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阿拉贡:1940年的理查二世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 金长发

我的国家象一只小船

被它的纤夫遗弃

而我和那国王一般

比不幸更不幸的

他仍是他悲伤的王

生活只是一场诡计

风不知道怎样把眼泪擦净

我必须憎恨一切我爱着的

把我不再有的东西给他们

我仍是我悲伤的王

心的跳动可以停止

血可以冷冷地流动

让二加二不再等于四

在窃贼的“鸽子飞”游戏中

我仍是我悲伤的王

无论太阳再生或者死去

天空已失去了色彩斑斓

我年青时代的温柔的巴黎

再见了花市堤岸的春天

我仍是我悲伤的王

消失吧树林和春日

沉默吧爱吵架的鸟啊

你的歌被送去隔离

那是捕鸟者统治的王国

我仍是我悲伤的王

这是受苦的时代

当圣女贞德来到沃库拉赫

啊法兰西被斫成了碎块

白昼是这样的苍白

我仍是我悲伤的王

(罗洛译)

(法国)阿拉贡

1940年法国沦陷,德寇铁蹄蹂躏着法兰西民族。诗人怀着悲愤的心情,写下这首诗,强烈谴责法国反动政府和当权者出卖祖国的罪行,抒发自己的亡国之痛。

这首诗以两个历史典故为统领,创造出一暗一明的两个意象。诗人自喻十七世纪英格兰王理查二世。当年理查二世独断专行,失去王位后俯首帖耳,受人鞭挞。诗人取理查二世曾被誉为英格兰狮子的业绩,失去王位后悲伤的心境作为自己的象征,说明自己的不幸更甚于他。这就是所谓“远取譬”,在两个似乎是不相干的事件和人物中找到了共同点,他们同为亡国亡位而悲伤。诗人用被纤夫遗弃的小船暗喻祖国失去了前进的方向,把愤怒的矛头指向窃国投降的法国当权者。残酷的现实无情地打碎了诗人对强大的共和国的梦想,爱变成了恨。他对这一切迷惑不解。历史无情地嘲弄祖国。一次大战时的战胜国,二次大战则成了阶下囚。“生活是一场诡计”,怎能叫诗人不悲哀失望,连“风都不知道怎样”把这耻辱的伤心之泪擦净。窃贼的“鸽子飞”游戏指责法国政府为了反苏宁可放弃抵抗,把大好河山拱手让给法西斯,使人头落地,血洒国土,科学停滞。“鸽子飞”、“血冷冷地流动”,“二加二不再等于四”,这些意义隐晦的象征饱含着诗人何等的痛恨。天空失去“色彩斑斓”,昔时的美好春景不复存在;悲叹之中流露出知识界普遍的伤感。在诗的末节,诗人以救国女英雄贞德为喻,回顾民族抗击侵略者的光荣历史。贞德曾为抗英浴血奋战,后却为法国统治者出卖,象征民族之魂的躯体被砍碎。而今历史重演,在这“受苦的时代”,人民应从悲伤中奋发起来。诗人以贞德的形象试图唤起人民去进行反抗,从而使小诗发出了铿锵有力的强音。重复使用的“我仍是我悲伤的王“,其重心落在“王”字上,显示出诗人在悲痛之中仍不失坚强意志的可贵品质。法国沦陷后,诗人很快就加入了地下抵抗运动。这首诗寄托了诗人反抗法西斯的决心和意志。

小诗运用多种隐晦的象征和典故,在复杂的含义中寻求能表现自己心境的内容。这是法国现代诗的一个普遍特征。小诗的主调是抒发亡国之哀痛,但由于恰当地使用两个历史典故,又给小诗抹上了雄浑悲壮的色彩。“悲伤的王”的重叠咏唱具有极强的感染力,让人们从悲伤中产生要作强者的意志,鼓舞人民起来斗争。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