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目光》凌寒散文赏析

作者:凌寒 来源:原创

一直看着儿子转过街角,我才收回目光。

儿子今年初四,背上的书包沉甸甸的。他低着头,上身微微前倾,甩开胳膊,走得很急。有时,我会陪着他走一段路。到了路口,他说:“妈妈,你回去吧!”然后,大步流星急匆匆往前赶。我知道他的脑子里可能塞满了反感的数学题,写得不很满意的作文,有趣的化学实验,或者早已站在教室门口严厉的班主任,趣味相投的几个哥们,邻桌秀气的女孩子等等。

但,就是没有我。

所以,他一次也没有回头,不会知道我站在路口,一直看着他,看着他的身影在晨光里渐行渐远,成为一个小小的点,终于融入来来往往的行人中。当然,他更不会知道,不陪他走的每个早晨,我都站在窗前,目送他转过楼角。

小时候不是这样的。幼儿园就在家门前,早晨,我站在窗前目送儿子。100米多的距离,小人儿一会儿用脚和石子做游戏,一会儿蹲下来问候路上忙碌奔走的蚂蚁,不知何时手上又多了一根树枝挥舞。不论做什么,我都像一块磁铁吸引着,他经常抬起头来看看我,有时和我笑笑,和妈妈目光相会,他一定十分快乐开心。

小学也在小区内,我仍然每天站在阳台上目送儿子。这时蚂蚁、树枝已经牵绊不住他的脚步,他总是蹦蹦跳跳很快就跑远了,只偶尔匆匆回头看一眼阳台上的我。

四年级时,他参加了一个夏令营,要到青岛两天。那是儿子第一次离开我,虽然知道老师们会安排好一切,但还是放心不下,急匆匆赶去火车站送他。他站在队伍中间,正手舞足蹈兴奋地和小伙伴说话,突然扭头看见我,脸上的表情一时复杂古怪。我的突然出现让他很意外,而我是唯一来送行的家长,他或许也有几份不悦和尴尬。

那一刻,我蓦然知道,儿子对我的依恋,已如长长的蛛丝,愈拉愈细,终至不见。

跑着跑着,不知不觉儿子就比我高了一大截。进入青春期,没有孩子不反感妈妈的唠叨与细致。有时看到他微皱的眉头,心中便升起一丝无奈与无趣。我读得懂他目光中的无谓与不耐,他读不懂我目光中的焦虑与爱护。

但是,我不着急,对母爱的理解,就像成长,需要漫漫长期的过程。

在那个偏僻的小山村,从五年级起,我就去八里外的邻村上学。然后,初中三年、高中三年、大学四年。每次离家,妈妈也都是站在门前目送我,有时回来晚了,总是看到她在黄昏里等待的身影。那时,自己也不会过多关注妈妈目光中的焦急与疼爱,青春的精彩与风雨,已经填满年轻的心。就像儿子现在,前方有他的友情、爱情和外面精彩的世界,他忙着赶路,不知道回头。

孩子的生命都是妈妈赋予,而我能来世间,更要感谢妈妈的努力。之前已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妈妈还是希望再有一个女儿,当时已经计划生育,但妈妈执意不肯把我“计划掉”,诚心感动了上天,她终于又有了一个女儿。

而我这个“贴身小棉袄”并不让妈妈省心,三岁前瘦弱多病,整天啼哭不止。三年间,妈妈抱着我跑遍了整个县大大小小的医院诊所,崎岖的山路上,数不清多少次,已不很年轻的妈妈抱着我疲惫前行,出去一次,总是累得胳膊疼好几天。最后是一位乡村老太太用青蛙的土方治好了我的病,为此,我一直对青蛙心存感激。

贫瘠年代,作为五个孩子的母亲,妈妈的艰辛可想而知。她十分疼爱每个孩子,对我这个“贴身小棉袄”更是宠爱有加,用她的勤劳能干给我们撑起一片虽不富足但温馨幸福的天空,让我从小就能自由地、尽情地沉浸在自己喜欢的书本中。

我一向成绩优异稳定,但第一次高考却莫名其妙发挥失利。看完成绩,我在同学面前痛哭一场。回到家,一看我脸色妈妈就知道了结果,她原本充满期待的双眼倏然暗淡,意料之外的结局肯定也让她很受打击,但我脸上的泪痕让她马上心疼不已。“不要紧,我们明年再考。”我一言不发往外走,妈妈忧虑的目光一直紧紧伴随,唤着我的乳名反复叮嘱:“别太难过,你别哭伤了身子。”我强忍眼泪不敢回头。到了自己学习的空房子里,插上门,一个人默默咀嚼失败的痛苦。

几年之后,我才从邻居口中得知,那天妈妈不放心,在房门前悄悄看着听着,坐立不安,整整陪了我一下午整晚上,不敢离开半步。夏夜的乡村,蚊虫成群,下半夜冰凉的寒露,如此漫长的时间,妈妈是如何担忧心焦?但她知道那时不能打扰我,只一个人坐在树下,担忧着,心疼着,用深深的爱,默默陪着她的孩子一起面对生活的风雨。

第一次开始认真阅读妈妈的目光是在大学。

那时是长发,手不灵巧的我辫子总扎得歪歪扭扭。妈妈经常要求为我扎辫子,我就遗传于她的手笨,所以总是毫不犹豫拒绝。一次偶然回头,看见妈妈默默坐着,眼中满是失望落寞,蓦然明白妈妈其实是借此与我亲近。虽然她扎得比我还差,以后也常常主动依偎在怀里让她为我扎辫子。每次她都十分高兴,笨手笨脚却仔仔细细扎得很认真。

读懂了妈妈的目光,一个孩子才算真正长大吧!前行的脚步也才会更加坚定有力。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她真真正正无私无求地关爱着你,快乐着你的快乐,痛苦着你的痛苦。为你,她无私奉献出一切。不论多么遥远,她的目光会穿越千山万水,时时刻刻关注着你,因此,你永远不会孤单。不论多大,在她面前,你都可以是个任性的孩子。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投进妈妈的怀抱,幸福享不了……

忙忙碌碌,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离家,看着门前妈妈愈渐苍老的身影,她依依不舍的目光,总是忍不住心酸,一次次回头。

相隔不论多远,孩子总是妈妈目光的终点。天冷了,她担忧着我和儿子是不是感冒了;有了新鲜水果蔬菜,希望我们能及时回去拿点。“你和孩子最近都好吗?”我说都好。“都好我就放心了。”电话里也能感觉到妈妈的释然。但她依然整天牵挂着我们,哪个孩子经济紧张了,哪个工作不顺心了,整天琢磨来牵挂去。我说:“我们的事情你也不懂,你就别操心了。照顾好你身体就行。”妈妈自己也无可奈何:“知道自己帮不上忙,但就是放心不下你们啊!”

妈妈能做的就是十分虔诚地在菩萨面前为孩子们祈祷,据她所说,她的祈祷特别灵验,菩萨每次告诉她的结果都十分可信。我们笑笑,不置可否。但遇到一些大事情,如工作调动孩子考学等大事,也会告诉她。妈妈总说:“心诚则灵,我为你们上香求求菩萨。”我们从不主动问结果,我们更信的,是妈妈一颗真正牵挂孩子为孩子真诚祈祷的心。

妈妈省吃俭用惯了,带回东西,她都替我们心疼钱。“买这个干什么,花那么多钱。”“再别买那个,我不喜欢吃。”一边拿东西,她就在一边不停地絮絮叨叨。带回的东西平时不舍得吃,放在冰箱里等我们回去。端上来,硬塞在手里,然后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们。我咬一口,说:“好吃,真好吃!”妈妈就高兴得满脸笑容,目光慈愛如四月阳光的温暖。

妈妈年龄大了,各种病困扰不断。去年她胃不好,姨姨是胃癌去世的,我们很紧张,赶紧带她去医院检查,结果是慢性胃炎,都松了一口气。妈妈却一直神态很轻松:“真是那个病也不怕,你们现在都生活得很好,我去也可以放心地去了。在那边,我也会天天看着你们的。”我一时泪湿,赶紧扭过头不让她看见。

是的,我的儿子,他将来有一天,肯定会明白。每个孩子最终也都会明白,不论多远,妈妈的目光,都是温暖的阳光,永远照耀在孩子身上,即使她在天堂。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