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池墨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树是村庄的灵魂,村庄是树的依靠,它们总是相依为命!

虽然浓荫蔽日的地方未必就有村庄,但有村庄的地方肯定有树,在树木的遮挡下,村庄才能显得宁静、安详,像一位老人,坐在门前,晒着日光,享受着生活的温馨与宁静。然而,现在的苏北农村,树种比较单一,很多村庄清一色的意杨树,很难看到其他树种。意杨树之所以能够得到推广,普遍栽植,就是因为它成长期较短,只要十几年甚至几年时间就能成材,就可以上市交易。

这种单一的栽植结构破坏了树木的生态环境,也给人们带来了烦恼。每年春夏之交,意杨树扬花季节,大量的棉絮随风飘荡,像下雪一样在空中漫天飞舞。人们为了躲避意杨棉絮的刺激,不得不戴上口罩。有的人对意杨棉絮过敏,每到这个时候,都不敢出門。可以说,近年来因为意杨树的大量栽植,造成了生态环境的破坏,也给人们带来了极大的困扰。有人为此建议,淘汰意杨树。这种意见值得地方政府及老百姓参考。

小时候,农村树种可不是这样单一,那时候的农村树木品种繁多,可以说是应有尽有。记忆里的村庄生长着许许多多的树,杨树、柳树、洋槐树是最常见的,还有榆树、槐树、枫杨、橡树、桑树、泡桐树,果树则有桃树、杏树、梨树、枣树、樱桃树、栗子树、柿子树等。这些品种不同的树,为村庄撑起了一把大伞,组成了一个绿色的世界。每到春天,有的树就开满了花,可谓是百花齐放,姹紫嫣红。而因为树种不同,开花的季节也不同,花期的绵延,让整个村庄都笼罩在花的海洋中。

最早开花的是樱桃树,每年春天,它是第一个开花的,在小草刚刚发芽的时候,樱桃树就蓄谋着开花了,樱桃花往往是在人们不经意之间,一夜间就绽放了,在樱桃花绽放的刹那,天似乎一下子就亮了起来,整个世界都显得明亮、鲜艳。随后,杏树、桃树争相开放,让整个村庄都溢满了香气。

而洋槐花树开花则要到春末夏初,等到那些果树花一树树落尽,洋槐花就要开了!洋槐树虽然长得丑陋,但是,它的花却是香气最浓的,洋槐花开的季节,整个村庄都沉浸在洋槐花的香气中,呼吸着这样的空气,真的是心旷神怡。一个村庄不要多,只要有三五棵洋槐树,它的香气就能覆盖整个村庄,如果有很多很多的洋槐树,这种香气则会更加馥郁,香气传播得也会更远。每年春天,村庄里的这些树们就会百花齐放,红的、白的,间隙衬托着绿叶,让村庄变得美丽无比。

洋槐树也是最普通的树,即使在首都北京,也被广为栽植。文学大家张恨水在他的散文《五月的北平》里这样描写北京栽植洋槐树的景象:“尤其槐树,不分大街小巷,不分何种人家,到处都栽着有。在五月里,你如登景山之巅,对北平城作个鸟瞰,你就看到北平市房全参差在绿海里。……白色的洋槐花在绿枝上堆着雪球,太阳照着,非常的好看。”然而,近年来我村洋槐树已经濒临绝迹,让人喟叹。

柳树是我们喜欢的一种树,我们那里有一种习俗,就是清明节家家门前都要插柳。春天到了,柳树吐绿,垂下了千万条枝条。枝条上冒出嫩嫩的芽,随着时间推移,这些芽就变成了绿叶。

每到清明,我们就会去采折柳树枝条,将枝条插到门和窗户上方的屋檐下,这种习俗一种延续着。据说,清明插柳有一种说法:原来中国人以清明、七月半和十月初一为三大鬼节,柳在人们的心目中有辟邪的功用,人们为防止妖魔鬼怪的侵扰迫害而插柳戴柳。北魏贾思勰《齐民要术》里说:“取柳枝著户上,百鬼不入家。”难怪清明插柳成为传统习俗,原来具有驱魔辟邪的作用。清明是鬼节,此时又恰好是柳树枝条发芽的时节,人们自然纷纷插柳戴柳以辟邪了。据说,清明插柳这个习俗早在唐代就有了。那时候人们认为三月三在河边祭祀时,头戴柳枝可以摆脱毒虫的伤害。宋元以后,清明节插柳的习俗非常盛行,人们踏青玩游回来,在家门口插柳以避免虫疫。其实,清明插柳既是为了辟邪,同时,家家户户门前插上的绿色的柳枝,也妆扮了整个村庄。每年清明一到,农村家家门前垂柳轻拂,让整个村庄都焕然一新,这是一派多么美丽、多么富有诗意的景象!

小时候,我们庄子上有一户人家有一棵橡树,橡树的果实是小橡子,小时候我们经常去橡树下捡小橡子。用刀将小橡子里面的肉剜出来,然后在一头开一个洞,在中间再挖一个洞,形成九十度角。然后用中空的竹子插进一头的洞里,就做成了烟袋锅。将香烟插进小橡子中间的洞里,点燃就可以像烟袋锅一样吸烟了。有一种树开的花像小蜜蜂一样,开始我们一直不知道这种树叫什么,后来查阅了书籍才知道,这种树叫枫杨。还有栗子树,每年秋天栗子成熟了,栗子就会掉落下来,掉落下来的栗子一般都是熟透了的栗子,都裂开了口,我们可以看到栗子像小宝贝一样乖乖地躺在栗子包里,非常可爱。栗子壳像刺猬一样,一不小心手就会被它的刺扎伤。所以,对于栗子,我们是又爱又恨。还有苦楝树,我们称它是“年枣树”,苦楝树的果实很像枣子,但是比枣子小,也不能吃,但结满了果实的苦楝树一样能吸引我们的目光,它的种子有时候会变成我们玩耍时攻击对方的“子弹”。至于果树也有很多,最常见的是杏树、樱桃树,柿子树,还有桃树。桃树又分大桃和毛桃两种。所谓的大桃,就是桃子表皮比较光滑,桃子个头又大。而毛桃的表皮则长满了绒毛,果实也比较小。所以,大桃比毛桃更有食用价值,也更受到我们这些小孩子的喜欢。小时候,在村庄边上,有一户人家有一棵柰子树,上面结满了小柰子,让我们很眼红。在麦子将要成熟的时候,小柰子也就可以吃了。那时候我们经常到柰子树下玩耍,眼馋地望着树上的小柰子,希望它们能自动掉下来。

以前,农村生长的树木品种繁多,是因为那时候人们还没有把树木当商品,所以树木们可以自由自在地生长,不担心被人随便砍伐。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树木变成了商品。树贩子穿行在乡村,在村庄高喊哪家卖树了?就有一批批树木被伐倒。后来,因为很多树木生长缓慢,人们就不爱栽植了,导致一些树种遭到了淘汰,退出了村庄。有一段时间,泡桐树由于生长速度比较快,成为农村风靡一时的树种。泡桐树又被人们称为“五年抱”,意思是生长五年就可以长到够一个人搂抱那样粗了。然而,因为泡桐树根系不发达,树根扎进泥土很浅,树木根部四周缺少护卫根须,所以非常不抗倒伏。夏季一场暴风骤雨,被吹倒的多数是泡桐树。泡桐树因为生长周期短,木质又比较疏松,因此经济价值不大。后来慢慢地,泡桐树被市场淘汰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杨树又成为农村的新宠。现在,苏北农村到处都是杨树,有的地方还被称为“意杨之乡”,可见杨树栽植之多。因为杨树生长期短,经济效益快,所以人们大力栽植,结果导致其它树种急剧减少。杨树的普遍栽植也破坏了生态平衡,每年春夏之交,杨树花泛滥,杨絮在空中四处飘舞,危害了人们的身体健康。有人对杨絮过敏,也对杨树避之不及。

农村单一栽植杨树带来的危害,越来越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很多人建议淘汰杨树,可是,在追求经济利益的今天,人们能听得进去吗?宋代诗人辛弃疾在《青玉案》写道:“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这里的花千树,形象地描述了树枝繁多的景象,东风催开的不仅是很多棵树的花,更是很多品种的树的花。这是多么美丽的图景!可是,现在的农村,什么时候能回到过去的那种图景呢?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