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戈尔《地球》原文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地 球

◆ 泰戈尔

夕阳西坠,黄昏的祭坛下,地球,接受我双手合十最后的顶礼!

女中俊杰,你历来受到英雄的尊崇。

你温柔而刚烈,秉性中揉合着男性、女性的迥异气质;以不堪忍受的冲突摇撼人们的生活。

你右手擎着斟满琼浆的金钟,左手将其击碎。

你的游乐场响彻尖刻的讥嘲。你剥夺英雄们享受高尚生活的权力。你赋予“至善”以无上价值,你不怜悯可怜虫。

你在繁茂的枝叶间隐藏了无休无止的拼搏,果实里准备胜利花环。

海洋,陆地,是你惨烈的战场——面对死亡宣布战胜者的胜利消息。

在你“冷酷”的地基上,建起文明的凯旋门,稍有纰漏,付出的最高代价是倾覆。

你历史上鸿蒙初碎的时期,颟顸、野蛮、酷虐的恶魔,拥有不可抵御的权势。

恶魔的手指粗硕,不加修饰;挥舞铁杵捣弄沧海、群山。它的烈焰毒雾,噩梦般地混沌了青天。

它是无生命世界的太上皇,对生灵怀有盲目的嫉恨。

此后出现了天神,喃喃诵念降伏恶魔的咒文——无感觉物的气焰大为收敛;孕育生物者危坐在铺展的绿茵上,朝霞伫立在东方的山巅;西方海滨降临的黄昏,头顶着安靖的金罍。

太初的带镣的野蛮的恶魔,变得略为驯顺,但兀自死死抓住你的历史;出其不备地把“骚乱”塞进太平盛世;它盘纡地从你本性的、黝黑的洞空里钻出来,你的脉管里残留着它的癫狂。

白天,黑夜,天神以高亢、雄浑的声音诵念,诵念的经文传遍苍穹、空气、丛林。

从你胸膛的深处,恶性未绝的蛇妖不时吐舞信子——逼迫你鞭打你的物象,破坏你自己的创造。

为着你生气勃勃的美好名声,在你善恶皆有的足前,我献上伤痕累累、备受凌辱的生命的敬意;以全部的身心,我感觉了、接触了你沃土下,隐秘的博大的生与死。

千秋万代、无数人的骨殖腐化在泥土里,我也将遗留几掬黄土,把我一切悲欢的总和,羼入吞噬姓氏、形态、身世的无语的泥土里。

禁锢于不可撼动的樊笼里的地球,从星云团中逃遁的地球,在山岳的神圣的冥想中入定的地球,海涛不眠的喧豗的地球,饱饮,你妩媚丰腴,饥馑,你瘦骨嶙峋。

有的地方,是稻穗垂首的丰饶的田野,喜悦的旭日,每天以金色的罗绡拂拭晶莹的露珠。

绿浪起伏的稼墙上,夕阳无声地说:“我非常欣慰。”

有的地方,是无水无果、可怖、阴惨的荒漠,幽灵在禽兽的骷髅上乱舞。

初夏,我看见你的风暴像黑鹰,争夺电光之鸟啄住的地极,天空像雄狮振鬃嘶叫,尾巴扫过片片林野,树神呻吟着跌落尘埃;破屋的茅草随风飞扬,像一群敲碎铁链越狱的囚犯。

春天,我看见温煦的南风,把离合时的歔欷散布于芒果花香;天宫醍醐的泡沫溢出月亮的玉筋;一阵聒噪的夜风搅扰得飒飒的秀木丧失心境的宁静。

地球,你温存而凶狠、古老而年轻,你诞生于无从推算的往昔的早晨太古创造的祭火中。

你驾舆前去朝观,沿途撒下陈旧的历史的无谓的残骸;毫不痛惜地把过时的创造物掷弃于无数遗忘的渊薮。

万物的滋育者,你养育我们在短暂时光的小笼里。

里面,限制着一切的游戏,湮灭着一切的功业。

今日我站在你面前,不抱任何的奢望;虽说我平常日夜编织花环,却无意向你提出升天的要求。

你亿万年围绕太阳运行的轨道上,无量的瞬息忽闭忽合,它的一个微小的瞬息里,假若我提供了一个席位的真实价值,在一生的某个富有成果的阶段中,假若我战胜了巨大悲痛,那么,愿你在我的额头点个吉祥如意的泥痣。

它将隐逝在所有遗迹化为谜团的夜里。

呵,冷峻的地球,被你彻底忘却之前,此刻,让我匍匐在你冷淡的足下,稽首施礼。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