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爱与书店的每一次相遇》左元龙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站到书店的角落,摊开一本李娟的《我的阿勒泰》,或是《格言联璧》,再或是《中国国家地理》……一字一句,像咀嚼一粒粒饱满的稻米,细细品味充盈在字里行间的馨香,尽情徜徉于文字构建的诗意画境,灵魂似乎从喧嚣的躯体剥离开来,享受难得的淡定与悠闲。

这是一周的忙碌之后我的最爱。后来网络书店和电子书的出现,曾让我激动于不必再遭逢舟車劳顿之苦,足不出户便可采纳海内雅书。但没多久便觉得,这种速成似乎在说不准的地方缺少了些什么。好像吃到再丰盛与快捷的快餐,也不及传统灶台烹炒的菜品,能够品咂出蕴藏在食材细胞中夺口入喉的滋味来。

置身全天候的网络世界,纵有手机、电脑等介质的海量和便捷,也难以改变我对实体书店的钟情——崭新的书口,雅致的封面,清丽的文字,带有作者情感与思想的厚重……总给我兄弟般天然的亲近感。

最美妙的事,就是往返大小书店或书展淘心爱的书了。从这家书店,到那家书店,再到下一家书店,一段段近乎朝圣心境的探寻之路,像赶往西天取经的唐僧师徒四人一样,再多艰苦与辛劳,都会信心满满地走下去。即使地角再偏僻,也要想方设法兴冲冲地一路找过去,就算找不到一本满意的书也能乘兴而归,不带一丝沮丧和懊恼。

假如遇到宝藏一样的书店,简直就是天赐了。那里似乎氤氲着只有爱书的人才会嗅到的特殊味道;深吸一口气,再沉下心来,慢慢寻找属于自己的那一本。目光随指尖轻轻掠过厚薄不一的书脊,生怕惊醒和玷污浅睡的婴孩似的。没有明确的目标和指向,又看似漫不经心,心里却萌生着唯恐落空的心愿——遇到心仪的书。忐忑的心情如期待邂逅一段美丽爱情,情不自禁得难以把控。幸遇喜欢的书,眼睛几乎闪出亮光,可能,只有尖叫才能淋漓尽致地表达沸腾的兴奋。一把抓起,急切地翻看,手掌反复摩挲着封面……

心意烦乱之时,喜欢一个人跑到书店漫无目的地闲逛,从书架随便取下一本书读上一段,心绪便渐渐舒缓和释然。更愿意看着满架满屋的书,回想起与书或者书的作者的种种:那本《林清玄散文》,有我视作珍宝的作者的亲笔签名,那是我打车百余公里去听林清玄的讲座之后求来的;那套全文全注全译的《史记》,是一次征文一等奖的见证;与那本《定西孤儿院纪事》作者杨显惠书面交流过读后感……这些幸福又幸运的记忆,装满了我小小的骄傲。每次走进书店,都阳光般照见我。

阅读可以让灵魂诗意地栖居。这份诗意,只有经历了量在脚下的“淘”和捧到手中的“品”之后,才能体会得到——手握一支笔,投入到一本书的阅读之中,用细细的波浪线勾画标记起引荡心间涟漪的珠玉文字。这些闪耀思想光辉的方块儿,是穿过生活上空的乌云射向人生的一束光,可以照亮心灵最深处的所在;也可以把笔当作图钉,将电光火石般闪现的顿悟“钉”在引发灵感的章句边上。不论小说散文,还是诗词史典,也不管抒情还是悲情,一旦沉入其中,心绪总能和那些文字缠绵很久很久,不愿回到活色卢香的现实中来。

如果书是人生的一味药,那么,实体书店就是古香古色的“药房”。书店里无所不在的绵长书韵,从一页页打开的纸张升腾、弥散开去,抚慰前来拜取的浮躁或是迷惘的心灵。

我天天盼望与一本好书的惊艳相逢,更珍爱与书店的每一次相遇,在我苦苦找寻的蓦然回首中。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