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簌簌《我们都是看花人(组诗)》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牡丹祭

时令暮春

迟来的看花人染上迟暮的味道

可是牡丹睡下了。一刻也不等

哪怕是向我们望一眼呢

这流落民间的奇女子

神农本草里的王牌

武皇都拿她们没办法

在香山香香的衣褶里,我们又能奈何

好吧牡丹姑娘,你睡你的

春天忙春天的

我们失望我们的

下一季,愿你能陪我们一起

排世间瘀堵,安方内心神

香山石头城

抽了泰山的一根尾骨

借了徂徕的一根肋骨

在大汶河辉煌的族谱里

占山为王的都是石头

倾斜的,平垒的石头

是两种时间的进程

香山乐队

清晨伊始

有一支乐队在山间巡演

他们羽翼之间歌喉婉转

他们合唱与独唱,他们动用了丝竹管弦

更滂沱的交响乐始于午后

天降大水

含香的鸟鸣低于凹处的流水

高于半坡的梯田

香山,香气的配方

她们石头一样有序而自守章法:

蔷薇是拓路的使者,槐花出其不意

凌霄花占领制高点主动出击

花椒的香是暗送给山坡的

这个季节,牡丹衔恨去

芍药正含羞

只有玫瑰大大咧咧,咧开妖艳红唇

这些隐居山间的闺秀,都有一双石头的马靴

在盘山路,我们被尘世所弃用

作为看花人,又被花们围追堵截

当我们把玫瑰都错认成芍药

肯定有人伤透了心

多少含苞欲放的情愫就此封存

樱桃不靠香气

这些淳朴的小家碧玉,自带灵气笑容甜美

把满山的红宝石搬上树的人

肯定都是我們的血亲

枫叶阵法

在山路的拐角,枫叶们站成序列

是为迎宾?这只是表象

我相信她们正专注做一件事

就是把大地的绿汁液

正悄悄加工成秋天里的血红

正如这涧底垂钓之人,终其一根长竿

只为等待一条鱼,游进生命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