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举芳《放牧心灵的好去处》

作者:王举芳 来源:原创

脚还没踏上兰陵的土地,唐代大诗人李白的那首诗就跳出了我的嘴唇:“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可是今天我来兰陵,不是为了品尝美酒佳酿,而是要去兰陵国家农业公园,让那清爽的空气和宁静的氛围洗涤心灵。

一下车,便迫不及待奔进兰园。我平日闲暇之余喜欢侍弄花草,尤其喜欢兰花。你一个游园的女子手里捧着一盆精致小巧的兰花,我经过她身边禁不住说:“真好看!”她的脸上溢满喜悦,手指着一个门廊说:“看到没有?那里面有很多很多的兰花。你也可以买一盆带走。”我谢过她之后,走进了清芬四溢的兰厅。她不知道,我曾来过农业公园。想着她同我一样也是爱花的痴心人,心里陡然多了一份欣悦。

在“中华兰花馆”,一株株兰花依然风韵脱俗,让我怦然心动。我的目光在一朵朵清雅的花朵上流连,有没有哪一朵还记得我曾来过这里呢?其实,记得不记得又有什么关系。记得是情深,故人久别重逢是天大的赏心乐事;如果不记得,那也是喜悦,毕竟曾经相遇过,哪怕只是擦肩,也是难得的缘分。

这葱葱郁郁、花香四溢的兰花,培植者付出了多大的精力和心血啊。兰不同于其他易栽植的花,对生存条件要求十分苛刻,但这并不代表它挑剔到不易存活。只要拿出诚挚的心思来对待它,它回报的,必是芳姿绰约与清芬万缕。就如此刻,透过明亮的玻璃窗,我看见一位老人正在给育苗盆里的兰花浇水,那样仔细,不让一滴水浸染兰的叶片与叶心,像对待自己尚还稚嫩的亲子幼儿。在这样贴心的照顾里,哪种成长不是愉快的呢?

走出兰苑,我向竹林水岸走去。我比较偏爱一些清幽的去处。兰梅有风骨,竹菊有气节,小草有淡泊的性情。

在我前面有一对青年男女,他们手牵手,那样甜蜜,连空气里仿佛都飘散着爱情幸福的味道。

女孩说:“我妈妈反对我和你交往。”

“为什么?”男孩急切地说。

“因为你这里不是大城市啊。在这里将来能有什么前途呢?”

“不要小看我们小小的代村哦,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相结合这可是中国乡村旅游的高端形态。现代的都市人压力大,心情难免烦闷,周末到农业公园来走走看看,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闻闻花香,体验一下农耕文化,多好。你想想,在这里可以与辣椒、萝卜等蔬菜说说悄悄话,也可以卷起裤管走进田里,让双脚紧贴大地,接了地气,心就会找到走回心灵故乡的路。我敢说,即使带着满身雾霾而来,走的时候带回去的一定是满身满心的鸟语花香。再加上兰陵本就具有深厚的历史,比如荀子古墓、摩崖石刻、柞国故城等,休闲与文化并行,会让每個来农业公园的人感觉不虚此行,定会呼朋唤友再来。所以,我们这里很有发展前景。”听得出,男孩的语气里充满了自豪。

“那过几天让我爸妈也来农业公园散散心。”

“嗯,我有个预感,他们来了,也许都想留下来呢。”

“你想得太美了。”

“本来就很美……”他们说笑着,走进了“热带雨林”。有情人会终成眷属。看着他们的背影,我无比相信这句话。

竹林水岸在眼前了,葱葱郁郁的竹子仿佛具有神奇的魔力,它们只那么轻轻一挥手,那些喧嚣与浮华便被屏蔽了。漫步竹林中,风是清新的,心是静怡的。小桥,流水,竹楼,在阳光下平静而澄净,仿佛一幅秀美的江南水墨画,让人不由屏息凝神,甘愿把自己融进画里。

而“作家村民宿”置入其中,一丛丛青竹在微风里翻动湿漉漉的诗句,溪水操琴,鸟儿清歌,一切的沸腾都安静下来。

一位女孩站在那里,手中的画笔在画板上静静移动,不多会儿,那些翠绿的竹子便在纸上错落有致地铺展开来。女孩拿另一支画笔轻轻勾描,寥寥几笔,水便在纸上明亮起来,欢欣着,颤动着……路过的人眼神不由在画板上停下来,闪着光泽,久不离去。竹林,碧水,静谧的意境,让心与心不知不觉地靠近,成就一场微醺乃至忘情的邂逅。

园里能让人身心清闲自在的地方很多,每一处风景都透着自然、野趣,比如“华夏菜园”、“沂蒙山农耕博物馆”等,置身其中,便如同回到久别的家乡,体验那朴素无华的百姓生活,这带给你的是久违的感动与温暖。

暮色四合,我走进园子里的一家菜馆,店主是一位憨厚朴实的代村人,我问他有什么特色菜,他说来到兰陵就尝尝我们这里的“八大碗”吧,说着递给我一杯温开水。

果然与城市饭店的饭菜味道不一样,入口清淡,咽下脾胃舒服。山珍海味,饕餮盛宴纵然能带给人享受,常吃却是受不了,而这家常饭菜,任何时候都是暖心暖胃的珍馐。

月亮升起来了,我不禁“举杯邀明月”。洁白的月光下,我依稀看见李白喝完一杯兰陵美酒,起身挥剑而舞,刹那间,那飘逸的风采让千年的时光都微微醉了。

来农业公园走走吧,让自然的天地拥抱你,让蓬勃的蔬菜喂饱你,让明净的阳光驱散心头的幽暗,让碧澈的溪水清亮眼眸……

来农业公园放牧心灵吧,也许在短短的时间里,你会重新收获质朴与纯粹的灵魂。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