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紫柏风《期待一场落雪》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期待一场落雪

童年,少年时,家居在秦岭南麓的小城留坝。灵秀的小城留坝坐落在群山环抱之中,因此每年冬季的雪离我很近很近。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双肩承担的俗物、俗事渐多,为生活所迫不得不常年待在很少能看到落雪的江南某城。从那时起,雪花飘飘、白雪皑皑的冬季,与我逐渐疏远。只是尽管岁月流逝,春华秋实,然而那距离上的绵延,无论如何奔赴,年年期待一场落雪的奢望却不增不减。

老家的小城留坝处在南北分界线上,素来因行政隶属“西北的小江南汉中”而多少有点自诩。抛却汉水上游的汉中盆地那块不大的引以为傲的假平原不说,而小城留坝,则处在秦岭南麓腹地,虽夏无酷暑,冬无严冬,然而在我的记忆中,崇山峻岭在冬季被落雪粉妆玉砌的时候还是蛮多的。那时有机会亲近雪,因此也很喜欢雪。喜欢漫步在雪花铺设的洁白的道路、原野上。或抓起一把雪放在口中品味,或捏成几个雪球向远处掷去。简单,朴实,却又温馨自然。

而生活了多年的江南某城,冬季的气温比较温暖,如果不出现极端严冬,则很少有落雪。所以生长和生活在江南的同事,冬季旅游的首选是到北方去,只因那片土地有个叫冬天的季节(虽说银装素裹才算得上冬季),那里有童话般的落雪。俗话说“入乡随俗”,久居他乡待的时间长久,便觉得江南四季不很分明的景色太广袤,很多时候我不得不迷醉、融入在江南,为那烟雨,只固守一隅。而家乡冬季那浪漫的落雪,积雪,在记忆中逐渐淡去。

流年匆忙,对错何妨,“正如你没有如期归来,才是离别的意义。”越失望,才会越渴望。有人说“遗憾终老,于是终究不老。”就在这说不清楚的纠结中,时间想来时有影、去时无踪的落雪般轮回着。岁月和季节,同样匆匆。

尽管置身在灵动的泼墨水乡,可是终究不习惯没有落雪的冬天。四季温暖如春再怎么诱惑,也配不上家乡小城那有落雪的美丽。虽然在江南待的时间日久,不得不逐渐接受烟雨蒙蒙的江南。徘徊在江南的冬季,看落叶树枯干上残存着几片黄叶,稀稀疏疏却又亭亭独立,骄傲的捍卫着生命的奇迹,当然江南的冬季的绿色依然是主基调。江南湿冷的空气,养育着肆意穿梭的风,拼命想要在天空扬起一片晶莹的雪花。无所谓一切,只不过宿命使然。就像爱斯基摩人看不见夏天一般,落雪一如既往的极少出现在江南。

奔波在江南的无数个有些寂寞的冬日,总有个声音对我说,回老家去看一场落雪,看那一片片圣洁如何飘摇落地。然而,不知不觉中人已白头,后知后觉中情已白首,从此无憾过秋冬。没有界线的世界,哪里都是安身立命之所。

带着生活赐予的偶然与必然,十多年来我辗转奔波在江南,上海,杭州,宁波等地都曾留下我生活的印记。在江南的几千个日日夜夜里,经历过春夏秋冬的洗礼之后,才恍然大悟,江南的冬季和北方是完全不同的。江南冬季,风和雨情义连绵,就像红尘中失散的恋人,虽天各一方,心却永远拉扯在一起,一旦重逢定然惹得路人涟涟涕泣。爱情若是没有曲折,没有起伏,甚至称不上爱情。以往一旦下雨,便伴随出现的大风,溘然消失了。偶尔有难得一现的落雪出现,让风狠心抛下旧爱,不惜用生命作陪,也要将那洁白洒遍大地。然而很多时候,想在江南的冬季看场雪,还是非常奢侈的事情。

万物与大自然的脾气有时候也让异常聪慧的人捉摸不透。有几年的冬季,可能是极端气候的影响,暖暖的江南也会在一夜之间气温骤降,乃至于从被窝里起来临窗窥望时,竟然发现窗外的世界已是白茫茫的一片。于是乎比较压抑的心情瞬间得到释放,久违的雪,好及时的雪,莫非是上天赐予我的特别礼物?

于是乎在一个明媚的夜晚,江南终于拥揽了真正的冬天。那一夜的落雪好大好大,甚至超过记忆中北方小城留坝冬季的落雪。只是江南的雪,若是同北方相比的话,便算不上真正的雪了,偶然与必然,自然千差万别。

久违的落雪在暖黄色路灯的映衬下,如柳絮般随风飘扬,停在长空,落在深巷,降在身旁,最后沉积在地面,化为一层雪白又毛绒绒的地毯,等待盛装出席的我们。只需一刹那,圣白便能通彻透底,如今霜雪不霁,飞雪早已连接着碧空。行走在雪地中,只需用脚轻触地面,便有声音缓缓而至,就像踏着老式的缝纫机一般,咯吱咯吱的作响。伸手缓缓捧起定格在风中的雪,轻盈又圣洁,一刹那凉意便触心,如遭遇雷击,虽这般刺骨,却终究无法拒绝。

毁灭是将美的事物,进行一次艺术的再创造,融雪便是如此。皑皑白雪落下后,不久便开始消融,一点一滴,最后褪色失明,又化成天边的水雾。这时的天地,波澜壮阔,单调又独立凸显的色彩,丝毫不弱于无垠的翠绿旷野。

期待一场场落雪,毫无保留的落在海角天边、世界的每个角落,不管是竹林深院,还是楼阁空巷,它都悠然地落下,如出浴的仙女般,蹁跹于世。在雪花的安抚下,所有的喧嚣都失去了声音,大地静谧而安详,就像散场后的筵席,只剩下更阑人静。

期待一场落雪,同我牵手南方北方,漫天飞舞飘落在水乡,温热抵过千阳。绵绵白雪醉意寒冬,望着飘扬的雪花,神逸尽洒,那些无忧无虑的往事,就这样飘摇扑面而来。谈起雪,自然离不开红楼梦的那句,“落一场大雪,白茫茫一片好干净”。或许,也只有雪才可以做到,前一秒繁花似锦,后一秒天苍地茫。无论一切如何变化,都能闲看庭前绕树飞花,虽纷纷扬扬,却落地无声,只洒落心事一地。

冬天是记录心灵的年轮,宣告着一个地球自转的终结。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时光聚散,不便多说。只愿在落雪纷飞的日子,所有的灵魂都能经过雪花的洗礼,忘却尘世浮华,回到最初的质地。

“如果你是落在我梦里的那片雪花,请你不要再浪迹天涯,把你的手交给我,让我给你一个安稳的家。”

等待一场雪花,来同你牵手。

期待一次牵手,陪你等雪花。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