树,争相采摘,犹如灯笼的柿子红彤着映红了我们的脸蛋。伸手随便摘取,让好吃的我们饱餐。实在撑不下去的时候,便合计着各自将剩余的柿子带回家给父母,说不定还会招来父母的赞誉。欢欣的举动,当我们把柿子带回家亲手交给父母的时候,却遭到父母的唾骂,说是谁让你们采摘的,关于父母的唾骂早已在记忆中消失,只记得父母禁止摘取柿子的原因大概是树木高大,万一摔下来怎么得了;再就是这柿子是留着过完冬,过年的时候吃的,因为经过霜雪后的柿子甜蜜,过年摘取了好招待前来拜年的客人(那年月实在没有再好的吃食招待稀客了)。

童年的柿子和现今的柿子或许有所同有所不同,我想应该是感受的经历迥异罢,总之我是因为胃酸的原因不吃柿子了,姑且算是简单的回味。

柿子从青涩到橙红再到深红,那是岁月的记录。掉光叶子单剩柿子的柿树无畏深秋将过冬的来临,依然刚强地矗立着。挂满枝头的柿子像是继承了母体的意志,除了顽强还要把温柔的甜蜜献给虔诚的人类,时刻准备着大霜大雪的砥砺。在深秋的季节用一片殷红点缀萧杀的山色。

静卧海拔1800多米高山的水塘,好奇这水的来源,当地村民告诉说:这是一眼天泉,传说是天鹅的眼睛,犀利的眼神盈满泪痕,像这样的水塘有两个,相隔不远,从古存在一直留存现在。关于水塘与天鹅的传说,不管真伪,呈现在眼前的两个几百平米的水池是事实。

静止的水面,偶尔跳出一尾鱼儿,大概是深秋的凉意侵扰,鱼儿瞬间又没入水底,留给淡灰的水面无限涟漪。定立在水池岸边,遥想原本应该绿色的水怎么就是淡灰色,当地村民告诉说:到了冬天,这水就成了深灰色,春暖花开的时候是淡绿、盛夏时候才是深绿。奇怪了这灵水,竟能随季节而变换色彩。

如果山野的深秋是一幅幅变幻的画卷,还不如说深秋的山野是一曲曲旋律。每棵白果树就是这旋律的灵魂,片片飘荡的叶子就是那错落有致的音符。曾读过郭沫若的《银杏》,知道白果就是银杏的别名。郭老笔下的银杏(亦称白果)“你没有丝毫依阿取容的姿态,但你也并不荒伧;你的美德像音乐一样洋溢八荒,但你也并不骄傲;你的名讳似乎就是超然,你超在乎一切的草木之上,你超在乎一切之上,但你并不隐遁……”近乎完美的白果树给山野的深秋描摹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或独木,或成林的白果树在秋风阵阵吹起的时候,漫天黄叶舖盖整个天地间,一片片一枝枝一簇簇的黄叶飘缀在枯黄的草坪上,让大地呈现金黄辉煌的景象,把大地装饰成绚烂的多采多姿。这样美不胜收的景色,让我不禁一次次想忘掉思愁的心情而静静独自一个人沉醉其中。

带着缠绕的心情沿着山野小道悠然前行,是找寻找心迹中的白果树还是想找寻昔日的点点滴滴,甚至是往日的酸楚?内心的阵阵不捨和揪痛的情绪,让我一次次停下脚步徘徊。凝望眼前风中摇曳着黄色的叶海,漫天黄叶飘零,看来这里就剩下我一个人的牵挂。过往将是一场揪心的回忆。

深秋的夕阳渐渐西沉,夕阳的余晖照在这一片片黄叶上,那灿烂熠熠生辉的感觉让我再一次的陶醉。

山野的深秋竟是这样的绝伦。依然飘洒的黄叶又何尚不是那深邃的秋呢?

2020年11月16日写于恩施沙地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