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明卉《长发》

作者:徐明卉 来源:原创

黄丽的轿车昨天发生了小刮擦,送到4S店修理,她只好乘公交车去鲁绣研究所。最近她喜欢上了鲁绣,和一个同事报名到鲁绣研究所学习刺绣,她们的师傅是一位鲁绣大师。这几年伴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传承兴起,学习鲁绣的年轻人越来越多。

汽车过了两站,黄丽感觉身后站着一个人。

这个人是后上车的,上车后就一直站在黄丽座位的后边。黄丽往旁边瞄了一眼,有空座位啊,他怎么不去坐下呢。“不会是小偷吧?”黄丽心里忽然有点紧张,下意识地把肩挎包抱得更紧了。刚才还低头看手机,这会儿也顾不上了,悄悄看了看旁边,没有人注意他们。“他想干什么呢?想性骚扰,不太像啊,那他要干什么呢……”她从肩挎包里摸出一个小镜子,假装照自己的脸,其实是利用小镜子看看站在身后的到底是个什么人。小镜子里出现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小伙子,文质彬彬的,不太像坏人。他确实是在盯着黄丽看,确切点说是在看黄丽的长发。

“天呀,他是盯上我的长发了!”黄丽更紧张了,长发对黄丽来说太重要了。她从上初中开始就一直留头发,头发一直到了屁股,从来舍不得剪。特别令人称奇的是她的长发发梢竟然是金黄色的,不知道的人以为她是特意染的,其实是自然长成的。黄丽走在大街上会吸引不少行人的目光,黄丽为此很骄傲。有时,还特意把长发披散开来,她喜欢那种长发飘飘的感觉,长发对黄丽来说简直就是她的命。

现在有人盯上黄丽的长发,还是用一种很特别的眼神,这个人想干什么呢?黄丽忽然想到昨天同事跟她说,最近有人专门偷剪女人的长发卖钱,叮嘱她要小心。还开玩笑“你的长头发可值钱了,要小心啊”。想到这里,黄丽更紧张了,她把长发捋到胸前,心“怦怦”地乱跳,万一真是偷长发的怎么办?她琢磨着应对的办法。

公交车到花园路站,该下车了。黄丽从座位上起身匆忙下车,站在身后的小伙子也跟着她下车。天气不好,“呼呼”刮大风。黄丽大步朝前走,小伙子紧跟在身后。黄丽按照事先想好的对策,冷不丁站住转身想怒斥他。小伙子好像也要张嘴说话,手伸进口袋掏什么东西。

一定是掏剪刀,他想偷剪我的长发啊!

不等小伙子开口,黄丽大喊:“来人啊,有人要偷我头发!”黄丽的喊叫引起行人的注意,有几个行人纷纷围上来问:“怎么了,怎么了?”黄丽手指小伙子,大声说:“他要偷我头发,他口袋里藏着剪子!”几个行人很愤怒,纷纷指责小伙子。有一个老大爷叫小伙子把口袋里的剪子拿出来。小伙子有口难辩,无奈地把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竟是一盒卷尺!

行人对黄丽表示不满,说她瞎胡闹。“姑娘,以后看准了再咋呼,你这不是忽悠人吗?”老大爷扬手叫围观的行人散了。黄丽看看小伙子,气得大吼一声“臭流氓”,转身快步离开……

头一次听师傅讲课,黄丽觉得很新鲜,认真做笔记。只是想到早上的事心里就堵得慌。“长头发太招人眼了,今天一定得把车取出来。”课间休息的时候,黄丽给4S店的老板发了一条短信,约好晚上去取车。

傍晚,刺绣课结束了。天气不好,不但刮大风,还夹杂着雨点。黄丽着急取车,和一起来学习刺绣的同事借了一把雨伞,匆匆忙忙从教室里走出来。

走出鲁绣研究所大门,要穿过马路到对面打出租车。刚走到马路边,黄丽一愣:迎面走来的人竟然是早上跟踪自己的那个小伙子。她慌了:我的天,他是怎么找到这里的!一阵狂风吹来,把黄丽的长发吹乱了,在风中狂舞。慌乱间,黄丽举着雨伞往马路对面跑,没注意有一辆小型水泥搅拌车冲着黄丽开过来!

啊——

千钧一发之际,只见那个小伙子飞奔而来一把推开黄丽,自己却被搅拌车卷到了车下。

刺耳的刹车声……

小伙子的家人赶到医院,送小伙子最后一程。黄丽没想到,小伙子的妈妈竟是教自己学刺绣的师傅!

师傅拉住黄丽的手,流着眼泪说:“儿子也是我的徒弟,最近和我研究出一种新的鲁绣工艺,用人发混搭绣线绣人像。这需要有一定长度的长发,很难找的。本来是想介绍你们认识的,没想到……”

黄丽愣住了,想到今天早上轉身看小伙子的时候,他好像要张口说什么,还伸手在口袋里掏卷尺。他是不是想说,想量量我长发的长度啊,自己却误会他了……

一年后,黄丽学习刺绣出徒了。

她剪掉了自己的长发,用长发混搭绣线,在师傅的指导下绣出第一幅人物绣像。逼真程度能和照片媲美,许多人都不相信这是刺绣。刺绣作品代表山东省参加全国民间工艺品大展,获得金奖。有人出高价要购买收藏,被她婉言谢绝了。

人物绣像是那个小伙子,是她一生的永远珍藏……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