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海棠《流逝》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没有什么

是永久存在的,没有什么

就像现在

风把忧郁的细雨递来

鸟鸣在消失

长满羽毛的身体像彩虹

风斜斜地吹过来

塞满小线菊和松香

万物飘着

万物

抵触而又依偎

我要做的

是留住它们,我能做到吗

长椅上的风静静地吹

松针倚着月亮

花靠着另一朵花

一只鸟带来的黄昏

风轻了

麦子靠着风睡去

叶的影子落在石头上

无数叶的影子落在石头上

鸟裹紧翅膀

鸟用尖嘴摩擦空气发出私语

它的一只爪子向后掸去灰尘

另一只抱着黑暗

风声更轻了

下山的人陆续走远

我也打算回去

十月,我给它放入缓慢和榉树叶

风吹来,有榉木的清香

化不开的夜,像蜂蜜

黏住蛛丝,颤抖的脸在苹果叶上翻卷

你身影疲倦,在下一间

房门打开之前,你该放入美

放入缓慢和榉树叶

月亮拋下面纱

像洁白的羽毛

掩盖偷窃者的心跳,我缓慢而行

你抱着我喜欢的花束站在苹果树下

风一遍遍吹着小路

——一遍遍

后岩寺的桃花

在后岩寺

桃花是安静的

云彩和鸟鸣

是安静的,它把

云彩和鸟鸣揣在身体里

把花瓣

一朵一朵展开

偶尔有风吹进来

她不动声色

我也是安静的

一生一朵

一朵一瓣

妙美之事

起初,它是白色的

并不是白茶的白,后来

它呈浅红色,印在墙上

它的温度在消失

作为一种现象,我一直感觉它的存在

是另一个他在代替一种回声

整整一个下午,它始终保持沉默

这被称为幻觉的东西,也算妙美

尖楼的钟声响过六下

黄昏慢慢降落,野鸽子回巢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