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天子·咏喇叭》译文|注释|大意|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朝天子·咏喇叭》译文|注释|大意|赏析

喇叭、锁呐①,曲儿小腔儿大。

官船来往乱如麻,全仗你抬声价②。

军听了军愁,民听了民怕。

哪里去辨甚么真共假?

眼见的吹翻了这家,吹伤了那家,

只吹的水尽鹅飞罢③!

【注释】

这是一首咏物小令,通过一个小小侧面映射出了整个时代的黑暗,明代王磐作。王磐,字鸿渐,明代散曲作家、画家,因筑楼于城西,自号“西楼”。

①锁呐:今作“唢呐”,管乐器。

②声价:指名誉地位。

③水尽鹅飞罢:水干了,鹅也飞光了。喻民穷财尽,家破人亡。

【大意】

喇叭和唢呐,曲子短促,声音却极为响亮、悠长。

官船来往像一团乱麻,全都靠你来抬高名誉和地位。

军人听了发愁,百姓听了害怕。

如何会去辨别什么真假?

眼看着百姓们元气大伤、倾家荡产,

最后民穷财尽,家破人亡。

【赏析】

明武宗时,宦官横行无忌,百姓受其荼毒颇深。作者对此非常不满,这首《朝天子·咏喇叭》,便是借咏喇叭,揭露宦官的罪行的作品。

要说咏物,首当其冲的便是像,描述的与原物不像,说的再多也是无用。要描写得像,就要善于观察,抓住所咏之物的特征进行描写。喇叭、唢呐的最突出特征就是“曲儿小腔儿大”,这大与小的对比,又正好能够帮助作者表达其爱憎之情——宦官也像这喇叭和唢呐一样,本事没有几分,架子、派头倒是一样不能落下——不得不说,作者对这一特征的描写是非常成功的。一句话便道出了喇叭和宦官的共同特征,把他们的丑恶本质刻画得入木三分。

说罢特征,再来说用途。喇叭、唢呐是为来往的官船提升名誉地位的,即作“抬声价”之用。若是本来够高,又何须再“抬”,既然需要“抬”,那其本身的品格和地位自然就是卑劣、低下的。作者在不动声色之间就将那些鱼肉百姓的宦官狠狠地讽刺了一把。

虽然卑劣、低下,虽然“曲儿小腔儿大”,虽然需要被“抬”才能有更高的“声价”,但他们祸害起军民来,却是一点都不含糊。以致于军民一听到喇叭、唢呐的声音就忧愁、恐惧。再次从侧面写出了宦官荼毒之深,手段之狠辣,竟到了使人闻声而丧胆的地步。

忧愁又如何,害怕又如何?该吹的还是照样在吹,该搜刮的还是如往常一样在搜刮。唯有等到倾家荡产、家破人亡了,这种痛苦才能解脱。

【拓展】

宦官与外戚干政,历来为中国文人所不齿,唐代张祜曾作《集灵台》讽刺杨玉环之三姐虢国夫人的嚣张气焰。全诗如下:

虢国夫人承主恩,平明骑马入宫门。

却嫌脂粉污颜色,淡扫蛾眉朝至尊。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