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耀宗《好印象》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柳局长的办公室正对着机关大院。

柳局长的办公室在底层。

柳局长觉得底层办公好处多,一进机关,几步就到了办公室,多快捷;人家来找自己,不用登楼,很方便。他的办公室坐北朝南,宽敞、明亮,窗外绿树成荫。他一下子喜欢上了这间屋子。

柳局长习惯敞开门户办公。每天一上班,他便把外头的玻璃门和里面的实木门两扇门打开。坐在办公室,从机关进进出出的人,尽收眼底;谁迟到早退,他都一目了然。

由于柳局长不苟言笑,一副不怒自威的样子,下属们都很怕他,谁也不敢懈怠,不敢偷懒,更不敢迟到或中途早早溜号;见到他,都唯唯诺诺,就像老鼠见到猫一样,敬而远之。

看到大家敬重自己,柳局長的自我感觉良好:当局长就要有局长的样子,如果整天嘻嘻哈哈,成何体统!没有人敬畏,自己何以树威信?

底层好是好,但事物往往都有两面性,有利有弊。由于柳局长的办公室朝着机关大院,从外面进来的人,第一眼就能看见他的办公室。

先是外头进局机关来找人或办事的,进了院子后,就朝这间没有挂局长室门牌的屋子闯,或大大咧咧,或嗓门特大:“我找张三,这小子在哪个办公室?”或者说“我寻李四,这个龟孙躲在哪个角落?”门也不敲,连起码的礼节都没有,这让柳局长很不舒服。虽不高兴,但他不敢表露出来。

后来连送快递的、收废品或旧书旧报和搞推销的,也走进他的办公室。甚至有身穿袈裟不知是真和尚还是假和尚的前来“化缘”。

柳局长大吃一惊:真是乱套了!这些人是如何进来的,门卫是干啥的,怎么可以随便让他们进来呢?因为他上任才一个多月,有些事情还不太清楚。他找来局办公室主任了解情况,主任苦笑起来,道出实情:从前任的前任局长算起,由于办公经费吃紧,为节约开支,局里一直没有专门请门卫或保安,干部职工每人配一把大门钥匙,平时谁先来单位,谁开门;节假日大家轮流值班。实际上,平时大都是局办公室的人开锁大门。

为排除干扰,柳局长干脆把外头的玻璃门关上。可还是有外人进来打扰。

他本想发火,对这些不速之客难看的脸色,可转眼一想:在下属面前可以板着脸孔,可在这些外人面前切忌鲁莽!现在上头对机关作风正抓得很严呢!听说,最近,经常有暗访组微服私访,或扮作小商贩,或充当办事的群众,突然闯进机关单位,暗访作风情况。他们身上都携带着微型摄像机,万一让他们拍进去了,那就麻烦了。谁晓得这些人当中有没有暗访组扮成的?如果自己拉长着脸,呵斥对方,这不是让人家逮个正着吗?一不留神会便成为“门难进,脸难看”反面典型,或被通报批评或在网上公开曝光;名声一臭,还能当这个局长吗?别阴沟里翻船!

柳局长脑子反应很快,他板着的脸马上换成笑脸,热情地问好打招呼,还站起身来,倒茶递烟;如是打听张三或李四的,他便告诉对方在几层几号房;对方是来办事的,则告知或指引对方找A股室或B股室办理;送快递的、收废品或旧书旧报和搞推销的,他笑眯眯的,让对方上二楼找局办公室处理;身穿袈裟的,他自掏腰包拿出或30元或50元打发对方。

依然不断有人来打扰。柳局长觉得很烦恼,便产生了搬办公室的念头。搬到四楼前任局长办公室?绝对不行!听说前任局长是因患抑郁症自缢身亡,这件事让他不由打着冷战:那间屋子多晦气!柳局长接任局长时,以“上下楼既辛苦又麻烦”、“寒暑不登楼”为托词,将局长室搬到底层。现在,又要搬,别人会不会说闲话?

要不,干脆搬到副职那里去?可四个副局长每人都有一间单独的办公室,自己搬到他们当中的任何一间都不合适,还会扰乱他们原有的宁静。罢了,还是先将就一下,以后再作打算。当务之急,就是局里得尽快聘请保安。

眨眼工夫,便到了年终。县里对包括柳局长所在的S局在内的全县行政事业单位进行考核,其中有一项很重要的内容——采取网络投票,让群众和社会各界对各单位进行公众满意度测评打分。

网民参与投票的热情和积极性很高。一看S局的名字,曾来过S局找过张三和李四的那些人和办事的群众,马上有了好印象:这个单位很不错,尤其是底层那个办事员对人和气热情!他们毫不犹豫给S局打了满分;送快递的、收废品和旧书旧报的、搞推销的,都是热心网民,对S局也颇有好感,爽快地给了S局满分……

经网络投票,S局的公众满意度测评分数遥遥领先,在全县186个行政事业单位中排行第6名,打破了S局历年来满意度测评“坐壁角”、名列倒数的历史。

这让柳局长出乎意料:太阳从西边出了!他先是不相信,继而是大喜:还是我柳某人领导有方!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