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逃的小龙虾》仃菋散文赏析

作者:仃菋 来源:原创

现在,它像一只发育过度的巨型蝎蜷缩在小玻璃缸的搭桥下,从它的触角和步行足的轻微蠕动可以判断它还活着,并且,它很健康地活着。小玻璃缸就放在我一侧脸就能看到的窗台上,有龙须兰和铁线蕨的陪衬,俨然一处静谧而优美的栖息之所。窗外那棵硕大的法国梧桐静默得像老态龙钟但风韵犹存的老妇,细雨倾斜的天空使人倍感亲切,几只小雀挑衅般地一掠而过。以闲散、仁善、静好的心态观察一只获救后生存了十一天的小龙虾,这本身就是一种心灵救赎。我在这简单但不失庄重的心灵救赎里获得了极大的精神愉悦。虽然这微小的善举并不足以打动被浮躁和冷漠浸泡得坚硬而虚泛的灵魂,但,毕竟“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

6月18日清晨,我在水产批发一条街上遇到它,那时,它正无所畏惧地在街道边缘攀爬,它爬行的速度很慢,像一只迷了路但并不着急回家的蜗牛。

“这是神赐予我善良的机会,同时,神也在考验我有没有将善良付诸实践的勇气和决心。我虽然不能救下拴在活禽摊旁边的铁栏杆上那些待售的八元一斤的狗,它们的眼睛泛着深不可测的死亡之光,使人悲悯、恐惧、自责。但我绝对能够救下这只徘徊在生死边缘的小龙虾……”它坚硬驱壳下的柔软生命需要被温柔地对待,即使死,它也应该死在水里。

然而,就在我思索着要不要救它的当儿,它已经调转方向朝着街道中心爬去。这是一条异常拥挤的街道,它无疑是在求死!但一只没有预知和思考能力的小龙虾知道什么呢?也许,在它混沌的意识里,前方或许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呢!只要它不停地攀爬,它就有可能到达那儿,从而获得拯救。

我不敢用手抓它,虽然我那双看起来柔弱,但实际上强悍的小手曾摆弄过光滑而湿润的小蛇。帮我用筷子夹起它的大男孩告诫我它活不过三天,但我固执地坚信爱和善心能够创造生命的奇迹。我已经由于心理懦弱或者财力、精力、能力有限而错过很多行善的机会了——我不能给那个跪在马路边的年轻孩子提供一份儿工作,我不能给那个露宿在公厕旁的神经略有问题的女人提供哪怕简陋的住处,我更不能使那些陷于困顿的孩子享受到免除饥饿和恐惧的自由……但现在,我只需以举手之劳便能拯救一只小龙虾的生命,何乐而不为呢?

罗曼·罗兰说:“灵魂最美的音乐是善良!”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感知到自己在音乐素质上的缺陷——嗓音沙哑且僵直得像筷子。为此,我从来不敢用音乐抒发情怀,即使在特别需要释放的时刻,我也能隐而不发。但我知道对于善,我有着近乎顽固的渴求和迷恋。是的,就像与生俱来的某种缺陷一般,它将伴随我清贫亦或富有、卑微亦或尊贵、短暂亦或漫长的一生。而它之于我的满足感,那闪着异彩的动人的慰藉,它们像母亲的拥抱一样温暖,像情人的赞美一样可心,像午后的暖阳一样舒适。

“即使它只能在淡水里存活三天,我也要救它,我要用善良谱写一曲灵魂最美的音乐,将它凝固进岁月的褶皱,听它在无数个黎明、晚暮中轻吟浅唱。”这样的想法使我快乐。是啊,谁能有机会体验到拯救一只小龙虾的快乐呢?我看到它在塑料袋子里不安地爬动,我感觉到它的钳子和细腿发出有力的挣扎。这是与生命抗争的执着啊,这是一种使人敬畏的力量和信念!

我花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将同事废弃在窗台上的鱼缸清洗干净。单清洗鱼缸并不费劲,只是我不忍舍弃铺在缸底的一层裹着绿藻的碎石。那绿藻将小石子包裹得非常牢固,我需要将它们放在手心用力揉搓,然后放到水龙头下反复冲洗,即使这样也不能使它们重现出洁净光亮的面目。但我毕竟投入了全部精力及智慧为这个素昧平生的家伙提供尽可舒适、漂亮的生活环境,我的爱发自真心,我真心渴望它快乐而健康地活着,一直活下去……但我知道,它不可能一直活下去,因为帮我用筷子夹起它的大男孩告诫我它活不过三天,但我固执地渴望它快乐而健康地活下去……

每天,我一推开办公室的门便迫不及待地将目光投向它,看到它在,我便踏实,进而就有一种微妙的成就感沁心入肺。这样,一天的工作便在这微妙的成就感中开始了,说来也怪,一些棘手的工作竟然迎刃而解,我的思路也渐趋开阔,心情也格外明快。闲暇时,我喜欢侧过脸观看它——它趴在小鱼缸的搭桥下,头贴着缸壁,像一只煮熟的蟋蟀。有时候,我隔着玻璃拍拍它,它用细腿的轻微蠕动回应我!单调的日子有了小龙虾的陪伴便格外生动起来,一种力量在我心中默默滋生,我說不清究竟这股力量蕴含着哪些具体内容,但这是一股积极的、愉悦的、慈悲的力量。

它很容易活过了三天。第六天,它依旧一动不动地趴在小鱼缸的搭桥下,当我隔着玻璃拍打它的时候,它快速地游到鱼缸的另一边,好像故意逗我。第八天,它仍然活着!但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这是一个奇迹!我从没想过一个惯于在咸水中生存的小动物能在淡水中挨过八天!记得之前在塘沽滩抓到过一些海蟹,那也是一些可爱的精灵,但它们在淡水中连一个夜晚都没挨过。第二天,当我看到它们一个个毫无生命气息的小身体,竟然难过得落泪。

我往小鱼缸里放了一块儿从西部大山捡回来的长着茅草的吸水石,那处栖息之所便显得更漂亮了。

第十天,我一走进办公室就迫不及待地来到窗前观察它。天呐!它竟然蜕皮了!它的细腿仍在蠕动,它还活着!我激动得想哭。我搬起小鱼缸到走廊尽头的水池给它换水。啊,这实在是神赐予我的奇迹,神在犒劳和慰藉一个卑微却善良的灵魂!

它一定很饿,但我不知道什么样的食物合它胃口,毕竟,我没有过养龙虾的经验,但我知道这样长期饿着它显然并不明智!万能的度娘并未帮上大忙,身边的朋友也无计可施,就这样,一直到它蜕皮的第十天,我并未给它任何食物。

第十一天,我被一个出乎意料的情况惊呆了——小龙虾,它吃掉了自己蜕下的皮,吃得干干净净,连一块碎屑都没留下!它是真的饿了,我必须给它弄点儿食物。如果它真的饿死在鱼缸里,那我这个真诚的拯救者岂不沦落为一个有意的刽子手。于是,我委托一个朋友开车带我到花卉市场,那里有许多卖鱼的。我推测小龙虾应该喜欢吃那种红色鱼线虫,但这种小虫子早在几年前绝迹于市场。无奈,我只好买了一两鱼食,但愿它能喜欢这些绛红色的小颗粒,但愿这些绛红色的小颗粒能够延续它陪伴我的时间。

但,当我把那绛红色的小颗粒撒向鱼缸水面的时候,它显得无动于衷,完全不像贪吃的鱼儿那样活跃、激动。“也许它在白天怕羞,没准儿它会在夜晚将鱼食吞吃干净呢!”虽说这样想,但心里毕竟没底。

它一直活着,那些漂浮在水面上的绛红色颗粒明显减少。我窃喜——它终可以长期活命矣!

然而,第十五天,它不见了!它奇迹般地从鱼缸里消失了,从一个25厘米深的玻璃容器里!当空着的鱼缸只剩下星星点点的绿藻,当那些白色的小石子安闲地铺在那,我简直蒙了!观察良久之后,我终于弄清楚它是沿着坑洼不平的吸水石逃走的,也许它只为寻觅攀爬的快乐,也许它根本就是为了挣脱这人为的藩篱而决决意追求自由和解脱。

“罢了,随它去吧。既然它真心叛逃,既然它渴望水之外的自由和解脱,那么,随它好了!”这么想的时候,我便真的放弃了寻找它的想法。真奇怪呀,那时,我竟然没有丝毫懊悔,就这么任由一只小龙虾在缺水的环境下淡然死去。

八月上旬的一天,由于要换新的办公桌,我不得不找人将现有的办公桌抬出去。天呐!小龙虾那通红、僵硬的尸体赫然在目!它就死在我的办公桌下,它一直默默陪伴,从未离开……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