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学滔《乡途》

作者:何学滔 来源:原创

失踪

颖南村出了一件大事,青山失踪了。

早晨天刚麻麻亮,春雨就惊醒了,预感到要出事,果然就出了事。前天,青山给春雨带信,说这些牛不想养了,让找个人全部处理了。牛也不多,就四头,春雨以前也觉得青山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就不要养了,但青山不听。这次青山主动要处理,春雨还很高兴。

春雨觉得要出事,是有根据的,青山这次突然处理牛,很反常。他翻身起床,没有吃饭就往山上走去。到青山的住处,没有发现青山。春雨找遍了房前屋后,没有人,也不见了青山的大黄狗。春雨在青山的床头,发现了卖牛的钱,还有一封信,大意说,进山了,不打算回来了。

春雨懵了,就算年轻人进山,风险都很大,何况青山这个快七十了的老人呢?颖南村的山不像别的地方,有人住的地方的山是小山,背后才是大山,是无人住的原始森林。春雨仔细找了找,没有发现青山私藏的猎枪。这下他确定,青山真的是进山了。

春雨搞不懂,青山这是老糊涂了还是有别的目的?这样进山,不是自寻死路吗?他不敢怠慢,马上打通了治保主任拥军的电话。拥军一听,也不敢怠慢,飞速上山赶到春雨那里。二人再次确认,青山真的是进山了。

此时的颖南村,可不像以前一样,居住人口众多。留村常住的,大多是老人和儿童,年轻人大多南下打工了。带动打工潮的人是拥军的女儿。拥军是当兵退伍回来的,战友天南海北很多,信息自然就多些。当他得知南方有很多打工机会,便亲自送女儿南下进厂,当年就拿回不少钱,翻新了房屋。村里人开始还不信,说闲话的也有,但来年很多人跟着也南下进厂赚钱了,大家才彻底信服。这样符合进厂的,全部走了,村里年轻人就很少了。拥军想组织人进山寻找,能进山的人都找不到几个。

拥军提议上报吧,春雨也没有不同意见。二人还去了青山打猎的临时落脚点,发现落脚点没有有人来過的迹象,青山根本就没有走这条路线。二人不知道到哪里去找,面对茫茫大山,任谁也是犯嘀咕的。青山住的这个队,是村里最偏远、位置最高的小队。青山是唯一没有搬下山的留守人员。他这一进山,这个队算是彻底没人了,退耕还林也彻底落到了实处。

上面接到拥军的报告,也很吃惊,但是无计可施。镇派出所来人了解了情况,按失踪登记备案。春雨始终没有明白青山为啥要这样做,唯一的希望是青山的大黄狗。如果大黄狗能找到,肯定能知道青山在哪里。但是,这一丝希望,在十天后也彻底破灭。

那天,有人通知春雨,说青山的大黄狗出现了。是在半山腰地里干活的人发现的,当时听见有狗叫,才发现气喘吁吁的青山的狗。大黄狗找到人后,又急又累,叫了片刻,就一头倒地不起,死了。大家分析,可能是青山遇到危险或者不行了,大黄狗是回来找人帮忙的。如今狗死了,就无法知道青山在哪里了。

等春雨赶到见到大黄狗时,大黄狗早死了。最后的一丝希望破灭,他又气又急,竟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大家都知道青山与春雨的关系。以前二人来往是很少的。春雨的母亲离开青山跟了春雨后,春雨就经常看望一个人住在山上的青山,来往竟变得频繁起来。二人经常谈啥,外人不知道,二人也从来不对别人说。青山岁数越来越大,春雨明白会有那么一天的,但是青山这样的离开方式,春雨搞不懂,也接受不了。如果青山真的死了,他可以找到青山的尸骨好好安葬,可是现在上哪里去找呢?山里野兽多,独自一人的青山凶多吉少,就是找到了地方,恐怕早就被野兽吃了吧。

乌鸦口这个山头是村里的制高点。站在山头上的那块巨石上,视野辽阔,一览无余。自从青山进山后,春雨经常来乌鸦口,带上望远镜,四处看看。他的心思,大家都明白,但是没有人劝他,不是大家没有同情心,实在是找不到理由啊。

南下

改革开放的大潮,席卷全国,终于也刮到了颖南村。颖南村的劣势如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唯一的优势就是廉价劳动力。以前见面是闲聊侃大山,现在见面,聊得最多的就是在哪里干,收入如何。说来也奇怪,以前几个人长年累月干的农活,现在一个人就搞定了。效率的提高,与其说是接收新信息造成的结果,还不如说是特定环境下,为了生存,人类智商的高度发展和潜能的不断开发。打工潮卷走了年轻劳动力,剩余劳动力发挥了最大潜能。起早贪黑成了常态,女人干上以前只有男人能干的农活,也不是啥稀奇事。

春雨决定南下打工,与老婆贵枝有关。

春雨的商店,开始生意很好,后来别人跟风也开商店,这块蛋糕就不够分的。贵枝整天看店收钱,轻轻松松就赚钱,没事还可以与自己的宠物泰迪犬玩,生活很惬意。当村里大姑娘小媳妇南下打工,过年回家都穿着时髦的新衣服,说一些外地话,贵枝就眼馋了。倒不是她买不起,而是外面的世界太吸引人了。商店生意越来越不好,贵枝就找由头与春雨吵架,中心思想就是想南下打工。还说她为了这个家,想去打工有啥不对。春雨懒得与她吵,觉得现在生意不好,都耗在家里也不是长久之计,就答应了。

刚开始,贵枝与村里人进的是同一个厂,但是后来就跳槽了。春雨在家没少听到从南方传来的闲话。颖南村的人南下打工,基本上都在一块,后来各人接触信息多了,慢慢就分散了,但基本上离得都不远。毕竟南方工厂多,工作好找得很。这样也就给贵枝提供了很多便利。

贵枝的过去,在颖南村不是秘密,当年她与货郎私奔后被找回来,大家免不了指指点点。后来春雨商店开业,贵枝过上了富日子,有些娘们就有点忿忿不平了。如今贵枝胆敢整点事,她们就添枝加叶地传给春雨,就看春雨怎么办。

春雨给贵枝打电话,贵枝从来是报喜不报忧,说起换工作,就说不合适,干不来,只要挣钱,干啥不是干。春雨也没辙,听之任之吧。后来大家传得有模有样,加上窝在村里真的没有发展,春雨就决定南下打工。

贵枝对春雨的到来很反感,觉得是春雨不信任她,所以对春雨的到来,爱理不理的。春雨不管,也不进贵枝的工厂,自己找的工作,但是不住宿舍,要求贵枝一块租房住。贵枝有一百个理由也推辞不掉,只好不住宿舍,搬了出来。

大家一般住宿舍,在外租房的也不少。只要休假,大家就会凑到一块,买菜自己做饭吃,做那种家乡味的饭菜。每次出门,大包小包背的基本上都是家乡的菜,最好拿也最受欢迎的是三种东西、腊肉、豆粑和酸菜。腊肉是年猪肉,过年宰的本地猪,加盐晾干,能放很长时间,方便存放和携带。豆粑是一种米制品,将大米浸泡一天一宿,豌豆绿豆等豆类,去皮,浸泡二天一宿,之后按比例混合,有时还视情况加点小麦粉,混合物用石磨磨浆待用。铁锅用磨刀石打磨几遍,用肥猪肉擦出光面备用。每次用一点菜籽油擦锅,一瓢浆,用刷子摊成一张饼,出锅放凉,卷成卷,用剪刀剪成小块后晒干即可。做这个必须掌握好火候,开始要大火,出锅要小火,火要均匀,不能聚堆,否则会烧煳了。最好的柴火是松针叶,一锅一把,要大火时马上燃烧,要小火时正好烧尽,是做豆粑的绝配。这种豆粑,可以常温存放一年而不坏,也是农忙季节的快速食品。至于酸菜,与各地都差不多,就是每人做出的酸菜,味道大同小异。

春雨这次南下也带了很多吃的,加上他这人比较好客,所以出租房里经常人来人往。身在外乡的人,无论走到哪里,永远也忘不了家乡的味道。熟悉的饭菜一入口,让人感觉瞬间就回了家,那种滋味,是每个异乡人都能体会到的。当然,在外地不可能做出那种原汁原味的家乡味,但是,这种将就对外出打工的人们来说,影响微乎其微。家乡的食材,再结合外地的烹饪方法,好像又找到了食材的新生命。而本地人接到外乡人送的稀奇食材,仿佛在自己的味蕾上增加了新的滋味。就是这种互相碰撞和交融,极大地丰富了人们的生活。

开始,贵枝对这种热闹,还很得意,感觉又找回了那种坐在云端的滋味。后来,渐渐地,她就感觉到麻木和枯燥。尽管她很少做饭,一切都是春雨在张罗,她还是渐渐产生了厌倦,所以对大家的到来就爱理不理的。宁吃笑脸粥,不吃哭脸肉。这是待客之道,乡下人都明白的道理,也是乡下人的志气和自尊。大家都发现了貴枝的变化,登门的次数就越来越少。要不是看春雨的面子,就冲贵枝,是没有人登门的。

伤痕

春雨找的工厂是一个金属配件加工厂,这样的工厂在当地比比皆是。大点的叫工厂,小点的只能算是家庭作坊了。在一切向钱看和时间就是金钱的影响下,只要赚到钱,其他的都可以让步。这种意识的存在,加上安全意识的淡薄,血淋淋的事实就悄然而至。

在春雨进厂快半年的时候,他的车间发生一起安全事故。亲眼所见这样的事,还是给他极大的震撼和思索。

那天中午快下班的时候,春雨隐约听到一声“啊”的惨叫声,便抬头四处看,就发现离他第三排的机器上不对劲。这个车间是计件制,每人看一台庞然大物一般的机器。机器的噪音,计件报酬的诱惑,让每个人一上班就是低头频繁操作,很少顾及别的事。春雨听力不错,听见声音不对,就敏感上了。

当春雨发现不对劲时,马上停了自己的机器,大喊一声“出事了……”只见第三排机器上,看机器的人趴在机器上不动,头部被卷滚卷入,已压成糊状,脑浆四溅,鲜血染红了半个机器。春雨是第一个跑上前的,一看这个惨状,差点晕倒,转身就吐了。旁边机器上操作的人,是听见春雨的喊叫声才知道的。大家应该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这样血淋淋的场面,都惊呆了,当然吐的人不少,很多人中午饭都没有吃。

这是春雨第一次近距离见到这样的伤亡,其实在家时,也听说过很多类似的事。听说的都是传来传去的不同版本,最直接的伤亡实例,是本村二愣子的事。那时,春雨还在老家开商店,二愣子早早就外出打工了。二愣子当然不是真名,叫这个名足以说明二愣子有多愣。他脾气火爆,血气方刚,曾经因为要开个证明,村里管公章的干部说等一会儿,把田里的农活干完就回家给他办,他不听,赶到田里把人家揍了一顿。

二愣子如何受的伤,版本很多,最可信的是这样的。二愣子在采石场干活,经常要炸石头放炮。有次遇到了哑炮,大家觉得再等等。二愣子等不及,说肯定哑了,没事了。于是,他直接走出了掩体,说去检查看看,刚走到半道,炮响了,被石头砸中,人事不省。送医院抢救,人是救过来了,也废了,半身不遂,大小便失禁。开始老板还送了医药费,后来一看这情况,跑路了,找不到人。没有钱就无法住院康复,也无法干活,大伙凑钱把他送回了老家。回了家的二愣子只能整天躺在床上,是他可怜的老娘照顾一日三餐。后来,靠乡下的中草药慢慢调理,二愣子用两张矮板凳当腿,慢慢挪着也可以出门。说这是好事,偏偏就是这个,要了他的命。那天,二愣子告诉老娘,说邻村有人还欠他的钱,他得去要回来。老娘见他四处挪动,也没有事,就由他去了。没想到,去那人家里的路上有条很仄的河沟,估计是一下子没有过去,一滑,就掉进下面的深沟里。二愣子本身就行动不便,掉下去时正好头别住了动弹不得,就憋死了。

大家一谈论二愣子的事,都说要是没有去打工就好了,但有人说这是命。春雨从来不参与这样的探讨,但是对这样的伤亡案例倒是有所思考。如果说二愣子的死是个模糊的概念,现在这样的场面,足够春雨醒悟的。他对此事还是有认真总结过的。这次事件,死亡的人是个二十八岁的小伙子,赶时髦留着长头发,嫌热偷偷摘下了帽子,导致长头发卷入机器齿轮,从而酿成大祸,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这次事件对春雨触动很大,他思索了几天,写了两封信,一封是安全防范措施意见书,给工厂老板的,一封是安全倡议书,给全厂人员的。他结合机器特点,制定许多安全防范措施,还有安全操作流程。同时,对大家提出倡议,珍爱生命,安全生产,如果工厂不排除现有安全隐患,改善现有工作条件,建议大家辞工。有理有据,声情并茂。春雨的两封信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极大反响。工厂老板对这个入职不久的春雨也很感兴趣,一是春雨的安全措施可行有效,二是没想到春雨的倡议书得到了大家的高度认同,很多人声援春雨,说不改善将马上辞工走人。老板马上召见春雨,谈了半天,立刻任命春雨为安全主任,负责全厂车间的安全检查,待遇等同副厂长。这个意外收获,是春雨没有想到的。

私奔

春雨突然升官,还有点不适应。大家都来祝贺,既佩服又嫉妒。只有贵枝无所谓,说不上欢喜也说不上失落,好像此事与自己关系不大一样。

春雨这次南下,说是为了贵枝,其实也不尽然。他觉得老是待在家里就是坐井观天,出来走走还是有好处的。他经常与拥军聊天,拥军知道天南海北的信息,对他来说就是吸引力。其实从心里讲,他还是喜欢待在乡下的。

贵枝的变化,春雨不是一点不知,就是懒得看。贵枝搬回来住了一阵,后来说加班晚了,在厂里洗澡住宿舍方便,有时就不回来住。春雨也无所谓。她不回来,自己还不用去接,乐得轻松。贵枝不想回来住,还有个原因,耽误她上网聊天。

都快两个周了,贵枝既没有回出租房也没有联系春雨。春雨很奇怪,一打听,贵枝请假了,根本就没有上班。这个情况,很突然。本来春雨是有心理准备的,但真的发生了,还是有种莫名的心痛。

一周后,贵枝回来,对春雨说是与朋友一块去玩了。春雨问哪个朋友?贵枝不说。春雨再问,贵枝就火了。贵枝嚷嚷道,我就不能有个朋友吗?现在都啥年代了,還不能有点隐私呀?你这样问来问去,啥意思?

贵枝发火,春雨一点也不火,这点很出乎她的意料之外。春雨说,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干吗去了,不就是那个男人吗?你有本事就叫他过来,我们一块谈谈,你要觉得他好,我就与你把手续办了,你追求你的爱情去吧,我还真不拦你,如何?

贵枝愣住了,春雨的话是她没有想到的。其实春雨心里也没有底,那个男人啥的,都是他自己猜的,诈贵枝的。贵枝喜欢上网聊天,不是有很多人吗?肯定男的不少,所以就随口说了。可这个贵枝不知道,她还真以为春雨知道这段时间自己去干吗了。春雨猜得一点没错,贵枝真的是与男人约会去了,男人就是网上认识的,非得见面,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二人同吃同住同玩,这几天玩得很惬意。男人比贵枝小很多,贵枝就虚报了自己的岁数,还说自己是单身。男人对贵枝很感兴趣,非要娶她。贵枝就乐得和吃了蜜一样甜,但是没想到春雨会对她这个态度,她心里的天平就全偏向了男人那边。

贵枝也不是省油的灯,明知理亏,还想倒打一耙。她说,你少冤枉人,我不就是上上网吗?哪里出来男人了?是你自己觉得当官了,身价不一样了吧,是不是看上哪个小姑娘了?好,老娘成全你,你说办就办,我还怕了你不成?

春雨摆摆头,贵枝第一次与人私奔的情景浮上心头。那次要不是母亲,二人可能不会过到现在。他觉得自己给贵枝机会了,没啥不对的。女儿香香都那么大了,你还要闹啥呀?贵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行,那就办。

二人就办了离婚。终于单身了的贵枝,迫不及待地找那个男人去了。大家都来安慰春雨,说那样的女人不值得,走就走,没啥可惜的。有的说早就该甩了那个狐狸精,就那个样子,啥稀罕的?晚上有需要,自己愿意来陪他。有的还趁机介绍对象,说自己妹妹刚丧偶,可以见面看看。弄得春雨哭笑不得,连连摆手道谢。

自由了的贵枝心情舒畅,迫不及待地去找那个男人。处了一段时间,男人一点结婚的意思也没有。贵枝自己上班挣钱还得给男人花,后来一打听,像贵枝这样的女人,男人同时处了好几个呢。贵枝气得不行,马上甩了这个,又找了一个。后面找的这个对她开始很好,没想到,没过几天就把她骗到河南,转手卖给别人当老婆。过了半年,贵枝才找了个机会逃了出来,没脸回老地方打工,便换了地方。当然,这些事,春雨是不知道的。贵枝走后就没有与他联系,他无法知道这些。就是在后来,春雨回村发展,贵枝回去找过他,希望复婚。春雨没有答应,但看她混得不好,就给了她一些钱。这是后话,不提。

南归

春雨走马上任不久,发觉自己还真有点当干部的天赋。他走遍了每个车间的边边角角,看了每台机器的操作规程和实际演练,找到了许多安全漏洞,有针对性地制定预防措施。当然,这些措施势必影响大家的计件工资,但是有这个血淋淋的事例,大家配合程度还是很高的。其实当时老板提拔春雨,是有私心在里面的。春雨的倡议书很煽动人,如果人都走了,订单咋办?稳定人心比较重要,就顺水推舟抬高了春雨。

有了安全措施,加上每天的安全教育,大家安全意识大大加强。老板对春雨的工作很满意,但是后来订单一多,有人就嫌这些措施影响效率,有人希望从简些。春雨不让步,就是老板来劝,也没有用,气得老板直嚷嚷要开了他。

春雨没有等老板开他,自己便辞了职。有家服装厂老板找上了他,要春雨去他工厂当厂长,待遇优厚。春雨有点动心,加上贵枝与他离婚,他想换个环境,就答应了。当了厂长的春雨,担子更重,收入也更多了。视野开阔了,事情也多了,就感觉能力短板越来越大。他便学会了上网,但不是像贵枝一样聊天,他上网只是找资料学知识,难怪熟悉他的人,对他又刮目相看了。

尽管在外地顺风顺水,春雨一直没有放下颖南村,他觉得自己离不开那片土地。颖南村的变化也一天天在发生。昔日热闹的村小学,如今就剩3个学生,计划彻底取消并入邻村。户户通的公路只修到了半山腰,因为山上已没有人住了,就是半山腰的人家,还计划搬呢。如今沿着平坦的公路,盖起来一栋栋各种各样的农家小别墅。说起盖别墅,最早的一家是没人看上眼的强叔盖的。强叔的老房子实在不行了,必须重盖,就一步到位改了个新式样。强叔也是打工,但不进厂,说那样的活干不了。他自谋职业,捡垃圾,自由自在,天天进现钱。当强叔的别墅竣工时,着实让大家眼前一亮,也吸引了很多效仿者。

春雨决定回村,源自拥军的几次电话。

拥军经常与春雨联系,彼此很谈得来。拥军知道春雨喜欢待在村里,只要有机会,总是第一时间通知春雨。这次拥军非常高兴,觉得这个机会非春雨莫属。原来,老支书出事了,无法任职。老支书比狐狸还精,抓住一切机会给自己找好处,终于露馅了。以前镇上给的贫困助学金,他自己孩子用。等自己孩子上高中用不上了,就转手给那些自己用得上的人。真正贫困上不起学的家庭,根本就享受不到。这样的小事,多了。当然,为了保住村支书的位置,他也是千方百计想办法找出路。这次出事,是村里弄的所谓“大开发”工程。这个工程就是卖地盖房,将进村公路两边平坦的地方全部变成楼房。村里负责平整土地,为此还填了一口池塘,占了很多农田。平整好的地按平方卖地皮,收入归村里支配。上次修路,老支书捞的油水不少。这次有更大的油水,老支书还能放过?胃口太大,吃得太多,最终东窗事发。

拥军觉得老支书干不成了,春雨合适。可是春雨对这个一点兴趣也没有,都推辞了好几次。拥军也外出打工了几年,觉得在外面住不惯,还是村里舒坦,就回村了。他知道春雨也喜欢住村里,这次机会也合适,为啥不干呢?所以,他一面做春雨的工作,一面还游说镇上的干部,说颖南村要发展,必须找个好的带头人,这人就是春雨,人家管一个工厂都绰绰有余,还在乎这个小村子?就怕人家看不上眼。镇上的干部还真的动了心,主动打电话给春雨,弄得春雨左右为难。

春雨回村是在老支书出事后第二年的事,但他没有接手村支书。他有自己的想法,想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一回事。毕竟到这个岁数了,再不去做自己想干的事,可能就没有机会了。为此,他与老板谈了自己的想法。老板很開明,也挺支持,支持的办法就是给钱。老板说回去创业肯定需要钱,我给你,当借给你也行,当入股也行。老板这样想的,如果赔了就当入股了,如果赚了就当借的。但春雨想的刚好相反,两人总是这样给对方考虑,也难怪彼此会合作那么久。

游龙

在颖南村,有一个传说。这个传说,春雨是听老人说的,老人说也是听上辈人说的。龙是中国等东亚区域古代神话传说中的神异动物,为鳞虫之长。常用来象征祥瑞,是中华民族等东亚民族最具代表性的传统文化之一,龙的传说等龙文化非常丰富。但是,老人们说,在颖南村就住着一条龙。从前,有一条龙经过颖南村时,见这里群山巍峨,风景秀丽,加上有点累了,就压下云团,降落在山上一块大石头上,一会儿就睡着了。后来,这块龙休息过的石头上,就有一个奇怪的图案,极像一条游动的龙。

春雨知道这个传说,从来就没有往心上去。青山失踪那年,春雨经常在乌鸦口用望远镜四处看,他就发现后山那块最大的石头上,真的有像龙的图案。图案中龙的四肢很清晰,头部很模糊,似乎钻进旁边的竹林里面去了。那时,他心里想着青山的安危,没有多想,现在回想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其实,每年过年回家,他都要去乌鸦口,四处看看,每次看,那石头的图案就越来越清晰。

这次回村,春雨说要承包山上那大片山,住到山上去,大家觉得他脑子坏了,一定是中了青山的毒。当年所有人都搬下山了,只有青山住在山上不搬。如今谁还往山上想呀,不是脑子坏了还是啥?但春雨不理会这些,他有自己的想法。

春雨心里的蓝图是这样的。他计划把传说中的那条龙找出来。他想在山上建一个原生态农庄,吸引城里人来游玩。那些无人住的老房子,找几间合适的修缮一下,对城里人来说,是个稀奇景点。乌鸦口那个山头,修一个凉亭,安上望远镜。通过望远镜,就可以看见那条龙。那龙头如何处理,他也想好了,计划把那片竹林扒开,如果有最好,如果没有,就人工雕个龙头。最主要的是路,需要把修到半山腰的公路,修到山顶,这是个大工程。山上很多地方可以利用,比如以前用作蓄水种庄稼的池塘,可以养鱼办个垂钓园。根据不同地块,分养殖区、种植区、拓展区等。总之,城里人来了,有看的,有玩的,有吃的,有住的,休闲度假非常合适。这个休闲农庄,名字他都想好了,就叫游龙谷。

春雨不理会别人的眼神,说干就干。他把自己的房子抵押给银行贷款,把几年打工存的钱全部拿了出来,招兵买马,轰轰烈烈就开工了。女儿香香非常支持春雨,她运用自己的设计特长,出谋划策,还把游龙的传说编成故事,在网上大肆宣传游龙谷。

经过三年的建设和不断完善,如今的游龙谷生意如火如荼,火爆异常。大家来看看游龙,看看风景,吃吃原生态的猪肉和跑山鸡,绝对是一种享受。如果愿意,还可以住一晚,体会一下在天然氧吧中熟睡的幸福。很多企业把安全教育培训也拉到游龙谷,既做拓展培训,又可以休闲观光,一举两得。

当初怀疑春雨脑子进水了的那些人,这次是彻底服了。游龙谷的开业,需要很多人,解决了村里人在家门口就业的问题。春雨有多年管理经验,管理农庄轻车熟路,在各岗位上安排合适的人,一点也不忙乱。开业时,老板还专程过来祝贺,对游龙谷很满意。其实,春雨当初与他描绘农庄的前景,他就很有信心,这个信心源自以前来过乌鸦口和商人的嗅觉。那时来村,是为了留住工人。老板跟春雨他们来村里过了几次年,挨家挨户去拜年,很温暖乡下人的心,大家自然就不好意思换工厂了。风水总是轮流转,以前是打工仔求着工厂工作,后来是工厂求着打工仔来工作,这个变化来得太快了。

春雨有空闲时间,他就喜欢坐在乌鸦口那个凉亭里,四处看看。看到山庄人来人往的热闹场景,仿佛儿时那个热闹熟悉的乡村又回来了。那时各家守着一亩三分地,按季节时令耕种,粗茶淡饭,日子也是一样过着。

春雨总喜欢往原始森林那边望,没人知道他心里咋想的。是因为青山吗?春雨自己也不确定。当年,母亲改嫁青山,他对青山是恨的,那种夺走亲人的恨。后来,母亲甩了青山,他又开始同情青山,觉得青山也是很可怜的。所以,他会经常找青山喝酒聊天。有时他自己也寻思,会有那么一天,自己也像青山那样,走进那片森林吗?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