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作》译文|注释|大意|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马上作》译文|注释|大意|赏析

南北驱驰报主①情,

江花边月②笑平生。

一年三百六十日③,

多是横戈④马上行。

【注释】

这是一首反映作者紧张激烈的戎马生涯和保卫国家的坚定信念的诗,作于抗倭期间,明代戚继光作。戚继光,字符敬,谥号武毅,明代军事家、抗倭英雄,有兵书《纪效新书》和《练兵实纪》传世。

①主:指明朝皇帝。

②边月:边塞的月亮。

③一年三百六十日:明代时所用历法一年的天数为三百六十。

④横戈:手里握着兵器。

【大意】

驰聘疆场、转战南北是为了报答皇上对我的信任,南方江畔和北方边关的花草都笑我一生忙碌。

一年中有三百六十天,其中的多数时间,我都是带着兵器骑着战马在疆场上度过的。

【赏析】

从福建、广东到蓟州,一在天南,一在地北。因而,“南北驱驰”可说是戚继光一生的写照。世上会有人愿意终生奔波劳碌,从不停下赶路的脚步休息吗?可能有追求刺激的人不喜欢稳定、安逸的生活,但戚继光显然并非不喜欢安定的生活。只是脚能停下来,心却停不下来。为了国家的安宁,为了百姓的安定,一个人的万里奔波又算得了什么呢?倘若能用一个人的辛苦换得天下百姓的幸福,那戚继光也就算是达成所愿了。

为了抗倭事业,戚继光一生中到过许多地方,山清水秀的南国,波涛汹涌的渤海,雪花如席的北疆,行色匆匆间,每一处的景色都是那么迷人,这位匆匆的过客却总无暇看一眼周围的美好。江畔姹紫嫣红的鲜花和江心皎洁明朗的月亮都笑话他是个不懂风月的粗人。

笑话就笑话吧,就算是这嘲笑声真的存在,恐怕戚继光也会充耳不闻。不是听不见,更不是听不懂,而是无暇顾及。每一年都有三百六十天,每一年的三百六十天都是在战马和刀剑的陪伴下度过的。

英雄的形象总是与战马和刀剑紧紧相连,二十一年的漫长年月,使他们联结得更紧密了,其中更浓郁的,是那份化不开的爱国之情。一天的英勇奋战不难,三百六十天如一日,就不容易了;年年如此,“平生”如此,除了英雄,恐怕没有人能做到了。

【拓展】

戚继光曾作《韬铃深处》表达了自己保卫祖国和人民的信念。全诗如下:

小筑渐高枕,忧时旧有盟。呼樽来揖客,挥尘坐谈兵。

云护牙签满,星含宝剑横。封候非我意,但愿海波平。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