喙林儿《喙林儿的诗》

作者:喙林儿 来源:原创

暮色

所有的色泽,在黄昏降临之时

变得柔和起来

暮野四合,虫鸣高涨

老杨树是村落的灯盏,指引人们找到回家的路

河流日复一日送来神的旨意,然后带走

人间的忏悔

萨克斯在鸭子找到窝棚之前

甜美里透出忧伤的本性

我在一边,母亲在一边

更远处的山峦,隐藏起它们的姓氏

暮色里,越来越接近天空的额头

复苏

这不是瞬间的感觉

这是永恒的朝阳,所赋予的

大地因此披上了粼粼的光

我因四月,突然复苏

这不是早晨的春风,心血来潮送来的

是我下意识睁大的眼睛

是我抬高了的腰身,舒展的毛孔

再一次读懂年华的秘密

不,不是过往的经验

不是反复颓败的鼓舞

暗夜里没梦,黎明也没有梦

我们在岁月里穿梭

我喊你的名字

万物在喊我的名字

古街

四月的春天,已毕露无遗

古街把过往岁月,重又推回到眼前

我们缓缓的语调,只差一声声雨滴的陪衬

古街太古老了,已经坐穿人世苍茫

不必精心图谋化妆术

就这样,让我给你讲古街的故事

讲到情节就要转折的时刻,我还是止不住

停下来,像要拉住流逝的光阴

唉,那爱恋了半辈子的人儿啊

那么近,那么远,那么迷离

一整条古街,也没能装下他

只是那么一小会

你看到的,绝不是真实的他

此刻,他只是只发情的老虎

冲出了领地

只是,那么一小会

他暂时迷失了自己

时间那弯弯曲曲的河流哟,多么像一条绸带

打过的结

最终,都会松解

而我们增长的,只是一圈一圈的年轮

和如远山般苍茫的面孔

惯性

时间好像推送回十年二十年

我们不厌其烦重复着无用的话题

嬉戏,憧憬

空气轻柔地互相推动背脊

悬吊在屋顶的水晶灯,慵懒的眼睛

注视沙发上的两个人。日复一日

哦,一切都太熟悉了

突然婉转起来的语调,令整个房间

充斥着腐败的矫情

仿佛,我们必须打开窗户

必须让窗外的世界流进来

中年的细胞才可以获得暂时真实的鲜活

这样想的时候,房间再一次陷入惯性的沉默

瑜伽:呼吸

那不是大地的皮毛在抖动

也不是鸟鸣的婉转掀起的涡流

不是风,从山庄呼啸而过的空旷

不是决堤的大江,奔腾的一泻千里

那是静静地,从指尖方向微妙的延生

推动骨节与骨节肌肉与肌肉的对抗和离合

是漫过块垒、沟壑、阴翳的电流

是山川起伏的饱满,是丘陵的一次大操练

雨珠渗出来。我再一次看到

扭动颈项的天鹅,站在山巅骑豹的英雄

有一壶老酒

有一篮子红彤彤的石榴

季节挤压着屋子

餐桌上的台布很干净

你很干净

你的花布围裙很干净

你把一对空酒杯盛满

你把两只石榴剥成花瓣

消散的飞鸟

她喜欢把自己比作鸟儿

喜欢收拢的一瞬

烟,一支支熄灭

她突然感觉那些弹出的烟灰,才是

一只只飞鸟

闪着火光,极速地展开翅膀

很快变成灰白,然后一动不动

直至消失

现在,人散了

最后一缕烟雾,还在飘

一根根烟蒂,东倒西歪

活像一把把散落在地的小刀子

吴献花

山西省作协会员。有诗作见《诗选刊》、《诗刊》、《星星》、《绿风》等刊物。著有诗集《秋天是我的》,入围2010-2012赵树理文学奖诗歌奖。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