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摸春天的封面(外一篇)》钱国宏散文赏析

作者:钱国宏 来源:原创

从乡村里走出来的孩子,大多对乡村有着一种刻骨铭心的感受:或是痴爱有加,或是避之不及。阳春时节,当我重新置身于乡村面前时,心底那根久已喑哑的琴弦突然间被拨动并且发出了悦耳的乐音!

抚摸春天的乡村,就是舔舐一支温暖的冰棒。记忆就像一个朴素的陶罐,拂去岁月的沉积,闪现的依然是原汁原味的光芒。童年的乡村是一篇抒情散文,大段大段的情节如同山间的汩汩溪流,清晰地流淌在我日渐奔忙的思绪里。古远的乡村似乎更接近于眼前村屯的本意,让人觉得自然而淳朴、亲切而清晰。站在布满炊烟、柴垛、畜粪和旱烟味的村庄面前,觉得她是那般的透明,酷似一支夏天的冰棒,一点点热情就会使其融化而成绕指柔;她又是那般的清纯,像村姑柔嫩的肌肤,哪怕是用记忆轻轻触碰,都会叫人不能自已。

抚摸春天的乡村,就是阅读一段优美的童话。犁地的老牛哞哞长歌犹如晨钟暮鼓,在苏醒的大地上飞快地碾轧着,以至于那遥想中的卡卡声响,正把一个节气粗鲁地吵醒。山岗上刚刚望见绿色的影像,庭院里却已是春意盎然了:晾衣绳上搭出了五颜六色的冬衣,齐齐地在和煦的春风中祛除老去季节的晦气;窗台上的花盆里,已经蹿出了几枝碧绿的嫩芽,它们像骄傲的公主一样高贵地昂着头,在阳光里舒展着俏丽的身段。篱笆围成的小院整整洁洁地圈成了一个独立王国。庭院的一角,几棵从严寒中一路跋涉而来的大白菜被掩栽在垄里,只消“小满”一到,便吐出鹅黄的花蕊,招来一群群蜂蝶留恋嬉戏,“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流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的一番田园景象,就会像梦一样展现在村庄的过道里。

抚摸春天的乡村,就是聆听一段小提琴协奏曲。听吧,厚厚的冰层在一点点地融化,“卡吧”、“卡吧”的断裂声如同劳动后憩于土炕上的汉子,舒展着疲惫的筋骨。这种声音传来的并不是危险的信息,而是快乐、惬意的感觉!有道是“残雪暗随冰滴去”,墙头、房檐、柴垛、场院,覆盖着的皑皑白雪,此刻像乌合之众遇到了强敌一样全部土崩瓦解,不待春风撩弄,先自软了骨头,滴滴嗒嗒地泄露了自己的立场。和煦的春风吹过村头的柳枝,咝咝呜呜的歌唱瞬间吸引了农人的目光。那是怎样的一种愉悦啊——跨越了冬日漫长的门庭,焦灼的双眼突然间被枝头现出的绿意暖暖地熨着,犹然洞开了一扇大窗,只瞧见阳光蛇一般的爬满胸襟!初春的农人出来进去,嘴里都哼着土得掉渣的小调。调子可以不入宫商角徵羽之韵,图的是一份心情——心情都阳光了,生活还会有阴翳么?

抚摸春天的乡村,我被银白的犁铧碰痛手臂。繁忙的农事是乡村亘古如一的血脉,它四季流淌着,滋养得乡村肌健骨壮、仪态端庄。当春风被老牛散慢的脚印染得碧绿,清明的雨水从天而降;在布谷鸟一遍遍的催促声中,农事便爬满了乡村每一条浅浅的栅栏。春耕,夏锄,秋收,冬藏……站在初春的门口,我仿佛正看见荷锄的乡村将节气托起又放下,大滴大滴晶亮的汗珠把土地腌得油黑、泛亮……

抚摸春天的乡村,我不敢轻易挪步,生怕踩痛每一个简洁的乡土意象。那些关于乡土的情节,一遍遍地在季节里回放,以至于我每次读到都无法自抑心中的激动和愉悦!驻足初春,我像是盛唐的那位大诗人,站在乡村这棵蓊郁的大树下,苦苦地盼望着一片片新绿惊喜地闯进视野……

阅读春天

“残雪暗随冰滴去,新春偷向柳梢归。”冬的栅栏被和煦的东风拆除后,春天便像娉婷少女,携着万木的青翠和阳光的煦暖,款款而来。

春来看桃花。地气一动,万木争荣,“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这时节,约上三五知己,同赏桃花,绝对是件乐事。微风拂面,桃花烁烁,驻足桃园,但见百木吐红,似赤雨塞途,云蒸霞蔚;千树争妍,如凝霞敷锦,灿烂无极。蜂蝶戏舞,嘤嘤成韵;风吹落英,片片飞红。徜徉其间,令人顿生“东风吹开花千树,占断春光惟此花”之慨;思绪飞驰,遥想大唐才子崔护“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的动人佳话。“残红尚有三千树,不及初开一朵鲜”,桃花经风历雪,忍隐不发,终于在春天傲然绽放,那白如雪、粉如霞的花,无一不在向世人昭示一种人生哲理:不经一番寒彻苦,哪得桃花分外香?

春来去踏青。“岁岁春草生,踏青二三月”。摆脱冬的桎梏,在广阔无垠的郊野中远足,踏响春天的节拍,聆听春天的律动。春天的风柔柔的,如同初吻让人陶醉;春天的草嫩嫩的,如同清泉让人心怡。“胜日寻芳泗水滨,无边光景一时新。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在一片新绿中,伸出臂膀,放飞梦想。抚摸小草娇嫩的身躯,倾听百鸟细切的歌唱,这时节,有什么曲子比春天的歌更嘹亮,有什么花比春天的草更芬芳……把生命的根植入春天的田畴吧,我们会像小草一样从母亲的怀抱里汲取到无穷的力量!

春来闻花香。春天,到处是花的海洋,大自然在这一刻向所有热爱生活的人们敞开了她缤纷瑰丽的胸怀!水仙、迎春、报春、瑞香、山茶、白玉兰、紫玉兰、 海棠、芍药、杜鹃、文殊兰、海角菊……一朵朵如约而至,不论在花棚还是在野外,一律毫无怨言地昂首怒放,以她们特有的英姿装扮着姹紫嫣红的春天!春天的花不娇贵,但却绚丽;不繁盛,但却盎然;不重彩,但却热烈。那一朵朵、一片片五彩缤纷的花,就是生活向我们露出的张张笑脸!海子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身处春天的花海,任谁的胸间都有一幅百花葳蕤、馥郁芳馨、清风骀荡、块磊全无的美好图画呢!

春来堪折柳。“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柳树像一位温文尔雅的少女,走进了人们的视野。郊外堤上,处处满眼绿昵。柔软的柳枝在风中曼舞,婀娜轻盈,宛如飘逸的飞天,彰显着绰约的风姿,点缀出春天的妩媚,诠释着春天的内涵。前街后巷的孩子们削柳为笛,吹奏出了带着泥土气息的特有旋律。“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看柳听柳之余,还可重温古人“折柳”之俗。折柳赠友,送出的是一份美好的祝福;折柳送己,送出的是一份愉悦的幸福;折柳互赠,收获的是一份对新生活的憧憬。“楼前暗绿分携路,一丝柳、一寸柔情。”盘桓春日的柳林,折柳之余,常常感动于柳的性格:她不浮不躁,不谄不媚,平实而不招摇,清新而不张扬,清水芙蓉,自然而然。柳,总会让人读出万般感慨……

春天是一幅水墨丹青,“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春天是一曲美妙歌音,“喧鸟覆春洲,杂英满芳甸”;春天是一阕动人词赋,“晴天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