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蝈蝈儿的小女孩》刘维嘉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夜晚,勤劳的云儿把湘西凤凰城清洗得干干净净。

吃罢早餐,从驻地走出来,沿着弯弯曲曲、湿漉漉的青石板路前行,深深地被眼前的吊脚楼,古朴的小巷、充满传奇色彩的老宅和各具特色的店鋪所感染。

走出这条小巷,来到城墙根儿,凝望着那高高的城楼,我没有继续往前走,坐在一家店铺前的长凳子上小憩。眼前不断有拿着草编蝈蝈儿的游客走过。

熟悉的葫芦丝吹奏声儿由远而近,又看到了那个苗族阿哥右肩挎着几十个葫芦丝,边吹边走,在我们面前稍稍停留后,又带着优美动听的曲子朝城门那边儿走去。

几位挎着篮子,身穿苗族服装的阿姐沿路卖着毽子和银饰品,她们从不吆喝,只是慢慢地走着,遇到人们招呼才过去。

忽然,带着童音的叫卖声儿不断传来,这是我在凤凰城听到唯一的叫卖声儿,声音是那样的独特新颖,就像磁铁吸引着人们。

“买一个吧,我自己编的。”我循着叫卖声儿望去,只见一个身材矮小的女孩儿正在卖草编蝈蝈儿。

望着在人流中时隐时现的小女孩儿,我又好奇,又纳闷儿,她正是上小学的年龄,今天不是休息日,为何不去上学呢?

心里这样想着,情不自禁的招呼她过来。

小女孩儿来到我的面前,聪颖的她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还没等我说话,马上自我介绍说:“我今年十八了,已经初中毕业,还没找到合适的工作。”说完这句话,她又拿起手里的蝈蝈儿让我看,说道:“阿哥你看看,这是我用棕树叶子编的,一块钱一个。”她这么一说,我才知道,这些蝈蝈儿不是草编的。

我马上拿出五块钱给她,她让我自己挑选。其实,我并不想买她的蝈蝈儿,只想帮助她一点儿。我对她说:“我就不要蝈蝈儿了,路上带着不方便。”她说:“阿哥,我从不要别人白给的钱,你要是不要,那我把钱还给你吧。”说着,她就用湿漉漉的手,从衣兜儿掏出了钱。我一看,赶紧说:“那我就挑一个吧,把它带到北京去。”

买了蝈蝈儿后,我问她:“能给你照几张相吗?”“可以的,我喜欢照相,阿哥一定照得不错吧。”刚给她照了几张相,就有好几个游客围过来,买她的蝈蝈儿。

这时,我不由得仔细观察她,她的个头儿也就一米多,脚穿红色的雨靴,头上戴着橘黄色的发箍,圆圆的脸蛋儿挂着甜美的微笑。左胳膊挎着绿色小塑料桶,里面有很多手编蝈蝈儿。右胳膊窝着折叠雨伞,右手拿着一大把编的蝈蝈儿,每个蝈蝈儿都用叶条系着,蝈蝈儿的双眼是用红线绳做的,这些蝈蝈儿就好像是从一个模子里蹦出来的。

我仔细端详着手里那棕树叶子编的蝈蝈儿,不由得想起以前见到的蝈蝈儿。我上中学时,在生物实验室见过蝈蝈模型。在科教片里也见过蝈蝈儿。我喜欢蝈蝈儿,它不仅吃蔬菜叶子,还吃蚂蚱和苍蝇这些害虫。我对手里的蝈蝈儿爱不释手,只见这蝈蝈儿的头上长着长长的触角,眼睛红红的,那身段、翅膀、胖胖的肚子和粗壮的后腿儿编的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如果不是用叶条系着它让我拿着,真担心它会猛然间一下子蹦得无影无踪。

我看不出这个蝈蝈儿是如何编的,也想象不出先从哪里开头儿,又从哪里收尾。

忽然,“买一个吧,我自己编的。”那悦耳的叫卖声又从城墙上传来,在人们的不经意间,小阿妹不知何时已经登上了城墙,一些游人正朝着她走去。

路过城门洞儿,看到了好几个乞讨的,有半趴在地上的,有躺在木板上的,也有跪在地上的。在他们身旁都放着罐头盒儿或小铝盆儿,里面有些零碎的钱币。忽然,又看到那个穿戴整洁,年龄在20岁左右,背着背包,跪在地上的女孩儿,她面前的地上仍然铺着一张已经脏了的纸,上面还是那几个字:“求五元饭钱。”记得刚到凤凰城就见过她,给了她五块钱。我走到她跟前时问道:“姑娘,饭钱还没凑够呢?”她沉默了,没有回答我,也没有抬头看我。我一路还在想,这个女孩儿,不缺胳膊短腿儿的,干什么不行,为什么要放弃尊严,跪在地上乞讨呢?再想想那个可爱的小阿妹,不由得对她肃然起敬。

朋友,当你有机会去凤凰城,很有可能会遇到那个小阿妹,听到那独特而又清脆的叫卖声。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