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里的那一阵蛙声》金铁虎散文赏析

作者:金铁虎 来源:原创

谷雨时节自然多雨,校园里那个新建荷池的水显得有些浑浊。

突然间,窗外传来“咕呱呱、咕呱呱”一阵蛙声。因为正是上课时,校园里一片宁静,蛙声格外的清脆。

蛙聲很熟悉,蛙声很亲切,蛙声把我的记忆拉得很长很长。

俗语有云:“谷雨吃青蛙,痱子不安家。”谷雨后,只要青蛙田鸡一出洞,我哥哥就开始捉它们了,这主要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吃青蛙而不生痱子,而是为了家里一大批家禽找粮食。

所以谷雨之后,我与哥哥就与青蛙田鸡打交道了。我与哥哥常用的捕捉手段有三种:捉,钓,照。

捉,就是直接捉拿青蛙田鸡归笼。

钓,就是先捉到一只青蛙田鸡,然后用麻线的一头系住一只青蛙田鸡腿,另一头拴在钓棒上,在草丛中,任意放下去,晃动,就会引来青蛙田鸡。一当它咬住时,你只要拎起来,它肯定是死死不放口的,你大可不慌不忙,用另一只手抓住它放入笼里。这使我常常想起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话来。

照,就是晚上用手电筒去照青蛙田鸡。利用青蛙田鸡对夜间电筒光暂时的“吓盲”,你就可以轻松抓到它们。

当后来入学后,老师说青蛙是益虫,要保护。我是很听话的,很怕学校老师批评,就再也不敢抓青蛙了,只捉田鸡(有的叫泥蛙)。母亲也很体谅我,因为我在学校里学习成绩好,每年有三好生评的,也就不让我犯这错误了。哥哥就不管了,他读书成绩一般,也没什么三好生之类的束缚,依然青蛙田鸡一起抓。

一晃,人到中年,离开乡村也有十多年了,被生活缠绕得差点忘记蛙声了。半晌后,蛙声悄然消失,不再响起。

我忍不住问学生:“同学们听到刚才那阵蛙声了吗?”

有回答听到的,有回答没听到的。

我再问:“好听吗?”

齐声答:“不好听!”

是啊,现在的学生,没有亲近过大自然,怎么会觉得蛙声好听呢?我默然!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