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小吃街素描》刘建春散文赏析

作者:刘建春 来源:原创

俗话说“食在广州、味在四川”,每个城市都有其饮食文化特点。有人说,“粤菜是华尔兹,川菜是迪斯科。”这种形象的比喻,确也道出了两个地方菜系的本质区别。须知,华尔兹是要走高档路线的,要进得大厅堂,越大、越高档的餐厅做得越好,就像我们在北京和海外见到的酒家一样,都是装修豪华、颇有气派,手头紧一点的食客都有点望而却步。而川菜大都喜欢走低档路线,大众口味,也就是家常菜,这样才符合四川人的口味。难怪,川菜馆全球都是,走到哪个地方都能看见四川人办的餐馆。

这次到济南,第六届冰心散文奖主办单位组织全体获奖作家参观小吃一条街,让我又开了眼界。这济南小吃虽说没有广州菜和四川菜出名,但自有其特色,将广州的蒸煮之术、四川的烹饪之技,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同时,兼收并蓄,以泉城之水,糅华夏精美美食之精华,汇天下民间佳肴之特点,再加以融合地方特色,自成体系,倒也成了南来北往顾客喜好的餐饮。凡到济南的游客,都要到此一游,品尝这里的小吃。如果形象比喻,有点像交谊舞,既大众化,又不失风范,可谓相得益彰。

小吃街主要位于芙蓉街,北起济南府学文庙,南至泉城路,因街中芙蓉泉而得名。街位于珍珠泉群之中,邻近历代两大府衙和贡院、府文庙及古城主干道。金、明、清时,一向是文人墨客饮酒赋诗之地。清代诗人董芸曾寓居“芙蓉馆”,因而书声朗朗,流水潺潺,垂柳依依,意境优雅,而享誉四海。

每个城市都会列举出各种名小吃,冠之以“九大名小吃”或“十大名小吃”。济南也难以免俗,同样列出了十大名小吃:草包包子、孟家扒蹄、油旋、甜沫、亮亮拉面、济南烧烤、名士多烤全羊、把子肉、坛子肉、奶汤蒲菜。这么多名菜,我是没有时间来一饱口福的,因主办方安排时间很紧,几乎没有时间停下来,有点走马观花的味道,好在我很留心,又带了相机,一路走下来,一路拍照,自然留下了不少影像资料。否则,这篇文章还真没法写。或许这与自己的职业有关,多年来从事记者职业,几乎跑遍了全中国,甚至连国外也走了二十多个国家,不说遍尝美食,所到之处,总会找机会去品尝当地的特色小吃。因此,对当地的名小吃尤为关注。

小街上人流不息,热闹非凡。各种商铺打出自己的特色招牌立在路边,为这条小街增加了不少商业气息。但对于大多数游人来说,来芙蓉街是冲着它的小吃来的。许多逛街购物的人饿了累了都会来这里吃饭,掏出几元钱或十几元钱就可以填饱肚子,并饱尝一顿济南特色的小吃,那个爽心呦。脚底下是水泥铺就的路面,眼里是路边一个个各具特色的小吃店,鼻中是麻辣酸甜的五色香味,耳中是普通话混合着地方语言的小贩的吆喝声,傍着繁华的泉城路,芙蓉街热闹中带着轻松的味道,这味道是和济南市井的味儿一脉相通的。

济南的地方风味小吃,制作精细,风味各异,同时兼收各民族小吃特色,品种丰富,在风味食坛上独树一帜。其中有本土原创的,也有兼容外来的。

十大名小吃中有油旋风味小吃。油旋为济南传统精细风味小吃。因其形似螺旋,表面呈金黄色,故名“油旋”。其外皮酥脆,内瓤柔嫩,葱香透鼻,将其与鸡丝馄饨配食,味道更佳。

草包包子更是位居济南十大名小吃之首。草包包子是灌汤包的一种,新出笼的包子,白白的薄皮透出粉粉的肉馅,不变形,不塌架,口感松软,香而不腻。有点像四川的蒸笼包子,只是包子的开口比四川包子的多。

除了十大名小吃外,其他的风味小吃还有:清油盘丝饼、五仁包、黄米切糕、八宝饭、豆腐脑、猪肉灌汤包、什锦素包、三鲜锅贴、煎包、馄饨、水饺、烫面饺、炒面、兰州拉面等。

路过一家姐弟俩小吃店,专卖土豆粉,滑滑的,配上两个鹌鹑蛋,看上去很美的味道。门前还有很多顾客在等,看来姐弟俩的生意不错。还有一家赵家米线感觉也不错,在亮亮拉面馆的对面,有好几个女孩子正在津津有味地品尝。

看着这些让人垂涎欲滴的精美食品,真让人有一种胃口大开、欲罢不能的感觉。如果不是时间太紧,怎么也要去品尝一二,享享口福。

过了这条街,拐过弯,便来到街后面,也就是老街。这里主要是居户人家,一条清澈的小河绕城而过,水清澈见底,水藻在水里长势葳蕤,清晰可见。不时见一两只鸭鹅在水池里游弋,更增添了一份农家乐的气氛。而在河堤上摆放着几把太阳伞和靠椅,三位红男绿女坐在靠椅上正在悠闲地品茶。两边的垂杨依依,青绿一片,充满了江南水乡般的诗情画意。

在一个大池子里,我们还看见三三两两的城里人穿着游泳裤在水池里纳凉,因当天济南温度高达39度、闷热异常,才出现如此“奇观”,也让我们见识了济南人的豪放和粗犷。

最让我们心动的还是这里的泉眼、泉水。而这里最出名的当属珍珠泉。

珍珠泉为济南第三大名泉,在它周围还有许多小泉,如楚泉、溪亭泉、舜泉、玉环泉、太乙泉等,被称为珍珠泉泉群。

珍珠泉泉池是一个长方形,显得很阔大,周围砌以雪花石栏,岸边杨柳轻垂,泉水清澈如碧,一串串白色气泡自池底冒出,如同串串珍珠,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泉水沙际出,忽聚忽散,忽断忽续,忽急忽缓。日映之,大者为珠,小者为玑,皆自底以达于水面,瑟瑟然,累累然。”清代王昶在《游珍珠泉记》中对珍珠泉的描写可谓细致入微,用笔之精妙,令人叹为观止。据说,当年清朝乾隆皇帝来济南看到珍珠泉时也大为赞赏,兴之所至,赋诗一首,其中赞叹到:“珍珠擅天然,创见讶仙区。卓冠七十二,分汇大明湖。”在皇帝眼里,珍珠泉比趵突泉还美,它的天然之美,可以居七十二名泉之冠。

在珍珠泉大院内,还有无数小泉。但我们只见到两个泉眼,一个是濋泉,白色的横匾上刻有:清康熙八年(1669年),山东巡抚刘芳躅人工挖掘而成,著名学者朱彝尊据《尔雅释水》中“水自河出为濋,济为濋”之意命名。1951年以石砌岸,周饰石栏,北壁和高石上嵌王讷题写的“濋泉”石刻。濋泉泉池不大,水自池底岩隙涌出,清澈见底。据传,当年刘芳躅命令工役在巡抚大堂西北侧掘土。当土掘到深至二尺余时,忽有一股泉水汩汩涌出,于是又继续下凿二尺,其水涌量增大了数倍,久淘不干。刘芳躅见到此情景,非常高兴,便让工役用石块砌垒池岸,池内蓄养锦鱼百尾之多,遂有“濋泉”之说。

另一个泉眼是溪亭泉,又名王氏溪亭泉,因附近亭阁泉溪而得名。现为济南新七十二名泉之一。泉依然有石雕护栏,山石叠成的假山,显得古朴自然,山石上镌有王讷题写的“溪亭泉”三字。只见两位当地人正在俯身泉水里用水网舀鱼虾,旁边放有一小桶,大小鱼虾在桶里游弋,引来无数游人观看。

著名女词人李清照与溪亭泉颇有渊源,她的《如梦令》记载了游溪亭泉一事:“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现今位于珍珠泉旁的溪亭泉,已经没有了女词人当年争渡的溪流湖泊,仅留一方泉池。据记载,古时的溪亭泉紧依濯缨湖,北接大明湖,水面广阔可通舟楫,即使到了明代,这一带水势依然旺盛。明朝诗人王象春在所著《齐鲁——济南百吟》中也描写了当时这一带泉水旺盛的景象:“一曲溪流一板桥,浣衣石面汲水瓢。家家尾后停针女,树底横舟手自摇。”

一路走下来,各种琳琅满目的商铺,各路小贩的吆喝,各种叮叮当当的声响,像一曲锅碗瓢盏的交响乐,充斥着这条小街。期间,不仅有赏心悦目的各种小吃,更有历代遗存的文化遗址和历史典故,尤其是珍珠泉更为这条小吃街增添了很重的文化含金量。这就有别于广州和四川的小吃街,使人在品尝佳肴的同时也可观赏济南的文化。味觉和视觉都有了美的享受,怎不让人“挥手从兹去,锅碗瓢盏鸣”呢?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