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康《坟山鬼影》

作者:高康 来源:原创

今天的天气阴阴的,好像一块肮脏的抹布,挂在天幕上。老乔开门出来,抬头看了看天,以手搭凉蓬,朝着不远处的路上观望着。这个动作让他折腾了几回,并且乐此不疲。当然,这回他还是失望了。

时节到了中秋,就有点秋意,老乔伸手拉了下领子,来到门前的石凳上坐着。这是老乔多年来的习惯,每天早上的必修课。村子里静静地,连狗们也没了往日的嚣张,懒得多叫一声,静伏在路边。老乔喝着茶,吸着烟,天好像更阴了。本来小乔说好了,中秋回家过节。先是邮来了月饼,说是当天就回家。昨天晚上一通电话打来,又说是因为应酬,没时间了。老乔知道,小乔和媳妇一起是到岳父母家去了。

老乔坐了一会儿,隔壁的老石也开门出来了。石桥村这几年来,都是冷冷清清的,尤其是过节,更显寂寥。抬眼望去,这十几栋房子,也就老乔、老石、老李和另外3个奶奶级别的。他们可以说是常住户口吧,老乔是独身,老伴儿早几年去世。老石和老李也只是二老看着一栋大房子,再多的声音就是狗们了。

老乔吸着烟,看着各家各户相继开门出来,有的倒水有的洗菜,倒也是有点热闹的的气氛。上次老乔曾经和老李商量过,中秋节一起过,大家拿点吃的东西出来,一起集中在老乔家。可那几个奶奶级别的不同意,说是不能去别人家,要自己过才有意思。这可把老乔气坏了。以前老乔是队长,说什么也是个官,谁不看他的脸色?如今却没有号召力了。也罢,自己过就自己过,昨天晚上天上没月亮,阴得很,如同老乔的脸。看着头顶上的节能灯,老乔觉得没啥意思。酒也喝了,躺在床上就是睡不着觉。于是,老乔仔细检查着房间各个方位。年前,老李家就被偷过,老乔一想到这,不得不提高警惕,这事不能轮到自己,要不,就真的倒霉透顶了。

老乔有点文化,也看过不少电视剧,于是,他对头顶上的节能灯更加怀疑。要是有人在上面放个什么东西,而自己又没有发现,这不是……老乔越想越觉得后怕。晚上11点多钟时,客厅上的节能灯突然熄灭了,正在看电视的老乔惊吓得不知所以。过了一会,黑暗中的老乔拿起了手机,颤抖地拨打了110。

什么?有人在你家的节能灯上装了定时炸弹?这是什么时候的事?110那边简单听了一会儿。说说你家的位置。老乔说是石桥村16栋29号。110回答说让老乔在门口等候,他们马上就到。

冷清的夜空下,老乔站在家门口,黑暗中手上的香烟一明一灭,更增加了不少神秘色彩。就好像他从电视剧上看到的故事一样,时间地点也差不离几。老乔想像力特强,这人不是别人,也许就是那些老妇女中的一个。她们的目的就是让老乔过不上安稳的日子。要不然客厅的灯不可能突然熄灭的,这种行为也应该是有动机有目的的破坏行为。

110很快就到了,老乔带领他们在房间里仔细检查着。经过一番检查,证实老乔说的定时炸弹是子虚乌有的。警察说老先生你可真会想像,是电视剧看多了吧。以后可不能开这玩笑的,要是再发生这种无理取闹的事,您老可得负法律责任的。

有那么严重吗?可我真的怀疑有人故意捣乱的,这不,客厅的灯一直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就灭了?

警察一边帮老乔换上了节能灯,一边数落老乔,别再搞这恶作剧,如今除了部队,谁会有定时炸弹?老乔不服气,你们说的不一定就对,就没有例外的的情况吗?

老伯,您别说了,如今治安好了,哪来的定时炸弹?好了,我们还有任务,您老好好休息吧。

先别走,你们请等一下。

警察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老乔又要耍出什么花招来。

过了一会儿,拿出一盒月饼,一定要警察吃点再走。警察哭笑不得,推迟着不肯吃。老乔生气了,低下头来对他们说,其实不然,我报警的目的,就是……

警察说,就是让我们来吃你的月饼?

老乔说,是,月饼是儿子寄回来的,我吃不完……也没有谁陪我吃,于是,我就打了你们的电话……

警察中有一位年长的,紧紧地握住老乔的手说,我们每人吃一个月饼再走,您泡茶去吧。

好的!老乔高兴的向厨房跑去。

想起昨天晚上的事,老乔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可是,这招使过了,不能再用了。往后的日子如何渡过?

听说老乔出了丑,谁都为老乔昨天晚上的愚蠢举措感到好笑,想玩弄警察,你也太自不量力了。特别是孙奶奶,她对老乔的举止,更是笑弯了腰。

叫不来儿子却叫来了警察,就亏他想得出这下作。孙奶奶一出门,就和对面的老李说着。

其实,老乔早就听到孙奶奶老母鸡似的嘎嘎叫着,一大早就在门口台阶上对着大家大发新闻。他对孙奶奶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他想,你想怎么着都行,这是老子的自由。

老乔,月饼吃完了没有,拿出来吧,放着也是发霉,我们帮你解决了。孙奶奶看见老乔悠然自得地喝茶,又说了一声。这边老李老石也在随机应答着。

没了,吃完了。

老乔心想,本来就是让你们来吃的,可你们假装清高,这回不理你们了。

孙奶奶向老石使了个眼色,突然间大笑起来,这让老乔很不高兴。

老乔本来想利用请吃月饼的机会,顺便向孙奶奶表示一下意思。这孙奶奶40来岁就守了寡,那时候老乔也是近50的人了。他对孙奶奶早就有这意思。可孙奶奶的大儿子不同意,这事也就拖了20年。20年后的今天,孙奶奶自己也没了这意思,让老乔无从下手。这回孙奶奶在众人面前发出这信号,是不是要续回当年的约定?

老乔心中没底,既然孙奶奶说了,老乔没有再坚持到底,想了好久就回了一句,不就是月饼吗?想吃的过来。

老李老石在孙奶奶的指挥下,一起拥进了老乔家。老乔拿出另一盒月饼,泡了一壶上等的铁观音,大家边吃边聊天,乔家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热闹。

孙奶奶从未踏进乔家一步,这回一进门,着实领略了乔家楼房的辉煌。孙奶奶家虽然也是楼房,但那档次完全不同,不能和乔家相媲美。特别是老乔的卧室,三开大衣柜,2.5米宽的大席梦思,更是让孙奶奶开了眼界。

吃完了月饼,孙奶奶也吃下了老乔的心。从那以后,孙奶奶有事没事总往乔家闲逛,老乔也私底下和孙奶奶说好了,年底儿子们回来后,就把这事和他们说说。孙家是绝对没意见的,这要看乔家的小乔了。

也不知道是谁把老乔的蠢事经过语言加工传给了小乔,小乔一个电话打给了小妹,让她经常回家看看,老爸是不是得病了,怎么会想出那个馊主意,请警察吃月饼。小妹就嫁在临村,虽说离石桥村不远,但是因为有了孩子有家庭的拖累,平时也很少回家看望老爸。

小妹来到家里时,正看到老乔和孙奶奶在客厅里泡茶。对于小妹的突然回家,老乔也深感意外。可是,让小妹更加意外的是,孙奶奶竟然就在她家,并且和老爸坐在一起泡茶,而且俩人正聊得起劲,那亲热劲和俩夫妻没什么两样。小妹明白了,原来父亲在暗渡陈沧,这一切不都不言自明了?

孙奶奶发现小妹后,尴尬的露出不安的神情,我是路过这,刚好你爸喊我喝茶,所以就进来了……

小妹一看孙奶奶那紧张样,说不定是为小儿子的婚事来和老爸商量的。这有什么好商量的?不就是看上父亲手中的钱吗?

孙奶奶的小儿子30来岁了,因为人比较木讷,至今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对像。

你们聊,我看一下爸就走了。小妹说自己要马上回家里,说是有很多事要办呢。

小妹无意中发现了老乔的秘密,心中很不高兴。联想到父亲前几天让她取钱时,却发现父亲的卡上少了5000元。这些事都不打自招。她马上打电话给在城里的哥哥小乔,让他有空常来看看父亲。要不,指不定哪天就失去了父亲。小妹在电话中还说了,父亲真的搞恶作剧,让警察到家里吃月饼了。

兄妹俩还聊了一些父亲的其他事情,小乔说自己很忙,这些事情就拜托小妹了。

小妹领命,隔三差五的来看望一下父亲,顺便给父亲换换煤气什么的。但她就是没发现父亲有什么异样,也没有发现孙奶奶再上过父亲的门。

不过,小妹又有了新发现,在一次闲聊中听别人讲,其实父亲和孙奶奶早就好上了。他们说得有板有眼,说是每天晚上十二点钟,孙奶奶就会从后门溜进乔家,和父亲住在一起。

这还得了?小妹立即把这消息告诉小乔,这下小乔也坐不住了,他连夜从城里赶回家,除了给父亲带来一些钱和生活用品,还特意一次带全家回来。老乔对小乔还算熟悉,可儿媳妇和孙子,倒是有点陌生了。

小乔对老乔动之以情晓之以礼,孙奶奶的家庭族条件不好,单就那没结婚的小儿子,就让她伤透了心。另外,她看上的是您的退伍军人待遇和银行存折,不一定会真心和您过日子的。

不可能的,你们如果是这样想的法,她说可以做婚前财产公正的,她也知道你们会有想法,所以……

爸,话是这么说,可我就是担心,以前她的性格那么泼辣,以后您能治得了她?爸,您也快70了,总不能再把一个年近70的老女人带回家?您总得顾及我们的脸面吧。如果您真要找,我可以从城里给您找一个,找一门当户对的,再怎么说也不能委屈了您……

算了,你什么也别说了……

老乔低下头来,挥手让小乔一家出去。

小乔走后,老乔泪如雨下,狠狠地关上大门,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小乔虽然走了,但是,他总对老爸总是放不下心来。因为他发现父亲变了,变得让他认不出来了。所以,他再三交代小妹,有事没事要经常回家看看,总不能大意失荆州,让老爸成了别人的礼物。

小妹执行了哥哥的嘱咐,隔三差五的往家里跑,老乔没了和孙奶奶在一起的机会,孙奶奶也觉得事情并没有她想像的那么简单,也不敢再踏进乔家一步了。

这天晚上已过半夜,小妹急急忙忙赶到老乔的住处,想找父亲拿点“行军散”,因为小儿子吃坏了肚子,老不舒服。

要不是老乔屋子里传出的对话声,小妹可能早就敲门进来了。

我们就样相依为命吧,你也可怜,没人要你,但我要了,我们一起过日子吧……今后有我吃的,绝对少不了你一口。来,乖,听话。

老乔说。

这么晚了,父亲不睡觉,还在和谁说话?看来,父亲真的电视剧看多了,真会演戏。

对了,是孙奶奶!除了她没有谁了!父亲真会做作,明里断绝和孙奶奶来往,暗地里却和孙奶奶来这手。这事要是传出去,做儿女的脸上一定挂不住的。简直是丢死人了。

小妹不再犹豫,敲门进来后,见父亲的卧室门紧紧关着,父亲拿来“行军散”后,要小妹马上回去,说是小孩子的身体重要。

这明显是心中有事,不打自招,小妹望了望那扇紧闭的房门,欲说还休。可她又不敢贸然推门进去看个究竟。

小妹回来后,马上给小乔打了个电话。

看来,父亲真要如此固执,以后这栋二层小楼,也有孙奶奶的一半了。

更奇怪的是,老乔对他们下了逐客令,从此以后不让小乔和小妹走进家门一步。理由很简单,他需要清静。既然他们不同意他的婚事,也不需要他们的任何打扰了。

这不更清楚了吗?这老爸是吃了称砣铁了心要和孙奶奶好了。

小乔是潜伏回来的,说是潜伏,就是晚上才到达村里的,根本没人知道他回来。

老乔屋子里的灯光可亮了,同样,房间里陆陆续续传来了老乔的声音。

嗯,这样才可爱,对了,就坐那,我给你弄吃的……这么肉麻的话,从一个60多岁的老人嘴里说出来,多少有点不雅。

不行,得劝劝父亲,真要孙奶奶的话,也不必偷偷摸摸的,这会让村里人贻笑大方。你不要老脸,我们可还要生活呢。

小乔不敢叫门,就到小妹家和小妹商量着对策。

突击检查!兄妹都想到这一点了。

小乔和小妹来到老乔门前时,已经是下半夜了。

半夜敲门,吓坏了老乔。老乔慌慌张张开门出来,见儿女就在自己门前,以为发生什么大事。正惊魂未定时,小乔和小妹不约而同地迅速打开了老祥的卧室。他们倒是要看看父亲是如何金屋藏娇的。门一打开,一条小黄狗狂叫了几声,迅速向他们扑来。

老乔看到这情景,马上制止了小黄狗,看看小乔和小妹的眼睛还在卧室里搜索着,他恍然大悟了,你们不让我娶孙奶奶,难道我养条小狗也不行吗?

爸,我们不是这意思,我们……

那你们是什么意思?

爸,可上次你银行卡上少5000元,这是为什么?

那是我扶持的一个贫困大学生……

爸,我们不知道,对不起……

你们不知道的事情多了,都给我滚出去……老乔指着小乔和小妹,发出了颤抖的声音。

小乔和小妹不敢逗留,狼狈地逃离。

老乔倚在门前,失神地望着正在离去的儿女。

按说老乔的事情已告一段落。可老乔就是会来事,这边和孙奶奶的事情还没了结,又传出话来说要到坟山下的老屋居住,他不想再住在石桥村的新楼房里。小乔和小妹知道后,虽然劝过几回,可老乔就是坚持,他们也拿他没办法,就由他去了。

前些天傍晚,有人在坟山上发现了鬼影,并伴随着凄惨的叫声。这还得了,坟山那是什么地方?死人的居住地!更可怕的是,坟山下那个孤独老人老乔曾经发过魔咒,说是谁也不得经过他家门口,否则,将不得好死。

坟山座落在石桥村的后山上,在殡改政策还没有实施前,村子里600多户人家,只要有人去世,就埋藏在坟山上,年积月累,坟山上坟墓比比皆是。所以,人们大多忘记了此山的本名,改称为坟山。

坟山下只住着一户人家,说白了,也就是只住着老乔一人。前段时间小乔采取强硬措施,硬是接他去城里住了一段时间,但老乔没在城里住多久又回来了。按老乔的话说,城里还没有坟山好玩呢。这边山好水好风景好,比城里舒服多了。可是,村民们发现老乔回家后,一向不大喜欢喝酒的他,却嗜酒如命了,平时他也变得沉默寡言,很少主动和别人搭话。

那么,坟山的鬼影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谁在装神弄鬼?反正目前村里人是谈虎色变,一提到坟山,谁都喉结发硬,毛骨悚然。

不可能!这是村民们的第一反应。老乔是个好老人,虽然他孤独住在坟山,可他以前也是个起穴师,说白了,就是个擅长挖坟坑的高手。之前是只要谁家有老人去世,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请老乔去挖坟坑。老乔总是有求必应,按他的话说,自己得了工钱,还有好酒好肉侍候着,何乐而不为?加上老乔之前也是老队长,为人谦和,人们对他还是很尊重的。

这天晚上9点多,隔壁的村民刘大柱去坟山看水,因为水稻田快要干旱了,如不及时浇灌,水稻就不能入浆,收成也就降低了。刘大柱刚要往回走,突然发现老乔屋后不远的地方,有一条白影子在晃动。一开始,刘大柱以为自己看走眼了,但仔细一看,月光下,那条白影子若隐若现,还快速地来回晃动着。这绝对不是人,谁也没有这么好的身手。是鬼!结合之前人们对坟山的恐慌和传言,刘大柱马上下了结论。哪有跑得那么快的人影?

那么,这影子也不是老乔,一定是鬼!

山鬼影,一下子在石桥村里传开了,再一次让人们恐惧入骨了。

这边人们正在谈虎色变,坟山的鬼影让人们望而却步,这边却发生了大命案:隔壁村里有名王大胆王雄突然间鬼神附体,差点儿死了。

联想到老乔曾经的魔咒,说是经过他家附近的人必死无疑,老乔的魔咒真的生效了。谁不知道以前王雄在看水时,曾在半夜躺上坟山上睡过觉,如此大胆的人都得了怪病,被鬼神附体了,更何况是别人。

人们百思不得其解,这怪病真的可怕,心想,这个的小村子,今后会轮到谁呢?

王雄的事情发生过后的第六天,怪事又发生了。

隔壁村上山放羊的7岁小孩乐乐,在回家后不久,也是得了怪病全身抽搐,口吐白沫。乐乐的父亲赶快把乐乐送到医院,乐乐脱险之后又讯速赶到童童家。因为童童是和乐乐一起去放羊的,他想知道童童是否也得了同样的病。

果不其然,童童此时也正在住院呢。据童童的母亲讲,童童回家后,也是浑身抽搐,口吐白沫。她发现不对劲后,联想到之前王雄的怪病,就赶快把童童送到医院。还好,有惊无险,童童也得救了。

几天后,童童出院回到家里,乐乐因为病情较重,还得住院观察几天。乐乐的父亲上过高中,他不相信什么鬼神附体的鬼话,同时他更想了解乐乐和童童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得病,就到童童家找到童童。

根据童童陈述,那天他和乐乐去坟山放羊,不知不觉地来到老乔的屋后。老乔的老屋后种了不少柑子,此时正是柑子成熟的时候。现在柑子不值钱,掉在地上都没人捡。他和乐乐发现地上掉下几颗柑子,于是,俩人你追我抢,乐乐抢了2个,他只捡了1个。当时正口渴,所以他们就吃了。

乐乐的父亲也是个不信邪的主儿,他分析,这一切根本就是老乔搞的鬼,这柑子一定有问题。他怀着这样的不甘,他来到了派出所。

派出所民警很快接受了此案,他们担心,如不及时破案,第三次怪病一定会再次发生。所以,法医决定对乐乐进行全面检查。

最后,法医在乐乐的胃里,找到了一种分秘物,经检测,这种药物为目前已经禁令使用的毒鼠强。当然,他们的胃里同样留有柑子的残渣。

这么说来,并不是什么魔咒在作怪,也不是什么神明的作怪,而是人为投毒。

人为投毒?那一定是老乔了。可这个平时看似和善平易近人的老人,并且捐资资助大学生的好老人,可能对路人下毒吗?

人们百思不得其解。

民警经过分析,决定逮捕老乔。

这天下午,当民警到来时,老乔却很平静地坐在屋前,似乎在等待民警的到来。

民警讯速在王常屋子周围进行排查,经过一番搜查,民警在柑子树下捡到几个柑子,并在老乔的里屋发现一大包毒鼠强。

没等民警问话,老乔就一一交代了。

老乔从镇上买来素鼠强,用一次性注射器,故意摘下一些柑子,把素鼠强注入柑子里,然后丢在柑子树下。谁要是贪吃,谁就是该死。因为我早就说过,从我屋子旁边经过,必遭横祸。这事不能怪我,不是我强迫他们吃的。

村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下毒手?你不觉得这样做,没有半点人性吗?乐乐才几岁啊。民警问。

我后悔啊!本来我是心情不好,想以此引起人们对我的重视,结果……我,我罪有应得。

老乔没有回答民警的话,却陷入了沉思之中。

原来,自从上次和孙奶奶的婚事失败后,老乔听从小乔的话,来到城里。来到城里后,儿子倒是孝顺,但儿媳妇就不同了。听说公公在村里搞黄昏恋,早就对他有反感。儿媳妇没几天就流露出房子小,住不下的意思,平时对老乔也没有好脸相待。于是,她也以老乔睡觉打酣吵了孙子为由,让小乔另外租间房子给老乔住。老乔一想,既然自己在城里是多余的,不如回家去,于是,老乔就又回到坟山下的小屋里。

我没有人和我说话,整天和狗说话。只有那条狗才知道我的心事。特别是过年过节时,看到别人一家欢欢喜喜的样子,我只有独自在小屋里流泪。

我心有不甘啊!

我知道自己犯了不该犯的错误,希望政府能给我改过自新的机会,我一定配合政府,好好改造……

那坟山上的鬼影又作何解释呢?民警又问。

那不是什么鬼影,是我晚上喝酒无聊时,在竹杆上绑上我的白衬衫,来回飞舞着,以前唱戏也是这样的。老乔回答说。

民警们心事重重地押着老乔,谁也没有多说一句话。老乔走在前面,一直来到石桥村的新楼房前,孙奶奶挤在前面,看着民警押着老乔,她冲到老乔面前,泪水如雨。

老乔,去吧,听从政府的安排,我等你……

我知道,那个大学生还没有给我回信呢,我不能毁了他。

孙奶奶哭中带笑,你知道就好……

老乔回过头笑笑。我很快就会回来,照顾好自己。

你就放心去吧……

孙奶奶一直朝着老乔的背影挥手……

傅友福

在《长城》《福建文学》《安徽文学》《西部》等文学杂志及其他报刊发表小说80多万字。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